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誰在決定我們的健康

2010/02/24

國內有近10萬糖尿病患服用的「梵帝雅膜衣錠」(Avandia)和「梵帝美錠」(Avandamet)又出問題了,雖然消息登上各大報,但這絕對不是「新聞」,早在2007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就已經發出類似的警告:該藥使用者每個月有數百人出現不必要的心臟病發與心臟衰竭。不過製造該藥的跨國藥廠葛蘭素史克公司一方面堅稱FDA的研究報告證據不足,另一方面卻又在藥品仿單(說明書)上註明「重度心臟衰竭、肝功能異常或有活性肝疾病患者應停止使用本藥」,以規避責任。

而且這一則「新聞」在台灣只是行禮如儀的出現;交待FDA的報告和國內用藥的狀況,再刊出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的回應,表示會密切注意國外更新的研究或報告,屆時再決定下一步是否建議該藥下架。梵帝雅曾是葛蘭素藥廠的暢銷藥,2006年銷售額高達32億美元,但是目前梵帝雅在國內糖尿病用藥市佔率僅8%左右,尚有同為葛蘭素史克藥廠的梵帝美、武田製藥的愛妥糖(Actos),以及中國化學製藥的泌特士(Glitos)等,都是成份類似的學名藥,為了避免「衝擊」其他藥廠,就只挑出遭FDA點名的藥品報導,其他相似成份的學名藥避而不談,這樣的「新聞」究竟是要為民眾健康把關,還是在無法隱瞞的情況下,將「傷害」降到最低?

不久前,衛生署為了替擴大開放美國牛肉政策背書,才剛大肆宣揚美國FDA報告的公信力和權威性,據此要求民眾接受全面開放美國牛絞肉與內臟等高風險、但是FDA卻宣稱安全的產品。當時在美國肉商的廣告、遊說和美國政府的壓力下,衛生署以犧牲民眾的健康為代價,來滿足肉商與美方的利益。如今面對FDA宣稱有風險的藥品,又在藥商的遊說和壓力之下,FDA的報告忽然變得無關緊要,衛生署反而主動的「密切注意」國外其他研究或報告,希望為藥商翻盤。FDA報告的公信力和權威性相隔不久即有天壤之別,可知科學鑲嵌於社會,科學證據從來不會「自己說話」,只是提供我們做決定時的依據而已。

因此,誰在決定我們的健康?誰在選擇使用哪些科學證據,決定讓我們的健康曝露於什麼風險之中?藥商、肉商的意見可以成為衛生署決策時的參照,民眾的聲音卻顯然不是這樣去政治、非社會的專業組織如消基會所能代表,唯有在這類議題中組織、動員社會大眾(儘管一部分也好),才能真正為我們自己的健康把關。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