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機農業再出發

2007/08/02
苦勞網實習記者

「人們恰恰很難辨識自己創造出的魔鬼。」《寂靜的春天》將農藥描寫成「致命的萬靈丹」,農藥濫用的後果不僅扼殺水源、土地的生命,人們也在不知不覺中蒙受其害,出生到死亡就像一個慢性中毒的過程,累積的毒素甚至禍遺子孫。

從消費者日常生活出發,把環境保育的觀念帶入柴米油鹽醬醋茶中,建立民眾有機飲食的習慣,消費者運動、有機農業與環保運動才有並行的可能。「推廣有機農產品不僅是為了健康的身體,也是為了維護生態環境。」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常務理事黃淑德說。

即便有機農業已蔚為潮流,與已開發國家相較,台灣的有機農業卻仍發展遲緩,面臨許多困境。7月31日主婦聯盟合作社在葡萄藤書屋談「台灣有機農業的產銷現狀」,產品部經理施宏昇表示,政府輔導有機農業缺乏相關配套措施,產業界與學界也各行其政,理論與實務無法結合,是在台灣推動有機農業窒礙難行的原因之一,「在國外還有顧問公司扮演輔導農民的角色,台灣則付之闕如。」施宏昇說。因此,台灣農民要投入有機農業大多只能「自力救濟」。

而「害群之馬」也是台灣有機農業的絆腳石。部分廠商或農民濫用或冒用有機認證標章,加上有機農產品農藥殘留的負面新聞頻仍,造成消費者信心低落。「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施宏昇表示,為了不使其他有心從事有機農業者的努力付諸流水,建立專業的生產履歷和有機認證制度,促使資訊公開、透明化是當務之急。「責任生產,安心消費。」黃淑德說,除了資訊公開外,鼓勵民眾回歸農村,親身觀察、體驗,也是建立長期信賴關係的途徑。

「農友本身觀念不成熟也是一個問題。」施宏昇提到,過去在三芝推動有機農業產銷班時,因為農民習於獨立耕作,合作生產的觀念還未紮根,每個人對報酬的期望值不同,自然就會有認知落差。施宏昇表示,過於強調「公平」的結果常會變成「斤斤計較」,導致農民彼此漸行漸遠。「現在那邊的產銷班形同虛設,還撐下去只是為了拿補助。」

而台灣環境自身也成為有機農業發展的瓶頸。除了過度破壞的生態環境無法實施有機農業外,台灣可耕種面積不大,加上需求量不足,有機農業生產規模難以擴大,多以小農為主。「小農的土地少,建立有機認證和生產履歷的成本也相對較高。」施宏昇說。

施宏昇建議,未來政府可規劃、設置有機農業生產專區,除了避免鄰近慣行農業(主流農業)的交叉汙染源,還可擴大生產面積,統一控管,建立品牌。而集結不同農友,採「共同認證」的方式,也可降低有機認證的成本。

黃淑德表示,建立針對台灣環境、氣候因地置宜並能與國際接軌的有機認證標準、說服更多人投入有機飲食的行列,成為一般民眾日常生活的一部份,都將是未來努力的方向。

建議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