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環保署長的日子

2007/06/06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在台灣的政府架構裡,環保署到底是什麼地位?在沒有環保署長的這段日子裡,可以看的最清楚,換掉一個環保署長之後,到現在都沒有人接任,媒體也不關心,環保在台灣的主流價值裡到底重不重要?如今的冷漠正是明證。人人都批評政客只知選舉,不顧民生,但是我們這些庶井小民呢?難道不該反省反省我們為何只在乎總統大選誰配誰,卻對於其他的種種公共事務置若罔聞。

  環保署從政黨輪替後換了4位署長,雖然曾有林俊義、郝龍斌、張祖恩等可說是在學界、政界及行政系統中支持環保的人士,但嚴格說來這一任的張國龍,才真正是出身於環保運動的署長,果不其然,在任內可說是風風雨雨,毀譽參半,一邊被朝野說是阻礙經濟發展的石頭,一邊卻又被民間批評為屈服於財團的軟弱者,兩邊都不滿意,真是矛盾,也讓一般人看的霧煞煞。

  要討論這個問題,有人說應該從這兩年任期說起,但其實追溯起來必須自2000年民進黨執政開始談起,因為如果不是以環保為訴求的民進黨執政,環保署怎麼可能會由從前對抗他的人來掌管,這是前所未有的空間,也是民主社會的進步,這些年來環保署施政的成敗,其實也代表了民進黨落實環境理念的認真與否,但自從在林俊義任內停建核四政策失敗後,環保署不再敢對環境政策做大刀闊斧的改革,因為無法說服大眾也無法給環保界交代的民進黨政府,連本身都開始動搖了。

  民間的環保團體也在2000年政黨輪替後,面臨前所未有的變局,由對抗變成合作,執政者能接納並執行對環境有利的政策,國家的資源也能合理分配運用在環境上,真是令人振奮。但面對動搖的民進黨政府卻不能像從前一樣開打,必須為了維持合作關係,考量大局而謀而後動,即使民進黨從指標性的核四政策退縮後,仍有許多人接受了民進黨所說的苦衷,也讓媒體與學界對於環保運動是否式微,環保團體是否都手下留情甚至放棄立場,產生不少質疑。

  由體制外進入體制內,到底有什麼差別?張國龍接受邀請進入環保署,相信不會對這樣的窘境不了解,但仍願意一試,可以說是勇敢的,而在任內雖然媒體對他不盡公平,時常對於這位環運界的老兵冷嘲熱諷,但不能不承認的是,在他任內除了推行政策極為認真之外,有兩件事產生了極大的影響,一是改變環評委員會的體質,聘入民間代表,讓環評真正開始發揮作用,脫離了橡皮圖章的命運;另一件則是因為張的關係讓環保署與NGO的接觸變多,可以說是歷屆中對NGO最友善的時期,從以前的如臨大敵,變成互相合作交換意見,雖然沒有太多人知道,但這個影響是無形的。

  如果只以張國龍個人的表現,來看待環境政策的現實,未免太狹隘,大家必須搞清楚的是,環保署本來就是弱勢部會,可以決定國家整體發展政策的機關不是它,充其量在政府架構裡只是解決經濟政策的後端疑慮,除了為工業污染做控管,環評本來就是為開發而設計,不是為了讓政策喊停而制定的,這是國家對於環境權的不重視,是結構問題,不是幾個人進入體制就可解決的,在全球化的現今,要對抗的已經是跨國的資本主義,不是什麼萬惡的惡魔黨而已,當朝野都服膺這種發展方向時,若是抱有這樣的期待,只能說是太過天真。

  但在環保界內部這樣的討論尚未成熟,仍是爭議不斷,從1980年代起環境運動的觸發,在台灣已經超過20年的發展,絕非民進黨可以一手收刮的,環保運動在台灣社會累積的知識與力量,仍待重新整理與出發,我們可以感受到目前環境意識的進步,絕非權力者給予的,而是歸功於前人的努力爭取,只是進步仍是不夠,仍有一堆問題,我們必須認識到真正的改變不是由於個人,而是集體力量,就能清楚改變社會的不是環保署長,而是民眾,如果能讓不管是誰擔任環保署長,但不能違反民眾要求堅持環境保護的理念,能夠發覺這一點,那即使在沒有環保署長的日子裡,我們也不會焦慮了。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