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做顏色的奴僕

2004/03/30

  不論這是不是一場不公平的大選,不少選民恐怕都會認為,這是一場被口水淹沒、乏善可陳且民主退步的選舉。

  讓我們仔細回想,藍綠二陣營到底有何本質上的差異,就以一般認為藍綠立場南轅北轍的大陸政策或中國政策來說,選舉期間,綠軍一再質疑藍軍的所謂親中路線,說得好像一旦連宋當選,台灣就會被賣掉一般。可實際上,廣受台灣人信任的阿扁總統,卻也在各種不同的場合講過從「一個中國」到「一邊一國」這二個相互衝突的主張,到底我們該相信哪一個阿扁呢?國親聯盟又好到哪裡去呢?除了不斷宣傳阿扁當選後台灣會再亂四年以外,又何曾告訴過人民,連宋當選以後會給台灣什麼樣的未來。

  儘管如此,藍綠陣營在「用嘴巴愛台灣」方面卻有著唯恐落於人後的一致性;此外,在亂開支票聯手傷害國家財政命脈上更是兩黨一致。

  國民黨一方面大力批判民進黨政府債留子孫,可一方面同樣大開諸如委任職等公務員薪資調高至「兩個國民所得」水準,以及勞工退休金定存利率享有18%年利率的選舉支票;更絕的是民進黨政府,一方面斥責國親不負責任,一方面卻又宣示明年將調高軍公教待遇3%,更別說四年內不見宏觀的經建藍圖,為了應付大選,在短時間內,就可以提出所謂「五年五千億新十大建設計劃」,「戰鬥內閣」的稱號果然名不虛傳。

  話說回來,台灣內外的困境又何曾因為藍綠政權的更替而有所稍減,猶記國民黨主政時代的外交部,曾被某些在野立委嘲諷地稱為斷交部,可信誓旦旦要帶領台灣走出去的民進黨政府,四年來又交出一張什麼樣的外交成績單呢?別提加入聯合國了,連元首過境美國都可以宣傳成是了不起的外交成就,就可知道四年的外交成績是如何「有目共睹」了;而早已天怒人怨的教育改革又何嘗不是如此呢?不論是政策面與執行面,十年來的功過責任又該如何區分藍綠呢?這次大選唯一值得安慰的或許是,國民黨終於得認真思考,該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反對黨;而民進黨再也不能將所有失策與無能推給「舊政府」了。

  這場只有立場、不論是非的選舉已然結束,然而羅大佑先生「不分藍綠、只問黑白」的沉痛呼籲猶未為晚。或許我們都要回頭問問自己,支持扁呂或連宋的理由為何?是支持他們提出的政策,或者是他們擘畫的願景,或者就只因為他們的顏色。

  因此,批評連戰家產與國民黨黨產問題的泛綠選民,難道不該用同一個標準檢驗第一夫人鉅資進出股市,以及牽扯不清的陳由豪政治獻金案嗎?同樣地,認為這次大選不公不義的泛藍支持者,對於敗選之後的國民黨仍然大玩四年前鞏固領導中心的戲碼,又是什麼樣的看法呢?子彈當然改變了選情,但淪為在野黨整整四年的國親兩黨,這四年的努力又在哪裡呢?而相較於廣場上要求真相的人民,泛綠選民難道對疑雲重重的319槍擊案真的都沒有一點疑問嗎?

  以上這些說法並非鼓勵選民消極的不投票或賭爛的投廢票,而是希望大家在瘋狂參與政治活動時,還能保有最起碼的理性。頭家們,放下激情,看清楚台灣政客的真相與假面吧!別再期待天縱英明的聖君賢相可以拯救你我,不信任與懷疑才是民主政治的第一課,監督與制衡則是不變的真理。或許就從選前二黨慷慨激昂的國會改革決心,以及黨產信託、家產信託觀察起,並以此作為年底立委選舉投票時超越顏色的參考指標吧。

  熱情的藍綠選民,當我們還在為了孰是孰非爭論不休時,日前在立法院打成一團的藍綠立委諸公,卻已經一笑泯恩仇倡議大和解了,聰明的選民們,這次總統大選的教訓也夠沉重了吧,幾個月後,立委選舉即將到來,這一次讓我們做政黨的頭家,千萬別再成為顏色的奴僕!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