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教育部版18%變革案

2006/11/01
教師

  教育部日前提出部版「教育人員退休所得合理化方案」,有別於銓敘部備受批評的肥大官瘦小吏方案,教育部的新方案排除了官階職等的影響,改以重新計算舊年資公保優存基數的方式進行變革。毫無疑問,新方案的提出將使18%變革案再次成為關注焦點,勢必牽動各方敏感的神經,探討各界對教育部新版本提出後的反應,有助於我們進一步釐清問題的爭點。

  首先,談談教師族群的反應。基本上,已經退休的教師大抵多持公保養老給付優存方案應有信賴保護原則之適用,以及制度變革不應溯及既往之見,因此有不少退休教育人員既反對銓敘部原方案,對教育部所提備案亦不支持,在此,個人完全尊重退休教育前輩有爭取自身權益的權利。

  相較於已退休人員,據筆者初步觀察,在職的中小學教師同仁意見則相對較為分歧。其中,有部分同仁仍從根本上否定任何片面改變原契約的所謂改革方案,他們認為:無論是銓敘部原先的版本或是教育部此次提出的修正版本,都是片面毀約的作法。然而,也有不少同仁表示,先不論相關利害關係人對新版本的接受程度,持平而論,此一新修正方案以重新計算舊年資基數的方式,取代原先以不嚴謹的所得替代率為基礎的變革,不再出現職銜、薪級越高者,退休所得扣減越少、甚至完全不減的怪象,確實大幅減少了銓敘部原方案中備受批評的「肥高官瘦小吏」問題。至於1996年2月1日後才從事教職而完全適用退撫新制者,念茲在茲的則是,原本就無公保養老給付優惠存款的他們,過去一年所受的污衊抹黑能否隨新方案的提出同步獲得澄清?

  可以看到,雖然具體主張容或有所不同,多數中小學教育人員面對公保優存變革時的態度至少一以貫之,尤以反對假公假義的銓敘部方案更是具有高度共識。相對而言,比較尷尬的大概是原本在銓敘部原方案中分毫未減,此次卻一體適用的公立大專校院教師了。

  目前教育部的新案似乎尚未在大學校園內形成大規模討論,或許以下意見相當程度能夠代表不少大學教員的心聲。政治大學校長吳思華於9月27日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學校教職員退撫制度應該尊重專家的專業規劃,並應保留原來已經承諾的福利,從大學立場來說,任何新制都應避免資深教師提前退休的動機,讓資深優秀教師願意留在學校繼續貢獻。」台灣大學法律系教授羅昌發亦指出,「此舉恐打擊教師士氣,會讓老師有後顧之憂。」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教授彭明輝則於 2006年10月6日投書聯合報表示,「教育部日前公布所謂的『18%改革案』,標榜的是『更公平』。但是這種公平是極其粗糙而短視的假公平,更且會斷送未來整個社會的教育品質。因為教育部公布的版本一味追求齊頭式的平等,以致於將會出現部分大學教授退休金接近中小學教師,或低於部分中小學教師的現象。這無異於共產黨當年合作社『共貧』精神的再現,能謂公平嗎?」

  基本上,正如尊重退休教育人員一樣,筆者同樣尊重大學教師擁有捍衛自身權益的權利,不過,比較起來,政大吳思華校長與台大羅昌發教授的發言大抵以大學本位立場出發,內容或許仁智互見,倒也是人情之常,至於清大彭明輝教授上述投書內容則似有曲解職業退休金意涵之虞。無論如何,此處必須嚴肅以對的是,如果大學教師無法接受此次教育部版的公保優存變革,其真正原因究竟為何?是新版仍然不符公平正義與誠信原則?或是此一方案竟連一向地位崇高的大學教授也一併遭殃?

