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大巨蛋VS綠翡翠公園 ,金錢可以買良心嗎?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1/07/14
資料來源: 

 

      台北大巨蛋BOT問題重重,要森林公園的民意,遠遠大過在松山菸廠蓋巨蛋,台北市長郝龍斌卻還是舉棋不定,綠黨十四日上午召開記者會,質疑遠雄集團與政府簽訂BOT合約,卻捐助多名市議員及國民黨政治獻金,郝龍斌市長也形同間接收到遠雄的錢,可能影響公共利益,有違反政治獻金法之嫌。

      政治獻金法的目的「促進國民政治參與,確保政治活動公平及公正,健全民主政治發展」。第七條第1項第2款限制「與政府機關(構)有巨額採購或重大公共建設投資契約,且在履約期間之廠商 」不得捐贈政治獻金,依據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網站資料,與北市府有大巨蛋BOT合約關係的遠雄巨蛋公司應不得捐贈政治獻金,當然包括執行的台北市政府與監督的台北市議員。

      綠黨自監察院調閱政治獻金資料卻發現,包括遠雄巨蛋公司的原始股東(母公司)在內的遠雄集團各關係企業,在去年台北市議員選舉期間,共捐贈陳玉梅、楊實秋、陳永德、李新、厲耿桂芳等多名議員政治獻金共三百萬元(詳見附表),其個單位五十萬元,看似九牛一毛,卻恰是第十九條「申報所得稅時,作為當年度費用或損失...其總額並不得超過新臺幣五十萬元」的上限

      另在20081219日及2009724分別捐贈中國國民黨五十萬元、六十萬元(之前數年均無捐贈,去年資料尚未公佈),而台北市長郝龍斌在去年市長選舉期間(20101124日),接受中國國民黨五十萬元的捐贈,形同間接收到遠雄的政治獻金,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已是總統候選人,於台北市長卸任前、在趙藤雄董事長生日當天與遠雄簽下大巨蛋BOT合約,未來若接受國民黨的捐贈,情況也是一樣。

      綠黨發言人潘翰聲強調,揭露資訊並不是要用放大鏡檢視一個人站在那一邊,畢竟議員在議會內外的言行都可公開檢証問題的焦點是在於,遠雄進行大巨蛋重大開發案,牽涉數百億元國家資產、和後代子孫未來的公共財務,與政府BOT的五十年契約期間,不應該捐款政治獻金,這樣違背了政治獻金法的法理和精神

      潘翰聲強烈質疑,遠雄與政府簽BOT合約,近年卻大筆捐贈政治獻金,有無違反政治獻金法?其是否有影響BOT的企圖?查2008年底,恰是台北市政府密集審查通過松山菸廠樹木移植的關鍵時刻次年二二八市府暴力移植老樟樹,爆發民間抱樹運動),而2009年中,剛好是監察院通過糾正案的前夕,時間點都令人起疑,是否有違反第九條「不得行求或期約不當利益」的嫌疑。

      市議會也在六月一日無異議通過做第二座森林公園。七月二日召開協調委員會迄今已超過十二天,市政府卻說「沒收到正式書面文件」無法做決定,公文旅行未免太離譜。市政府怎麼敢不甩市議會,公然違反地方制度法第38條「直轄市政府...對直轄市議會...之議決案應予執行」,是算準市議會休會到919日才開議?還是更高層的指令?難道「有錢能使鬼推磨」?金錢可以買良心?

      新聞聯絡人:潘翰聲 0935-295815、綠黨 02-2392-0508

2010年第11屆台北市議員選舉之遠雄政治獻金捐款

受捐贈市議員 議員選區 捐款者/遠雄巨蛋公司關係企業或母公司 金額
陳玉梅 中山大同 遠雄國際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50萬元
楊實秋 松山信義 遠雄營造(股)公司 50萬元
陳永德 松山信義 遠雄建設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50萬元
遠雄國際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50萬元
李新 大安文山 遠東建設股份有限公司 50萬元
厲耿桂芳 大安文山 信宇投資有限公司 50萬元

資料來源:監察院,綠黨整理。

附註:

