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剝削青年的實習訓練潮

2010/01/31
倫敦大學Goldsmiths學院社會學博士生、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執委

如果二十年後,回頭來研究,究竟是什麼樣的變遷,讓年輕人在工作上越來越辛苦?得要更加努力,卻還要承受「青年貧窮化」的壓力?其中一項關鍵原因,應該就是從1980年代以來,以全球為範圍,低薪甚至無薪的青年實習職訓浪潮。 實習訓練讓英國青年薪資減半

在1989年的時候,英國16到17歲的年輕人,如果進入職場工作或打工,平均一週可以賺到74.5英鎊(約3750元台幣)。但自從1980年起政府以幫助青年之名,開辦了大量的「青年職業訓練學程」(Youth Training Schemes)後,十年之間,有300萬以上的英國年輕人在失業壓力下,被迫接受職訓學程。這段期間裡他們得和一般職場工人一樣為老闆工作,卻沒有任何「薪水」,而只能夠領到「實習津貼」。這些名為「訓練生」(trainee)的年輕工人,儘管同樣付出勞力,平均一週竟只能拿到29.5-35英鎊(約1500-1750元台幣),根本難以維生。然而,他們收入減少了大半,前途卻依然黯淡。

透過深入訪談了42位在英國Coventry地區青年訓練生,英國華威克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社會學系教授Phil Mizen,在他1995年出版的專書《國家、青年與青年職訓》中就曾指出:「主流的說法把青年失業的問題歸咎於青年自身能力有限、或對工作的認知不足,所以要求它們接受訓練。但真實情況往往並非如此。」

他觀察到:「這些參加職訓的年輕人,大多早已有豐富的打工經驗,對於工作現場有相當完整的認知。問題只在於,勞力市場上根本沒有提供足夠『真正的工作』(real jobs)的機會。」,「而且,這些職業訓練學程也沒有要引導參加者到有技術性的工作中。相反地,大多數學程都只要參與者未來做諸如販賣、清潔、旅館櫃臺、照顧、開車…等低技術性工作。」從結果來看,這些政府花大錢舉辦的青年職訓課程,非但沒辦法減低青年失業率,反而讓青年處在更受剝削的處境中。 蠟燭兩頭燒的當代青年

Mizen分析指出:「這些訓練生處在蠟燭兩頭燒的狀況中。一方面,因為身為訓練生的身份,他們得在財務上受懲罰。另一方面,他們被要求得要更努力工作,以克服身為訓練生所帶來的污名效應。」不消說,出現大量被剝削的青年訓練生,得利的是誰?當然就是因此能節省大量成本、卻又有源源不決馴服勞工可用的英國大企業們。

這樣「以實習訓練之名,行剝削之實」的現象,並沒有隨著時代變遷而消去,反而越演越烈。如今,青年得接受一而再、再而三的「無薪實習」工作,幾乎已經成為了常態。

在倫敦工作的朋友告訴我:「我的室友是剛從倫敦大學藝術類科系畢業的學生,為了要尋找到博物館工作的機會,她去年暑假就開始到博物館去『無薪實習』,希望有機會能轉任正職。但沒多久後,她就感到非常失望,因為這些博物館現在都只利用這些無薪的實習生,用完一批、就再換一批。展覽營運都還是照辦,但根本沒有要請正職了。」,「儘管如此,她還是說:『至少有機會能實習,就得要好好把握。』」

接受無薪工作=有競爭力?

