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外佣居港權案突顯港人窘態

2011/08/17

呂意/自由撰稿人 更新時間 2011年8月16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38

香港每早都會有這樣的景象,爸媽向孩子們說再見,餘下的12個小時,除了上學的時間,這些小娃們便是對著來自菲律賓或印度尼西亞的女性佣工。

若你認為孩子的成長很重要,這些外佣在香港就起著重要的角色。

香港現有26.8 萬名外佣,其中14.6萬名印度尼西亞佣工,菲佣則有13.9萬人,是世界上聘用外地家佣最多的地方之一。她們令港人(大部份是婦女)能夠外出工作,被認為是推動香港經濟的一份子,可從來沒有被主流社會認為是香港人。

外佣從沒有被納入主流

一名港人接受傳媒訪問時便說自己把家佣當家人一樣,平常會一同吃飯和遊水,但是香港醫療、教育和住屋的福利負擔已經很重,因此不可以把她留在香港。換言之,我們對她很好,但她還是不能留在香港,你會這樣對你的家人嗎?

這訪問正好道出了不少港人的雙重標準,我們待外佣很好,但請不要把她們留在香港,因為她們是功能性的。可是香港社會對其他留港的白人前英國政府官員、商人和行政人員等卻非常歡迎。

對敎育背景不詳的白種外藉人士,港人都支持他們留在這裏教英文。就算沒有認真了解過他們的收入狀況,也從來沒質疑這些人會使用香港的醫療和教育。

事實上,不少從菲律賓來的外籍家佣都有大學學位,英文水平比她們的香港雇主還要好,她們其實可以當老師等工作。但這不會為香港社會所接納,因為 「賓妹」 (港人對菲律賓外佣的稱呼)來香港就是當工人。

外佣居港7年不能成居民

基本法列明,任何人以有效旅行證件進入香港、在香港居住連續7 年的非中國籍人士可以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但《入境條例》限制外佣即使居港滿7 年,也不能取得居港權。

去年12 月,有3 個菲律賓家庭便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挑戰《入境條例》,認為此條例有歧視之嫌。

案件將會在下星期開審,而港府最近則不斷向外透露消息,表示留意到案件對香港人口政策的深遠影響,正評估相關法律議題的影響,又暗示如果官司敗訴而不向人大要求釋法,將有多達50萬外佣和他們的家人到香港。

多個建制派政黨對政府一旦敗訴,可能出現10 多萬人合資格申請居留權,紛紛表達憂慮。有港區人大代表便建議,政府不應待終審法院判決後才向人大提請釋法,若政府認為案件有風險,應盡早提請釋法,避免對社會引起太大震蕩及分化。 充滿私心的擔憂

案件已進入本港司法程序,但是還沒有開庭,不少港人已經在說不,好像突然忘記了過去常掛口中的尊重法院裁決。

外佣雇主組織只是擔心港府敗訴後,外佣會自由轉工。不少港人都在算,若要以最低工資繼續聘請女佣,是否應以24 小時和31 天計算,擔心每月支出要由現在的3000多港元增加至2 萬港元。

但事實是法例巳經訂明最低工資不適用於居家佣工,所以不論外佣是否香港永久居民,依然不能領取每小時28港元的最低工資。

因為去年8月發生了菲律賓警員槍殺在當地旅行的港人,有一些聲音更是唯恐天下不亂,指這些外人進入香港會帶來種族仇恨和社會仇殺! 50萬外佣及家人將成港人?

1999年終審法院裁定港人在大陸所生子女擁有居港權,那時政府便指出合資格到香港的將會有167 萬人,香港失業率會因此而迅速上升,居住環境只會更擁擠,令不少港人產生恐慌甚至反感,認為那167 萬人一定會來香港搶飯碗,因此後來特區政府提請人大釋法, 不少市民大眾沒有很多大的意見。

但對於不少人,尤其是法律界來說,那是香港法治最黑暗的一天。

基本法列明,只有在涉及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特區政府關係的條款時,即國防、外交等事務上,才應該由終審法院提請人大釋法,目前外佣官司涉及的是「通常居住」的問題,是香港內部事務。

10年過後,這167 萬人從來沒有在香港出現過,那是後話。將來,誰又會在意有沒有這50萬人?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