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農二代」用自殺演繹絕望

過去30年,中國依靠數億主要來自農村的廉價勞動力打造了一個出口導向型的『世界工廠』,實現了中國經濟的持續快速增長。但與此同時,勞動者的基本生存權利長期被忽略。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於華認為,導致進城務工的「農二代」走上輕生道路的根本原因,在於社會制度的不合理。(網絡圖片)

【大紀元5月29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在兩個月的時間裡,連續發生了6起校園殺童案件之後,媒體又報導了5月初3名浙江台州的青年農民工相約自殺,2人死亡,以及深圳「富士康」員工10連跳墜樓死亡的事件。這些惡性事件頻頻發生,使得更多人開始關注中國社會深層次的問題。

這些事件的主角,為什麼要用如此極端的方式對待自己和他人呢?在我們今天的 節目裡邀請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跟我們一起來深入探討這些話題。杰森您好。

從媒體的報導來看,浙江台州的這3個青年他們相約著去自殺,下午的時候就離開了電腦室,說是要去跳樓,但是又沒找到地方,然後晚上選擇在接近公園的地方,大家相繼地去喝毒藥。這個過程感覺就像是平時上網聊天一樣的那麼自然,好像不是面對生死這樣一個非常嚴重的事情,難道他們是一時衝動嗎?

杰森:對於這十幾歲的孩子如此從容的在一塊共同赴死,其實是長期的一種生活痛苦積澱到一個狀態,給人的感覺好像就是很輕率,但實際上你從孩子網上的一些談話中,事實上就是一個持續的無望、持續的絕望達到這種效果。

某種意義上講,因為他們是一個特殊的人群,在中國叫作「農民工第二代」,第二代的農民工,就是「農二代」。整個來說,他們是生活在城市邊緣的一個階層,有城市孩子的經歷,但是又沒有城市孩子的身分;有著城市孩子的理想,但是沒有城市孩子相應的受教育的機會和相應的關係,所以他們面對的只有重複父代的宿命,對於這一代孩子來說,其實就是一種絕望。

主持人:所以就像唯一活下來的叫阿友的那個青年,當人們問他為什麼去選擇這樣的路時,他說「活著沒意思」。這種「沒意思」聽來真的是讓人覺得很心酸的,他畢竟才十幾歲,90後的孩子,應該是風華正茂的,可是為什麼會有對生命這麼深的絕望?

杰森:實際上我們知道人本身生活的一種幸福感,來自於對自己理想的這種期望和回報,就是實現理想,很多時候就是說自己人生理想能不能實踐,這種實現過程中的追求得到的幸福感。對於他們父代比如現在四、五十歲的這種農民工,事實上對比的是他們年輕時吃不飽飯的狀態,所以他的理想就是到城裡我有工作、吃飽飯,回來給家裡寄點錢。事實上這個理想他們很快就能實現,他們可以用巨大的辛勞的付出,然後得到他們吃飽飯,有一點相當的積蓄,這樣的一個生活理想的實現。對他們來說,好像還是一種滿足。

但是對於他們的子代,某種意義上講,他已經可以達到溫飽,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脫離父代的生活方式,走上一個「城裡人」或者「人上人」的生活方式。但是因為他們本身從教育和城裡孩子比,就受到起跑線的限制,另外當他們十幾歲進入社會,開始面對同樣走上父輩打工生活的時候,他發現不但他跳不出父代的生活,甚至可能不如父代的生活。因為城裡的房子他父代有些幸運的打工人,可能還能掙到一幢房子,但是現代的房價已經遠遠的把他們……

主持人:城裡人都望洋興嘆了!

杰森:對,就是說基本上是不可能實現了。這樣對他的人生目標永遠實現不了的這個絕望,實際上使很多人對於整個的人生意義產生問號,直接反應在三個孩子身上,實際上就是非常典型的,在他們無聊的、狹窄的交際生活圈裡頭,最終討論到的唯一結論就是自殺。

主持人:而且像這種農二代,不僅是這3個青年,包括深圳富士康10連跳過程當中的一些員工,他們也有這樣類似這樣的身分經歷。可是我們知道中國這幾十年的發展過程,高速的經濟發展,是以這一大批的大概1.5億到2億的農民工巨大的付出犧牲換來的,那麼這個社會又是怎麼去回報他們呢?包括他們的孩子。

杰森:事實上這就是盤剝,某種意義上講只能用「剝削」一詞來說。我們知道,中共用戶籍制度強硬的形成了一個赤貧的農民階層。因為農民他們的赤貧縣市,使他們可以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產生了世界無與倫比的廉價勞動力。像美國你養一個工人,他的一切福利你都得照顧;中國南方廠他可以一揮手讓農民工都來,稍微企業不好,再一揮手,農民工就離去,不用承擔任何其它的負擔。

比如很多南方的城市,它的GDP有30%是農民創造,但是它不用回報任東西,農民工的醫療、教育、養老,社會福利它全都不用承擔。事實上農民工的工資,像富士康也是,不是平常工廠的大型企業,都是按中國的最低工資標準來給工人定工資的,完全是靠加班來實現工人的工資創收。所以某種意義上講,整個中國經濟發展的30年,事實上就是對農民工敲詐了30年,換句話說,毀掉農民工這一代人生活的30年。

我們知道這二、三十年發展的過程中,很多農民工是從年輕到中老年的過程,他是經歷結婚、成家、養孩子的問題。但是一個女工,幾十個人的宿舍,哪有地方養孩子?所以說近2千萬的孩子,事實上是留守在農村的,他們事實上是被爺爺、奶奶在農村放養的,他們的教育根本談不上和城市的孩子在一個起跑線。他們事實上是完全沒有父愛母愛的一種生活,有些農民把孩子帶到城裡頭,他也是完全不被城市接納的。