1.大巨蛋所在(松山信義)及週邊(大安文山)選區,有四位議員收受遠雄政治獻金,但有些議員還參與松山菸廠森林公園的提案,或在議會討論時發言支持松山菸廠森林公園。

2.林瑞圖議員(士林北投)砲轟監察委員黃煌雄、經常陪同趙藤雄開記者會、一起上廣播節目,帳面上卻未收受遠雄政治獻金,真是為「民」服務。

3.公共工程委員會網站-監察院政治獻金不得捐獻者資料管理列表-http://ppp.pcc.gov.tw/PPP/frontplat/showListImportantCase4Frontplat.do?menu=ref_1

4.大巨蛋BOT合約附錄三載明:遠雄巨蛋公司之原始股東為,遠雄建設、遠雄人壽、遠雄國際投資、信宇投資等。

5.經濟部資料顯示,遠雄巨蛋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之母公司為,遠雄建設事業股份有限公司、遠東建設事業股份有限公司、遠雄國際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歷年遠雄給國民黨的政治獻金捐款

日期 受捐贈者 捐款者 金額
2005~2007 中國國民黨 遠雄集團 0
20081219 中國國民黨 遠東建設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50萬元
2009724 中國國民黨 遠雄營造股份有限公司 60萬元
2010年? 中國國民黨 遠雄集團
20101124 郝龍斌 中國國民黨 50萬元

資料來源:監察院,綠黨整理。

主題: 

臉書討論

回應

所以,哪裡違法?
這幾位議員哪位有幫遠雄巨蛋說話?如果新聞上的報導正確,有幾位甚至在反對巨蛋的提案上有簽名,潘翰聲的指控看不出什麼道理。

那個附註一根本看不懂在寫什麼,所以是要表揚這些收了政治獻金卻沒有支持遠雄巨蛋案的議員嗎?附註二也是,既然查無實據,又要單挑林瑞圖出來含沙射影,跟狗仔媒體有什麼兩樣

綠黨真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什麼不學,就學了兩黨政客那種只求標題聳動,毫無內涵的爆料記者會。

民意˙是指全體市民還是一小部份人˙綠黨的人都沒接受企業的政治獻金嗎˙沒拿政府補助嗎

綠黨呼籲禁止企業界的政治捐款
綠黨自己卻搞個=綠黨政治獻金線上小額捐款
{請用google搜尋企業捐款綠黨}
拿企業1000元跟拿1000千萬都一樣
別自己可做˙別人不能做

大巨蛋案與台北市政府有重大履約關係之廠商,依法不得捐贈政治獻​金!!
{請問是合約前˙還是合約後˙請綠黨說清楚˙不要玩文筆遊戲}

大巨蛋案是2006年市長馬英九與遠雄董事長趙籐雄合作計畫簽約儀式
請問這事已定˙請問哪違法
郝龍斌 收中國國民黨 50萬元 ˙請問跟巨蛋何甘

他們沒有能力作出嚴謹的論述啦
反正媒體要是沒登出來他們的藉口就是因為被掐住廣告預算,所以編輯台不敢用
而不會反省是自己的東西多麼蒼白無力

另一個例子是
之前綠黨口口聲聲在那裡喊選制改革 好像台灣是什麼第三世界國家
只有台灣環境不利小黨生存一樣
根本是沒做功課就亂喊
之後潘大委員自己又發信說
日本對小黨的限制更嚴格更不利巴拉巴拉

老是只舉得出德國為例 請問台灣政治制度跟德國是哪裡一樣
以為只有他們知道國外月亮長得圓還是扁
也有一些阿達記者買他們帳 有聞必錄就是了

本來是沒有那麼在意 要不要蓋大巨蛋的

但是這一二年來 看多了一些團體的反對嘴臉

再去想想他們的用意為何

變的要來支持巨蛋了!

大巨蛋加油!

我是不管政治的百姓,

看了貴黨最近發的新聞稿,

剛開始覺得有一股清流讓我們如沐春風,

會去思考取得綠化與現代的平衡很重要,

但是今天看了這些無關環保議題一一出現,

已經偏離原本中心思想了,

我感覺現在支持基礎已經沒有意義,

因為你們和財團

請問有甚麼差別??

