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勞工獨立運動自覺自為

2005/02/03
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

工人階級和太陽不一樣,它不會因時間到了就自動升起。它的出現是靠它自己創造出來的。 ─ E.P. Thompson

  因應政府完全無視立法院決議,只為財政赤字,枉顧國營事業企業化經營,嚴重違反誠信及法制精神。中華電信工會在2004年12月5日,舉行工會成立47 年第一次會員大會,分台北、台中、高雄三區,利用視訊會議方式進行罷工投票。在資方打壓,颱風威脅下,以17118票通過罷工決議案。

  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利用第五屆立法委員任期最後一晚,以「向歷史責任」大帽子,霸王硬上弓推動行政院版勞動三法修正案。該修正案反對教師組工會、嚴重限縮工會幹部會務假、限制電信等行業罷工權行使等重大退步休法。2005年1月20日當晚,勞委會機要更以執政黨會以勞動三法逐條發言,卡死「公營事業移轉民營條例」威脅本會幹部。結果,執政黨以毀滅式議事杯葛,排第二十案的勞動三法未過關。連帶列二十一案的「公營事業移轉民營條例」第五、八條當然被卡死。

  從中華電信工會為保障會員工作權益被迫行使罷工權,到執政黨企圖修正工會法變相剝奪工會爭議權,兩件事見證民進黨部份先進在野時,協助自主工會幹部向國民黨爭取完整勞動三權;支持工會強烈批判國民黨圖利財團民營化政策,只是奪權的策略。更令人覺的啼笑皆非的是,在野黨竟提名金光閃閃的老板娘當勞工代表,難怪比執政黨立委更積極推動行政院版勞動三法。

  這是台灣勞工最黑暗的年代,也是最光明的年代。中華電信工會作為台灣獨立自主工會代表性團體,面對國營事業工會長期缺乏理想性,擔任政府工具化角色屬性,陳菊主委所領導的勞委會,以行政資源收買工會幹部,打擊獨立自主工運發展,鞏固個人權位不利處境,我們正好有機會從自覺到自為,以更寬廣的視野,用更堅定的使命感,全力推動另類「台灣勞工獨立運動」。

  作者認為:未來一年工會應朝下列方向努力:

一、推動理事長直選、調整一縣市一分會組織、提高會費強化工會獨力自主發展。

二、修改章程積極吸收外包人力加入工會,厚植工會實力。

三、籌組電信相關產業工會全國聯合組織,建立集體談判機制。

四、積極投入亞太國際工運團結網絡,因應資本國際化跨國企業趨勢。

五、爭取政府將所有約聘僱勞工一體適用勞動基準法。

六、協助電信同業勞工籌組工會,保障基本勞動條件。

七、推動產業民主入憲,民間企業應有勞工董事,回應企業社會責任世界潮流。

八、聯合社會獨立自主團體,籌組社會民主階級政黨,因應單一選區兩票制。

  作者強調:如果一個社會缺乏了社會運動,那意味著該社會的階級已失去了自為的想像與期望。所有勞工不要再迷惑政客的謊言,所有工會拒絕政黨派系臥底,超越藍綠意識型態糾葛,共同為新社會之夢團結戰鬥。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