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南線物語之B04站:委外清潔工阿貴嫂

苦勞網特約記者

責任主編:樓乃潔

說明:「非典生活」系列的內容為記述非典型僱用勞工的工作與生活,由非典勞工現身說法或由採訪者訪問過後改寫其故事。歡迎非典勞工寫下自己的工作與生活故事投稿,或如果讀者從事非典工作願意接受訪問的(可匿名發表),來信請寄苦勞網信箱[email protected],並註明「投稿非典生活」。

「板南線物語」次系列介紹的是,公務機關委外業務相關從業人員的故事。為了隱蔽受訪者的真實身分,這個次系列把採訪所得放置在部分虛擬的背景情節中。它試圖表現的不僅是某個特定個人、且是這個群體的共同處境。

你好、你好,這裡不會太難找吧?離捷運車站不遠,你是坐捷運來的嗎?你說你姓蔡,我先生也姓蔡呢。今天天氣還不錯,裡面也沒有地方,我們就坐在這裡談吧。

他們都叫我阿貴嫂,你也這樣叫我就可以。我的工作範圍就是旁邊這棟樓、有三層樓,還有現在這個庭院,所有的清潔工作就我一個人包。我在這裡已經做了快五年了,每天八點上班、五點下班,如果有人辦活動拖比較久、那我整理起來也會花比較多時間,就沒辦法準時下班。那不是大問題啦,反正我家離這裡也不遠,主要的問題是,因為就我一個人、無人替換,這裡又是借人辦活動的地方、週末假日也常有人借,所以我根本不能休假。

是啊、是啊,就是一個禮拜七天都要上班啊,一年到頭只有過年休幾天而已,我孫子說我是麥當勞阿婆啦、全年無休。

我跟我先生本來是在市場裡做小生意,前幾年有一陣子,我先生身體不好,我要照顧他、就把生意收起來,後來他比較好了,我就想說,還是要加減賺一些錢啦,就去、就去對面那邊不是有一間就業服務站嗎,就去那邊問有沒有工作可以做啦,想不到他們馬上就說,那清潔打掃的工作想不想做,我就說可以啊,就這樣做到現在。

你問我頭家是誰?我也莫宰羊。我皮包裡面有一張契約書,你要看嗎?好,不會啦、不會麻煩,你等我一下。(按:阿貴嫂去拿她的手提包。)

(要看大圖可另存圖片再行開啟)

就是這一張啦。你說這叫做派遣,我不認識什麼叫做派遣、不了解。是啦,這裡是公家機關,裡面有幾個公務人員,還有那叫做什麼──噢、約僱人員,他們都是政府請的,但我不是。

那就一年一次啊,每次都是不同的公司,就會有人來要我簽一些契約書什麼的。對,每年都是不同的公司,現在這一家公司不在台北、好像在台中。剛開始甚至也沒簽什麼,都是口頭說一說而已。後來好像有人去檢舉,就開始要簽契約書。其實寫什麼,我也不是很了解。

薪水現在就是一萬九,每年都不太一樣、不同公司有不同的作法,剛開始是一萬八、最好的一年是二萬零四百。你說另外那一張?是啊,公司說要我放棄勞健保跟那個什麼六趴,那叫做勞退嗎?還有說職業災害也要我自己負責。不過從以前作生意開始,我就一直有在職業工會保啦,那邊保額也比較高、就一直沒退。因為有人檢舉,現在這間公司本來找另一間職業工會給我保,但是勞保局說不能重複投保,後來還是退掉了。是啊,公司也不願意出勞健保的費用。

(要看大圖可另存圖片再行開啟)

你說薪水太低?是很低啊!你想想看,三層樓加這個庭院,就我一個人。如果臨時有事還要自己找人來補,找人來補還要給她錢,公司不會給啊,人是我找的、錢只好我自己出,認識的人嘛,老鄰居、不給不好意思。

平常若是有活動,一早來就要先把桌椅排好,大垃圾筒裝上垃圾袋放到定點。中午大家吃完便當,就要開始忙了、會有很多垃圾要處理,如果有人喝湯、喝咖啡打翻杯子,還要拖地收拾等等。現在下午這段時間,算是比較沒事的時候,平常我就會來庭院裡繞一繞,看有沒有東西要掃一掃,所以我才會跟你約這個時候,對啊,就是大約三點半、四點這個時候。更晚一點,活動要結束了,我就又有事要忙了。

我是想說做到年底就不想再做了(按:此訪談是在2010年間進行)。跟他們都說了、向裡面跟向公司都說過啊,薪水是一回事,另外實在太累了。以前也說過工作太累的事情,但他們都沒有反應啊。你不知道呦,裡面有人還會挑剔我的工作呢,有時約僱的比正式的公務人員還兇,也不想想就我一個人要管三層樓再加上院子,他們自己能做的比我好嗎?

這次公司是有在留我啦,他們知道這種事頭、這種待遇,其實很難找人啦。我還沒來之前,聽說人換了好幾次,大家都做不久。所以啊,我一去就業服務站問,他們馬上就想到這個工作給我,找不到人做啦。

以後?就另外找工作吧,身體還能動,也不能一直只是待在家裡。另外,不好意思跟你說,跟媳婦處不太好啦,待在家裡多摩擦。你說我兒子?他是一個黑手,年輕時跟人學技術、現在自己在開店,景氣不好、現在生意也不好做呢。我也有一點擔心,還是要加減存一些錢。

你說你們是一個網路媒體?網路是什麼這我不了解。要打開電腦才能看到?那我念小學的孫子可能比較了解。你問我為什麼願意接受訪問?也沒為什麼啊,我講的都是事實,也沒胡說八道,就是想說艱苦人的故事,你若是願意寫,就可以講給你聽、寫出來給人家知道。你願意聽我的故事、我也願意相信你,願意相信你不會騙人,人都是互相嘛、對不對?

你要坐捷運回去嗎?像我們這些老人對捷運沒法度,我都是騎機車或坐公車,現在也沒機會去坐捷運。我還沒做這個工作以前,那時我孫子剛上小學,我兒子媳婦有天帶他去動物園、我也一起去,哎呀、假日捷運裡都是人,我孫子有悠遊卡、B一下就過去,我們要向機器買票,怎麼買都搞不清,還要換另一條線、在地底下繞來繞去根本弄不懂方向,如果不是有人帶,我一定會迷路。

訪問這樣就可以了嗎?不用謝啦,我只是講自己的故事給你聽而已。我也該回去工作了,今天的事情也要做個結束。好,慢走,再見、再見!

點閱 非典生活 閱覽本系列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