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馬總統上一堂核電環境教育課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1/06/05

 

馬總統近日在大學校園中數次詢問年輕學生「廢核」與「減碳」哪個優先,暗示廢核與減碳只能取其一,無法兼顧,傳播錯誤的環境觀念。馬總統在六月五號世界環境日當天至五股溼地出席環境教育法上路的慶祝活動,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成員到場舉出「廢核也能減碳」標語,向馬總統表達:廢核和減碳並不衝突,核電無助於節能減碳,廢核四才有真正的世代正義。 

馬總統之所以屢次詢問「廢核」與「減碳」哪個優先,表示馬總統對於核能發電的負面效應並不了解,因此,我們希望能在今天的抗議行動中,替馬總統上一堂核電的環境教育課,希望馬總統不要再誤導學子與社會,不要再以環保之名推行核電政策,因為唯有廢除核電,推行綠色能源政策與產業結構調整才能做到真正的節能減碳,面對氣候變遷的危機,也只有廢除核電,特別是興建中的核四,才不會為壽命四十年的核電廠產生數萬年無法處理的核廢料,打了馬總統自己真「世代正義」口號的巴掌! 
 

核電也會排碳 

整個核電的能源鏈,從鈾礦提煉、硬體建設到廢棄物處理,均會排放出溫室氣體。新加坡大學的Sovacool教授(2008)彙整了國際上103項關於核能生命週期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之研究,統計分析後顯示核電的整體生命週期溫室氣體排放量平均值為每度66克二氧化碳當量,核燃料提煉端佔了38%若保守以平均值與其他再生能源相比較,顯著屬於高碳能源。 

此外,史丹佛大學Jacobsen教授(2009)也指出,除考量整個生命週期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外,若將興建核能的機會成本以及恐怖份子所造成的安全風險納入考量,則其碳排放量攤分後,核電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將高達每度180克二氧化碳當量,排放量為其他再生能源3倍以上。 

依賴核電減碳不經濟 

據美國能源專家羅文斯(Amory Lovins)的估算,核電成本已達每度電14美分(近5塊台幣),高於其他電力型態。以減碳的經濟性來評估,若以燃煤發電廠為基準,用核電取代燃煤發電 機組,一美金僅能減少約8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而其他再生能源、汽電共生等能源效率提升的效果,多於核電有1.511倍。 

以台灣為例,核四的興建預算高達2700億以上,提供2700MW的裝置容量,若拿核四來替代傳統火力,溫室氣體削減量約為1700萬公噸。但另一 方面,依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估算,約需花1700億的補助,既可達成6500MW的裝置容量,若以再生能源替代傳統火力,溫室氣體削減量則可達1900萬公 噸。若計算單位成本的減碳量,再生能源可高達為核四的1.8倍。

核電阻礙再生能源發展 

諸多支持核電作為減碳工具人士,均持「核電可以作為火力發電與再生能源之間過渡選項」的看法,但此論點顯然與核電業者的見解不同。法國核能公司 EDF的執行長Carlo de Riva受訪時曾表示:「若提供再生能源誘因,將會替代碳交易市場的所提供的減碳誘因,因此使碳變得便宜,導致核能無法發展。」顯見核電與再生能源發展有其互斥性。 

而美國佛蒙特法學院的資深研究員Mark Cooper於今年9月所發表《核電的政策挑戰:成本高漲與替代方案排擠》(Policy Challenges of Nuclear Reactor Construction: Cost Escalation and Crowding Out),分析結果指出法國在能源效率提昇以及再生能源發展上的成效,遠不及其他條件類似的歐洲國家。而在美國境內,未尋求新增核電廠的州,在再生能源佔比上是對照組的10倍,而在能源節約成效上,也達到3倍之多。 

此外,在氣候危機與金融危機夾擊之時,如何推動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建構綠色經濟,被視為重要國家發展方向。但WWF託著名顧問公司Ecofys所進行的綠色新政評分卡,指出最佳的綠色新政,應是推動建築物效率提昇、再生能源收購價格等。而會妨礙綠色新政推展的政策則包括對煤礦開採的補貼、對能源密集產業的優惠待遇、核電的補貼、私人運具及航空公司的補貼、缺乏整合性的水資源管理政策。而該報告中指出對核電的補貼,將排擠其他再生能源投資,更強調核電的獲益,多是集中於少數大公司之手,無助達成綠色新政中同時處理環境問題以及貧富差距的理想。 

核四廠與再生能源減碳效果比較

  核四 再生能源
預算() 2737 1700
裝置容量(MW) 2700 6500
電力產出(百萬度/yr) 20577.24 19359.60
替代燃煤火力之減碳量

(萬噸)

1687 1890
每億元投資可減少之二氧化碳量() 6,250 1,1160

  

新聞連絡人: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洪申翰

主題: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