主持人:也是因為戶籍制度的關係不能上正常小學。

杰森:當這群農民工他從一開始,從制度上就使他們完全比城市的孩子低一等。在這樣的情況下,當他們到十幾歲的時侯,當社會說你沒有一技之長時,事實上是這個社會拿走了他們7、8歲跟城裡孩子有機會同樣受到教育的歷史。但是現實又是殘酷的,同時中國的巨大競爭對於這種學歷比較低的人,你只能進行一種最低檔的生活,明顯他又走入了父代的軌跡了。相對來說很低的收入,根本就是處於溫飽的邊緣。

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於他們來說,整個社會對於他父代的盤剝,明顯地又落到他這一代。他的父代可以非常欣然的接受,因為相對他們的童年已經好了很多,但是對於他們這一代其實已經是一種巨大的無奈,使他們不得不面對社會的不公,用生命來表達這種絕望。

主持人:關於這個問題,每個社會都有貧窮的也有富裕的階層,那其他國家的貧窮人群的生存目標,好像也不會因為這個生存沒有希望,就選擇自殺這樣的路吧?

杰森:事實上對,但是有兩個原因看這個問題。其他國家有貧窮階層,但是社會有一個保障體系,他可以保障人不會有非常赤貧的餓死在街頭這樣的現象,就如美國這樣的社會。另外就是比較低端的收入,像美國的站櫃台的售貨員或一些服務行業,他的收入也能保證他有合理的住房,一個尊嚴的生活方式。所以說最基本的物質基礎跟中國不是一個檔次的。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中共這30年的執政,主要就是它的經濟,中共唯一宣揚的就是經濟,中國目前整個價值取向完全是以經濟為綱,誰能掙錢誰就是成功者,事實上它甚至不考慮掙錢的手段是什麼,在這個過中整個唯物質所求的社會導向,本身也給年輕人的生活意義陷入一個非常窄的取向方位,就說人成功的唯一標 準是住大房子、開寶馬車。

我們知道在國外很有藝術追求的人,事實上本身從事服務性的行業。紐約市住了很多藝術家,他一方面打工,一方面有他的藝術追求,同時他的人生意義也能在其他方面獲得。但是在中國的話,因為唯一的人生成功論,使得這種孩子一旦發現他一輩子永遠在城裡買不到房子,一輩子也買不起寶馬車的時侯,對他是一種絕望的打擊。

這事實上也跟中共本身在證實自己承認合法性的過程中,也把中國整個一代人的人生觀給毀掉了,沒有一個多樣的人生觀,唯物的人生觀使得他們的生活也進入了一種絕路。

主持人:這樣一來,農二代的問題,牽扯的不是一個小的人群,剛剛講到的1.5億到2億的農民工,他們的子弟也有幾千萬的了。那麼這樣一群人,這些問題的存在,繼續發展下去,對整個社會的未來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杰森:最近從校園殺孩子的事情,大家都討論社會的深層問題,其實這是中國最大的社會深層問題。自殺和殺人後自殺,就只是一步之遙。而中共又把人最本質的善有善報的這種良知打掉之後,你想像這些孩子可以從容的去死,如果他們沒有任何道德的約束下,他可以從容去犯罪,他可以從容的去殺人。

主持人:這是非常可怕的。

杰森:這是非常可怕的,這會給整個社會帶來巨大的不穩定因素。我們知道有個統計說,現在犯罪的農民工80%都是當年放養在家,跟父母沒有任何的聯繫長大的那一群農民工。這已經是一個巨大的中國社會問題了。

主持人:所以不僅僅是知識方面的教育,更重要的道德方面的教育,為人的教育也是缺失的。

杰森:沒有父母撫養的一代,他整個社會倫理觀念完全是扭曲的。

主持人:為什麼在中國經濟發展的幾十年過程當中,沒有及早的去發現並杜絕這些問題,而使得今天大到已經很難去面對的時候,才去關注這些問題呢?

杰森:中共執政它總是進入這種狀態,它總是突然一個問題出現了,比如殺孩子這樣的事情出現了,它才說:喔,這是社會問題,我要解決。派很多警察來保護學校。其實這問題的苗頭在很長時間已經展現了。多少人失地,多少人上訪,多少人再次被冤枉,被法治冤枉,一次一次的問題爆發,它都用所謂「穩定壓倒一切」的方式壓住,但是到最後惡性爆發的時候,它就用表面的方式去解決。實際上這個事情同樣,在中國過去發展的二、三十年裡頭,不是沒有人,誰會知道二、三十年後人會不老,人會不結婚,人會沒有孩子。

主持人:這完全是可以預見的。

杰森:完全是可以預見的,你可以在這二、三十年完全有機會去解決這些人將來的問題,解決他子女就業的問題。而甚至是現在,你也可以有機會完全使他的子女融入到社會裡頭,給這個孩子完全一樣的起跑線。為什麼奧巴馬可以沒有父母卻成為美國總統?因為美國從政治上保證窮一代不窮第二代。我給特殊窮人家的孩子特殊優惠,使你不輸在起跑線上。

主持人:體現社會的公平。

杰森:但是中國卻在強化這種不公平,我保證你第一代是富人的話,你孩子有更好的教育機會;我保證你第一代是窮人的話,你窮人的第二代只有更差的教育機會。實際上在這麼均勻平衡的中國社會,從種族、宗教各方面非常平和的中國社會,它硬生生的創造出這種階層,而可怕的是這個階層在分裂。實際上在幾十年前,中國農民大學生的比例遠遠高於現在。這個階層分裂的結果是中國未來最大的一個隱患。

主持人:我們也希望這個隱患不會對中國社會造成更大的影響。好,感謝您的分析。各位觀眾朋友,感謝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一次時間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