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北縣勞工局司機過勞 局長卻未予職災認定!

2003/12/24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秘書長

  驚聞台北縣政府勞工局聘僱司機林聰男在三個多月前執勤時中風(腦溢血),要求勞工局給予公傷假,卻遭局長退回簽呈,並向林表示,請公傷假會嚴重影響局內業務,希望他接受強制退休。曹局長身為北縣勞工主管機關最高主管,卻帶頭從嚴認定員工工傷,實有失勞工局長的立場!

  報導指出,「曹局長表示林聰男是因為有家族性高血壓遺傳,才導致中風,並不是因為工作造成。」曹局長此言,幾乎就未審先判了林員非屬職業病!極不應該。據了解,林員病發時,已連續三天支援局內活動,當天並於清晨六點多就到停車場整理車輛準備出車,中午午休也未休息,活動中間協助搬運重達數十公斤的講台時,突感不適送醫,仍造成左半身癱瘓,林員即是在極度疲累的情況下引發了腦溢血,顯屬過勞。即使林員有家族性高血壓遺傳,多年來也控制得宜,若非因為連續幾天支援工作太過勞累引發,可能根本就不會中風。所以,曹局長應先站在照顧勞工立場,開出工傷證明、並准予請公傷假,不應將責任推給職業病醫師。

  近年來「過勞」的個案已日漸增多,但被認定為職業病的案例卻寥寥無幾,去年,勞委會修訂之「職業引起急性循環系統疾病診斷認定基準」為目前「過勞」認定的依據,重點為1.超乎尋常工作的特殊壓力(死亡前24小時繼續不斷工作或死亡前一星期每天工作超過16小時,或發病當日往前推算一個月,其加班時間超過一百小時,或發病日往前推算二至六個月,每月加班累計超過80小時者)2.在時間相關部分,勞工曾遭受異乎尋常身心壓力(24小時內發病,並能提出客觀證明,此異常狀況明顯超乎平日平日工作負荷)3.工作當場促發的疾病之特殊壓力強度是否成為疾病發生原因(與其自身體質、危險因子相比,由質與量考量職業原因超過百分之五十機率者)。

  以上基準是參考日本「過勞死」職業病認定基準,再予以「從嚴修正」,要合乎以上認定基準幾乎難上加難,再者,國內的職業病認定或鑑定制度更是問題重重,鑑定委員三分之二以上是專業醫師,專業醫師也曾指出,他們雖了解流行病學的致病因子,但對於勞僱關係與勞動現場卻無條件深入了解,因此,疾病與職業(勞動)的因果相關性,難有基礎判定。我們認為,職業病不只是「疾病」,不能忽略「勞動」關聯的面向,職業病鑑定的政策應將「醫學診斷」與「勞動現場診斷」應等量評估,從寬認定。「鑑定委員會」應有勞工代表參予,並邀請工會及當事人列席說明,如此,才能更慎重地對待每個勞工職業病(或過勞症)的問題,而不是「無法證明是職業病」就判定「非屬職業病」。

  北縣勞工局司機的過勞認定案已非個案,它反映的是,整個過勞職業病鑑定制度的大漏洞,足為勞政單位省思!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