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沸莫如去薪聲援台中縣教師會對導護問題的主張

2004/10/04

  台中縣政府於93學年度開學前,僅憑一紙公文,即通令縣內國民中小學教師於上學前和放學後執行交通導護工作,甚至對於不想執勤的老師以成績考核相要脅。為了抗議台中縣政府此一蠻橫行徑,台中縣縣教師會甫於9月18日發動會員抗爭,不過,有關導護問題引發的爭議仍有必要持續加以關注。

  台灣是一個法治國家,不僅政府機關施政首重依法行政原則,各級學校也把法治教育、人權教育列為學校教育的重要項目,有關中小學教師應否擔任學童交通導護一事,理應回歸法律層面進行討論。

  規範教師權利義務的根本大法「教師法」於第一條明訂:「為明定教師權利義務,保障教師工作與生活,以提昇教師專業地位,特制定本法。」第16條第7項則指出:「除法令另有規定者外,教師得拒絕參與。」台中縣政府顯然也知道這樣的規定,因而在今年8月24日發佈的「台中縣國民中小學執行學生交通導護工作實施要點」時,即開宗明義在「要點」第一條中指出,「為落實本縣國民中小學(以下簡稱學校)執行校內外交通導護工作,維護學生上下學安全,加強交通安全教育,特依據地方制度法第十九條、國民教育法第十五條、國民教育法施行細則第22條、社會教育法第九條及各級學校辦理社會教育辦法、社會教育工作綱要、學校交通安全教育執行與獎懲要點、教師法第十七條、教育部86年3月10日台(86)研字第86014738號函、台中縣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師聘約準則第8條及第10條等規定訂定本要點。」

  雖然台中縣政府洋洋灑灑列舉了這麼多教師應擔任學童交通導護的法源,不過對照教育部國教司去年10月15日「教育部感謝教師從事導護工作」新聞稿,卻明白指出「法律上並無明定教師擔任導護之義務」,我們於是要問,到底是台中縣政府或者教育部的法律見解出了問題?事實上,筆者查閱台中縣政府列舉的所謂「法源」,卻遍尋不著有關教師應擔任學生交通導護工作的相關規定,準此,台中縣政府為教師擔任導護工作所羅列的法源已明顯逾越相關法律之授權,更別提諸如「學校交通安全教育執行與獎懲要點」此類連法源都付之闕如的行政規則,這樣任意擴大法律解釋,自然難免予人先射箭再畫靶之譏,相反地,教育部有關「法律上並無明定教師擔任導護之義務」的看法堪稱允當。

  強制教師擔任交通導護工作,不僅涉及教師工作條件之變動也確實於法不合,台中縣政府為解決此一問題,只有依法與台中縣教師會進行協商一途,無奈縣政府捨此不就卻冀望以一紙公文解決問題爭議,其實,即便回到「臺中縣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師聘約準則」來看,「聘約準則」第8條指,「教師於聘約期間應從事教學、研究、進修、編選教材之義務。學校辦理有關教育活動時,應事先與教師協商,教師除有正當理由,應配合參加,學校依有關規定給予適當之補休、獎勵。」第十條則規定,「教師有擔任導師及兼任行政工作之義務。校長得遴聘教師擔任導師及行政工作,由校長與學校教師會共同制定延聘規則後實施。未成立教師會之學校,得與教師代表協議,教師代表由校務會議產生。」實在也看不出台中縣之中小學教師因此必須擔任交通導護工作的規定。

  綜合上述,台中縣教師會為此所發起之抗議行動具有完全的正當性。更何況,縣教師會在抗議蠻橫官僚之際,仍然有極高的誠意尋求相關爭議之妥適解決,誠如台中縣教師會所說的,「我們其實並不反對發揮愛心協助維護學生安全上下學。但是,必須釐清導護工作是愛心還是義務,如果是愛心工作,就不能強制教師執行;如果是義務那就得與縣教師會協商,我們會替教師爭取待遇與保障。」

  筆者以為,相較於台中縣教師會在整起事件中所表現的理性與專業,台中縣政府也該拿出更高的誠意與智慧,止沸莫如去薪,老師們的抗議雖然暫告結束,但是對台中縣政府的考驗恐怕才正要開始。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