貧富懸殊,一個台灣兩個世界

2006/11/08
教師

  美林證券於10月11日發布亞洲區財富報告,報告內容指出,台灣地區去年金融資產市值超過100萬美元的富豪達5萬9千人,其中有0.7%屬於資產超過3000萬美元的超級富豪,台灣富裕人士佔人口比率0.32%,平均每人財富新台幣一億元,去年財富總值成長6.7%,此外,和亞洲其他國家相比,台灣女性富豪比率達40%,遠高於香港、日本。

  然而,即便台灣的富豪財富又增加了,畢竟也只是金字塔頂端的浮華世界,豪門生活究與普羅大眾何干?倒是看過行政院主計處公布的2005年家庭收支調查報告之後,即刻讓我們重回人間,原來生活在另一個世界的芸芸眾生,其處境才是台灣社會的真實態樣。

  依據行政院主計處2005年家庭收支調查結果顯示,去年,台灣家庭平均每戶收入為1082168元,其中,前10% 家庭的平均收入達2641165元,占全體家庭總收入的24.41%,後10%家庭的平均收入則只有266388元,僅佔全體家庭收入的2.46%,最高所得組平均家庭收入,足足是最低所得組平均收入的9.9倍,更比後40%家庭收入的總和高出584810元,幾乎等於後50%家庭收入的總和(2930404元),貧富兩極化的情形讓人觸目驚心。

  次以戶數五等分位組之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進行比較,所得前20%的家庭可支配所得達1796884元,所得後20%的家庭則只有297694元,差距達6.04倍,比較歷年數據,最低所得組去年可支配所得之金額甚至低於十年前的水準。(民國85年時最低所得組之可支配所得為298443元)

  再以平均每戶儲蓄額進行比較,去年,所得前20%家庭的平均每戶儲蓄額達657753元,所得後20%的家庭則是繼民國90年與91年之後再度出現負數,為-1948元,若將時間拉長,高低所得家庭的儲蓄額差距,更是從民國70年的14.6倍,快速增加為民國80年的18.34倍、1996年的45.12倍,到了2003年,其差距竟然擴大成為428.18倍。

  易言之,不論從高低所得組家庭的收入、可支配所得、或儲蓄金額進行比較,台灣的貧富差距不僅日益擴大,且中低所得組家庭之收入十年來幾乎呈現停滯甚至倒退狀態,有越來越多的受薪家庭收入低於平均線,亦即從原先所謂的「中產階級」持續向下沈淪。

  在收入與可支配所得日益懸殊的情形下,高低所得家庭在教育方面的支出更是天差地別。比較高低所得組「家庭教育研究費支出」,所得後20%家庭的家庭教育研究費支出,從1996年的8050元不升反降至2004年的7717元,相反地,所得前20%的家庭則從1996年的56081元上升至2004年的81834元,足足增加了1.35倍,十年不到,高低所得家庭教育研究費支出差距就從6.97倍擴大至10.6倍。

  值得注意的是,同一時間,高低所得組可支配所得的差距只從5.4倍升為6.0倍,也就是說,富人家庭確實將教育支出視為一種投資,相反地,連基本溫飽都成問題的窮人家庭只能毫無選擇地減少教育支出,特別是自民國90年來,「學雜費指數」成長的速度又高於「消費者物價指數」,對中低收入家庭而言,教育支出的負擔更形沈重。

  尤需指出的是,隨著貧富差距的持續擴大,貧富家庭受高等教育比率的差距也同步加大,雖然貧戶子弟受高等教育的比率已從2000年的37.1%微幅增加到民國93年的45.7%,但同一時間,富人更是從59.2%大幅增加為73.7%,五年內,兩者的差距又增加了6%。過去我們常說,教育是窮人翻身的捷徑,然而,現在的情況則是,中下階層孩子受高等教育的機會明顯遠低於富人家庭,這樣的情形如不儘快尋求改善,只怕教育不僅無法促進階級流動,甚至反過來將成為製造跨代貧窮與階級複製的幫兇。

  貧富差距與所得分配不均是許多國家共同的問題,相對而言,台灣過去的經驗,則是少數可以在經濟發展過程中有效控制貧富差距的例子,不過,從上述統計數據,吾人不得不承認,現階段的台灣由少數人掌握多數財富,以及窮人、貧戶越來越多的情形,早已是個殘酷的現實,如何避免情勢繼續惡化下去,朝野應嚴肅以對才是。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