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人權,太沈重﹗ -禁止教師組織工會,如何以人權立國?

2003/11/26
全國教師工會籌備會執行秘書

  阿扁總統日前公開宣示,希望在二○○六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以公投來催生新憲法,因為公投是基本人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一個政府和一個政黨甚至任何個人所能夠剝奪和限制,台灣人民跟世界任何的國家地區的人民一樣,同樣享有公投的基本權利。」

  然而,甫獲頒國際人權聯盟年度「國際人權獎」的阿扁總統或許還不知道,一直到今天為止,號稱人權立國的台灣,竟然還有一個受薪階級被他們的政府,剝奪其組織工會的權利。

  是的,阿扁總統,號稱人權立國的台灣是一個禁止教師組織工會的國家﹗

  這樣完全違背國際公約與本國憲法的做法,在一黨專政的威權時代當然讓人感到無奈,然而,打破一黨專政的威權體制,不正也是您長期以來努力的目標嗎?也正因為如此,當標榜進步的民進黨一如他所嚴厲批判的國民黨一樣,竟也搬出各種似是而非的理由嚴禁教師組織工會時,似乎讓人更覺悲哀。

  保障並增進勞動者的基本人權,是超越國界的普世價值,更是各項國際人權公約的重要內涵。聯合國關於勞動基本權的決議,開宗明義指出,「人人有權組織工會和參加他所選擇的工會」;「世界人權宣言」則宣示「人人有權享有和平集會和結社的自由」;連民進黨黨綱中「行動綱領」,「我們對當前問題的具體主張」也明明白白寫著「工會聯合組織多元化,開放公教人員組織工會。」甚至我們也還依稀記得,當年的立法委員陳水扁力陳開放教師組織工會那仗義執言的畫面。

  雖然禁止教師組織工會,不過,台灣各黨政領導人倒是時常將人權掛在嘴邊,副總統呂秀蓮在今年國際勞動節的研討會上就曾大聲急呼,表示在全球化的潮流中,應該同時帶動台灣的人權與國際接軌,以落實人權立國的目標;而陳總統這一次的「欣榮之旅」更是主打人權外交,也成功宣揚了台灣的人權成就,贏得國際媒體的重視。

  於是,我們不禁要問,所謂的人權立國難道只是一個美麗的口號?而一個禁止教師組織工會的政府又該如何落實他人權立國的目標?

  十年教改以來,面對無能又信用破產的行政官僚、黨同伐異的立委諸公、各種企圖左右甚至侵犯教育專業的利益團體,廣大的基層教育工作者感受不到傳道授業解惑的歸屬與成就,更別提那早已逝去的所謂天地君親師的尊榮,有的只是不斷加深加廣的勞動強度與急遽惡化的勞動條件,我們無須政府仁慈的恩給,但也請還給我們作為一個勞動者最起碼的尊嚴。

  事實上,在當局仍然嚴禁教師組織工會之際,台灣的教師會早已加入了國際性的工會組織,「中華民國全國教師會」不但是全球工會聯盟,國際教育(Educational International,EI )的會員(由全球一百五十八個國家、三百一十個教師工會組織而成,總計擁有二千六百萬名工會會員),更將於今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當天在高雄承辦 EI的亞太年會,預計將有三十多國數百位代表與會。

  比較令人好奇的則是,一向善於宣揚台灣民主價值與人權成就的政府,屆時要如何告訴我們的國際友人:「台灣是個以人權立國的民主國家,但是,我們沒有教師工會。」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