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隧道通車外的省思

2006/06/16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秘書長

  東南亞第一條最長的公路隧道—雪山隧道,歷經執政團隊舉辦過七次貫通典禮的紀錄下,儘管隧道公安仍高度引起用路人擔憂,基於政治通車壓力,仍於今天正式通車了。從媒體報導中,我們看到蘇貞昌院長開著吉普車,載著歷任行政院長高高興興、浩浩蕩蕩的表演一場雪山隧道通車秀,並「形式上」邀請北宜殉職工程人員家屬參與工殤紀念碑揭碑活動。老實說,整場揭碑活動,根本只是蘇揆政治秀中的點綴儀式。

  1993年,一年一度的台灣工人秋鬥遊行,工傷協會、工委會及一群職災勞工、家屬共同發表「工殤即國殤」宣言,在大安森林公園舉行公開悼念工殤亡者活動,並要求建立工殤紀念碑,這是台灣首次提出工殤碑的訴求。之後,於1998年,工傷協會與工委會組織台北捷運潛水夫症職業病工人抗爭二年餘,取得在捷運站口立碑紀念的成果,並於2000年的428成立「全國工殤紀念碑籌建委員會」,擴大推動建碑,2002年4月28日,職災勞工與工傷協會、工委會推動七年餘的「職災勞工保護法」三讀通過,明定應建立工殤紀念碑,因此,今天執政者會為雪山隧道職災死亡勞工設立工殤碑,其實是十三年來勞工團體與職災勞工及工殤家屬不斷努力抗爭爭取的成果,可惜的是,執政者每每都只把它拿來當政績秀消費掉,沒認真把工殤紀念碑,是為「還給經濟受難者應有的肯定與追思」這層社會意義表述清楚。

  2003年的全國工殤碑選在高雄勞工公園落成,整個建碑、揭碑過程也是急切草率,包含選址、設計,社會各界參與有限,在工殤家屬看來,扁政府根本只是用工殤碑來服務政治利益。

  工之殤,正是國殤,建立工殤紀念碑,也正是喚起社會重視,向為經濟成果付出血肉性命代價的勞動者致意,就如228紀念碑,是政治受難者平反的艱辛歷程,而工殤紀念碑則是還給經濟受難者應有的肯定與追思,因此,建碑過程中,工殤家屬的參與尤其重要,而不是由上而下,草率立碑,粉飾太平。

  當政府標榜雪山隧道施工難度冠稱全亞洲、東南亞第一條最長的公路隧道、宜蘭到台北只要40分鐘的國際及經濟效益時,並慶祝通車時,是否曾認真想過為何建造北宜公路(含雪山隧道)會讓25位本、外籍勞工付出血肉性命代價?職災傷殘無以數計,並有多名工人表示得了隧道職業病,施工過程中,我們看不到行政部門為重大公共工程的勞安做了什麼,只看到執政團隊為了選舉宣揚執政政績,一再政策趕工,造成25個家庭破碎。

  在一切以拼選舉政績為前提下,重大公共工程趕工所凸顯的不只是勞安問題,它更嚴重影響公共安全的品質。當重大公共工程的勞安都為拼政績而被犧牲時,可想而知,國人的公共安全更是一大隱憂!

  雪隧的25位工殤亡魂,不應白白攜牲,建碑了事,執政者更應深切檢討重大公共工程職災發生的背後結構性因素,並積極明定「有重大職災紀錄的承包商,五年內不得承攬國營事業及公共工程」,以杜絕不肖廠商。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