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天要不要上班是風雨的大小,還是訂單的多少來決定?

2006/08/10

  颱風帶來的不只是風雨和災害,也常常帶來勞資爭議,年復一年。湖口的新竹工業區一家印刷電路版廠過去曾經發生這樣的情況:颱風來了兩天,縣政府也宣佈不上班兩天,公司也比照縣府,但這兩天的早-中-夜-早-中-夜班,居然第一個中班要上班。當年那個颱風也確有特殊之處:它很大,走很慢,直撲台灣中北部,而且颱風眼也很大。由於颱風眼往往相對來說比較平靜,加上又大又慢,以致當時中班確有幾個小時風兩稍微小一點,使公司決定該中班必須正常上班。

  颱風的問題在於,勞委會的解釋令並沒有說一定要照政府機關針對公務員的宣佈,只是做個參考。而政府機關又只針對常日班,所以可能發生這樣的問題:今天下午四點開始風雨很大,因此縣府宣佈明天不上班;但問題是,對於比照政府的公司來說,今天的中夜班怎麼辦?

  跨縣市通勤也會有問題,很多人住關西到龍潭上班,或住楊梅到湖口上班,一旦桃、竹兩縣的宣佈不同,又要怎麼辦?

  所以這些問題,勞委會只有兩種態度:一、沒上班可以不給薪,但不扣全勤;二、勞資自行協商。對於大部份沒有工會或工會很弱的員工來說,「勞資協商」的意思就是「公司說了算」;對於自主性強的工會來說,就是每逢颱風,必有爭議。

  爭議有時會完全照相反的方向來進行。前述政府只有常日班的情況,可能造成員工認為風雨已經很大、中夜班應該放颱風假;但公司認為要明天才開始放。新竹工業區曾有相反的案例:員工認為要明天才開始放,但公司要求今天傍晚就放。事情是這樣子的:該廠一向固定加班,每班做十二小時,等於是八-四制或八-三-一制(八小時算正常工時,三小時固定加班,兩次各半小時的休息),就是說,下午四點開始算加班。台灣的勞動兄弟姐妹們大都喜歡加班,這我們承認。當天因為風雨實在太大,因此縣府中午就宣佈大家回家,十二點就開始停止上班上課;而公司也好心地沒有把颱風假推遲到第二天,而是當天下午就放假,但公司卻是四點才宣佈要大家回家,引起工會會員的憤怒:你要就中午開始放;四點才放,擺明是不給我們賺加班費。工會問本中心怎麼辦,這也不能怎麼辦,因為法律上員工有正當理由時可以拒絕加班(我們認為,沒有「正當理由」也可以拒絕),但原則上卻沒有要求一定要加班的權利;員工如果要表達不滿,全部一起不加班一個禮拜才能給公司壓力。

  最近剛走的碧利絲輕度颱風(請注意,這是輕度),帶來的爭議更為奇特。新竹工業區一家著名的跨國公司輪胎廠在縣政府宣佈照常上班上課的情況下,逕行考量「供銷平衡」與風雨狀況,為員工安全著想,放了颱風假;公告附帶說明勞委會的解釋:一、政府宣佈僅供參考(所以政府的「不宣佈」也是僅供參考);二、颱風假不扣全勤,也不給薪。

  這家工廠過去還有政府說不上班、公司說要上班,而沒上班的員工被處分的前例,是什麼原因讓公司變成這麼好心呢 ─ 以前政府不上它要上,現在政府要上它不上。奧妙就在所謂的「供銷平衡」裡。表面上看,供銷平衡是指看存貨夠不夠、能不能應付訂單的需求;實際上,就是最近不需要那麼多輪胎了,所以要找機會放假。事實上,卡債風波以來,汽機車業都陷入嚴重的不景氣,據說某大汽車廠庫存已達18000輛,這對於主要供應新車而非維修的輪胎廠,衝擊就更為直接。這家輪胎廠為因應需求劇降,半年來一直「操業縮短」,就是領半薪不上班;七月份也排了幾天的操短。員工認為,既然已經排操短領半薪,颱風假頂多就是把操短日移過來,怎麼可以另外放一天無薪假,誰相信公司是真好心?

  照這樣的趨勢下去,以後颱風帶來的人禍就要比天災更可怕:既然政府宣佈被當作好像是三更半夜台一線上的紅綠燈「僅供參考」,以後訂單多的時候,即使超級強烈颱風直撲台灣本島,公司都會認為「很安全」要上班;而訂單量少的時候,可能一個還在關島海域成形中的輕度颱風就可以放假了;真的沒有訂單的話,下個毛毛雨都可以放無薪假。

  除了工會的理監事和會員必須下定決心、就颱風諸問題和公司談個清楚爭個明白外,本中心也建議該工會,必須聯合所有汽機車相關產業的工會,一起就卡債風波(這其實只是消費大眾所得減少、物價上漲引發的生產過剩延期但猛烈的暴發)後各公司整人的手段及生產過剩問題做個檢討,並且慢慢地嘗試共同行動。颱風雖然可怕,資本追求利潤的動機往往更有威力。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