  答案若是前者,吾人不禁好奇,當銓敘部醜化中小學教師,並提出肥大官瘦小吏、只減中小學教師、不減大學教師的方案,甚至以階級鬥爭進行所謂改革時,難道又符合社會公平正義?若否,可曾見到同屬教育人員的大學教育人員為中小學教師說句公道話?如果當初對於中小學教師遭致惡鬥尚且不置一詞,對銓敘部版假公假義方案都可置若罔聞,今日指摘教育部方案不符社會公義的道德正當性何在?要說教育部版本打擊大學教師士氣,那銓敘部原版本為中小學教育現場帶來的罪惡與傷害豈止百倍?或者難道只有削減中小學教師或是基層人員福利才是「真公平」?而只要影響層面波及大學教師與高級官員就是打擊士氣與「假公平」?事實上,依先進國家通例,恰恰是基層人員才應享有高所得替代率,職等越高所得替代率越低反而才是常態。

  答案若是後者,那就更讓人益加不可思議了。此一原因無異表明:只要侵害的不是我家權益,對於任何不符社會正義之事,我都可以視而不見,萬一自身權益受損,則又是一番說詞?因此,只要沒有損及自身利益,縱使銓敘部版不公不義,又與我何干?而雖然教育部版比諸銓敘部版相對較具公平性原則,但由於傷害自身利益,當然要誓死反對?若此,豈非此地無銀三百兩,原來被期待為社會良知的學者專家,不過也只是短視近利自掃門前雪之輩?看來教育部長杜正勝有關大學教師「不好意思」出來反對這項方案的說法,似乎是言之過早了。

  事實上,正因為部分大學教師前後態度矛盾,此次,確實有許多中小學教師同仁寧願犧牲自身權益也要支持教育部的方案,他們認為,如果真的非改不可,方案至少應該做到公平的對待所有公部門員工,而教育部版明顯比銓敘部原方案更為公平。筆者雖然反對不同層級的教育人員為此互相攻訐殘殺,然而,所謂自助人助,同樣身為政府雇員的大學教師難道不是自食其果?

  當然,在批判的同時,我們也應再次澄清:公立大、中、小學教師同為政府員工,都是退撫基金的相對提撥人與原公保優存制度的適用者,公立學校教師之退撫與所謂的公保18%變革,並不存在大學教師與中小學教師間層級的矛盾,相反地,在面對公保優存變革與退撫基金財務危機時,雙方更有一致的利益與壓力,例如,1996年2月1日後任大學教職者,同適用新制的中小學教師一樣,全然沒有公保優存18%的問題。又如,不分學校層級,在面對退撫新制財務危機時,同樣面臨新舊人員的內部矛盾。

  再回到當初考試院進行公保優存變革的始點討論。當初政府部門為了炮製改革的正當性,反覆提出的就是所得替代率的問題,說什麼退職人員的退休金竟然領得比現職人員的薪俸還多,再不改革不符社會公義云云。問題是,若要談及所得替代率,如何輪得到中小學教師?退休後轉任政府出資之財團法人機構者,或是自公立學校退休又到私立學校專任的大學教師,其所得替代率豈不達到 200%?此種一方面扭曲、擴大中小學教師於退撫新舊過渡時期的所得替代率問題,一方面又對部分退休公立大學教師坐領雙薪視而不見的雙重標準,如何稱得上符合社會公義?又如何讓基層中小學教師服氣?

  最後,主管機關的反應亦頗值得玩味。據媒體報導,教育部雖然基於公平正義提出新版本,卻又表示「仍以考試院改革版本為主」,銓敘部方面則說現行改革方案是經由考試院會討論決定,銓敘部仍主張維持現行改革方案內容云云。

  對此,我們再次重申,公保優存制度事涉人民權利,任何變革應循法定程序進行並兼顧公平正義,而如果真的非改不可,目前看來,教育部的方案顯然比銓敘部原方案更符公平性原則,我們除了支持教育部堅持合理方案外,更鼓勵銓敘部提出更進步的方案與教育部競爭,例如,提出職銜、薪級越高者,退休所得扣減越多的方案,勢必大大增加方案的正當性與社會支持度,不知言必稱公平正義與改革的官員們以為如何?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