我不想偏藍但是我也不想因為反藍而支持你們,

因為,今天感謝你們讓我看得更清楚,

即使支持不蓋巨蛋,

我也不想被你們操弄,

至於我敬愛的張曉風老師,

我喜歡文學創作也是因為你,

退出他們吧,

不靠政黨色彩,

得到的森林會更綠,

我們可以更大口呼吸!!!

ps.在言論免責權的保護下,請適可而止,當我們指謫

同時,其實都在撕裂彼比此感情,回歸問題的本質吧,

我不想知道甚麼是黑金???????

生為關渡平原地主之一第三代,請問我家土地日後發展,關貴黨何甘,不管日後如何發展,目前這裡都叫農業用地,私人土地,決不是張曉風口中的溼地,在政府無徵收情況下,任何黨派都無權要這裡變成溼地。而政府也決不會將關渡平原全劃為你們口中溼地˙因為政府在早期早已破壞防洪原則˙第一線的關渡˙淡水˙社子導˙早以一堆河岸住宅˙政府已無理由在擋中間的平原發展˙貴黨打手張曉風讀書真是讀到背部去˙以一片肺葉來說平原,國內外大學研究,以稻榖能去除二氧化碳是很微弱的,國外也說種樹抗暖是很有限的,再者風是能自由變化的,由大屯山,與關渡河口吹向台北,如會擋到˙請貴黨提出證明關渡平原樓需蓋多高˙多少量˙才會影響貴黨打手張小姊所說的一片肺葉之理論

如將社子島˙關渡平原˙關渡等地設計成哥本哈根式的未來城˙環保結合住宅˙人工運河可分洪˙住宅皆有露天花園˙街道皆是路樹˙建築皆是一流設計師設計的綠環保建築˙但我想貴黨還是靠腰要溼地˙決不會想平原農民根本無法再以地養家了˙無法活用˙就需活用他

我是一個在生活中力行環保,也認同全球綠黨理念的人。台灣綠黨成立不久,我就加入成為黨員,每年總會固定捐款給黨裡。因為我相信,環保理念的推動,必須有關鍵第三勢力全力爭取。但這幾年,潘翰聲的言行,卻讓我覺得檔離我愈來愈遠。從蘇花高、樂生到大巨蛋,我總認為合理的論述少,無理的胡鬧多。
以這次黑金大巨蛋來說,潘翰聲這麼做,有三個嚴重的問題:
1. 整個記者會過程以及提出的資料,沒有具體"違法"的事實,都是"可能"、"嫌疑"這些猜測的字眼。既然只是猜測,就是不確定,甚至,根本沒有違法。我並不希望本黨為了選舉,使用跟那兩大黨一樣只為勝選不擇手段的抹黑手段。
2. 既然附註一也說明了有些議員雖然拿了遠雄的政治獻金,卻還是支持松菸森林公園,可見這些議員是同志。如今潘翰聲這樣公佈出來,不就是把這些同志推離我們的理念?日後如何再要求這些不同黨派同志的認同?這麼做是兩面刃,傷了別人,也傷了我們。
3. 因為完全沒有具體證據,別人的政治獻金是黑金,本黨的政治獻金就不是?這在論述上根本說不過去。這種聳動標題與指控,或許可以搏得媒體一時的報導與少數較無思考能力的人的支持。但對具有深切思考能力的人,反而會看出我們論述中毫無根據的指控與空虛的內涵。
我支持綠黨,也希望保留更多綠地,但,卻不是用這種自我傷害的方式。

綠黨有沒有收陳水扁的錢?有沒有收民進黨的錢?有沒有收國民黨的錢?

樓上真的很無聊
非常非常無聊

換個角度來想
那個看似來亂的其實就是潘今天做的事情
通篇用疑似 涉嫌來連結 但舉不出半點實證
這種作秀技倆記者看不出來嗎 請問今天有半則見報嗎

(可別推辭是遠雄的壓力哦)連苦勞網都沒給報導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