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勞教】跨性別工作權的雙重困境與突圍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1/06/09

社群勞教共學․謝絕媒體採訪

在勞動權不彰的台灣,一個挑戰勞動條件的跨性別員工,可以碰撞出什麼嶄新的勞工╱性別運動火花? 邀請所有關心跨性別、勞動權、性權的夥伴們參與這場難得的對話與學習~ 台灣跨性別權益行動會、都市苦工團、性別人權協會敬邀

去年年底爆發馬偕非法解雇跨性別員工一案,一時之間跨性別者在職場中的真實衝突浮上台面。

過去在媒體上,最常見的跨性別新聞是因為生活充滿各種不順遂而自殺的故事。一般人聽聞這樣沈重的生命故事,可以參與的是掬一把同情淚;然而跨性別生活中的不順遂,當然也包括工作的種種困難,當一個真實的跨性別者出現在身邊,他就是我們的同事、下屬或主管,他是求職者、工作夥伴或事業上的競爭對手,你會如何對待他?當職場中出現了對跨性別同事的異樣眼光、冷言諷刺、甚至各種排擠的動作,我們又該怎麼作為?

做為一個勞工,我們習慣於認同雇主有絕對的管理權,習慣於領人薪水就該無條件遵從命令的「好員工」邏輯,因此我們很難想像,去支持一個勞工有怠工罷工、拒絕加班的權利,很難挑戰老闆任意的評定績效、決定聘雇敘薪是不合理的。我們總是對需要聲援被不當對待的勞工充滿了質疑和保留。

一個生活中的跨性別者,她可能不會像何莉秀般明艷可人、如劉薰愛般楚楚可憐,她可能形象不男不女、性格陰陽怪氣、生活習慣杆格不入,一再挑戰社會中根深蒂固的性別框架,而這些性別框架建構了我們眼中的「正常」,使我們覺得奇怪變態、產生不知所以的不信任感。如果——她還不識相的堅持「穿裙子、上女廁」。

當跨性別遇到工作權,便是雙重的弱勢處境。因為他同時威脅到資本主義下雇主的絕對管理權,更別說如果他還不是個懂得處處隱忍退讓求取他人同情、凡事做到百分之兩百的跨性別模範勞工。跨性使得我們另眼看她們的工作表現,而工作表現上的不正典又使我們歸罪其跨性別。

在勞動權不彰的台灣,一個挑戰勞動條件的跨性別員工,可以碰撞出什麼嶄新的勞工╱性別運動火花?

與談人:  高旭寬(台灣跨性別權益行動會)  周逸人(前馬偕醫院資訊室員工)  裴琳(加油站和焗烤店計時工)  小任(身經百戰的約聘人員) 回應人:  洪連佐(都市苦工參政團代表)  周佳君(前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總幹事)  王蘋(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  陳俞容(性別人權協會理事長)

時間:2011年6月11日(星期六)下午1:30-5:30 地點:台北市青年志工中心Youth Hub    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31號 捷運板南線善導寺站6號出口

主題: 
活動日期: 
2011/06/11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