回頭看台灣本土的狀況,竟也跟上了這股讓青年的「飯碗」變「免洗碗」的潮流。但諷刺的是,社會的主流價值甚至視越來越多的青年得投入實習職訓,是一件青年更有競爭力的象徵。

這兩、三年來,我們越來越常聽到知名的人力銀行業者透過媒體對青年喊話說:「先求有,再求好!」、「如果是能到一間有名的大公司工作,就是沒有薪水,當然也要去作!」彷彿不願意接受無薪工作的不合理待遇,就是青年勞工自己有問題。

而政府更是這股潮流背後的始作俑者。一方面,台灣政府先是把日益攀高的青年失業的問題,診斷為「教育和職場所需有落差」,所以要強化「建教合作」、「產學合作」、「最後一哩」(last mile),營造青年的「就業力」(employability)。以為讓教育內容能符合市場需求,青年失業問題就會解決。另一方面,台灣政府在去年面對經濟危機時,又聲稱要讓大學畢業生都能去「實習」,花費百餘億元補貼企業打造「大專企業實習計畫」,造成的結果反而是青年的薪資集體崩盤,工作卻更加地不穩定。

誰該為青年失業問題負責?

他們似乎都裝作不知道,青年失業的問題來源,從來就不在於青年的「能力」或「意願」,而是勞力市場上既有的「機會」。如果政府無能介入勞力市場,無法創造更多的正式工作機會,在僧多粥少的狀況下,就是把每個青年訓練得有三頭六臂,還是有一大群人得失業。試問,如果失業問題真的那麼簡單是歸咎在勞工一方,那麼隨著時代演變,新一代勞工的教育程度都已經越來越高,也越來越具備複雜的專業技術,為什麼青年失業率還會持續上升?

相對地,這些一再貶低青年、責備青年的言論,真實的效果恐怕不是要解決青年的就業問題,而是要把問題「個人化」、「世代化」。他們要年輕人認命看待這些不合理的秩序,進一步願意「放低身段」接受「無薪實習」、「無薪工作」,讓企業有源源不絕、低薪又聽話的人力可用。這究竟幫到了誰?

說到底,失業是資本主義下的結構性問題,不單是台灣或英國,全世界的資本主義國家,基於利潤而不是基於人民需求的發展模式,都有此結果。而剝削青年的無薪實習訓練潮,也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結果:要透過各種制度和論述的壓力,打造廉價又馴服的勞動力,供資方所用來獲利,經濟才能發展。想要用一個有問題制度所需要的政策,來拯救一個有問題制度的結構性問題,當然是緣木求魚。

最重要的是,處在這樣社會環境的現代人們,有沒有看清這些問題。如果沒有,我們恐怕得一再沈淪在這「日益無薪受訓,但又日益賤賣勞動力」的循環中,還得繼續責怪自己「競爭力不夠」。如果有,真正解決問題的改變,才會有所可能。

建議標籤: 

回應

無薪實習訓練,至少對我而言是正向的加分.
大二時的實習工作是到公立國中的輔導室當實習輔導老師,這次的實習經歷,讓我一退伍就應徵上中學輔導老師的正式工作,因為我可以立即投入輔導老師的實質工作而不用再經歷職前訓練或摸索,對錄用我的學校和我個人是雙贏.
大三時的實習工作(也是最後一次)就是到公立的養護機構的社工室當實習社工員,這次的實習經驗,讓我熟悉了養護機構的實務運作,也讓我後來輕易的獲得了養護機構的主管缺.
我念企管研究所時, 系主任就推行大學部的學生要參與企業的無薪實習去觀察與了解一家企業是如何地運作,而不是只會空談理論.試想一個沒有實習或工作經驗的企管系大學畢業生, 有多少企業會請她/他去工作更別說當主管了.
所以大學生或碩士生, 如果正向地看待無薪實習訓練,機會就會留給您,如果一味地抱怨,那麼正式職缺之門就不可能為您而開

無薪實習訓練本生就是不合理的,你讓那些家境不好的吃什麼?
實習生也是人,做的事情也是一樣就應該給適當的薪水。不然天天都跟一班正職的人一樣加班到凌晨你說這樣是好還是壞??是學到很多東西嗎?還是等到有經驗的時候已經在墳墓裡了。你那些無薪實習生賣力的就只是爽到上面高層的人而已。所以我覺得這篇實在寫的太好了又很實際。

政府請不要再繼續浪費公帑推動「大專企業實習」之類的計畫。
這種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只是爽了資方,
另一方面,還造成大學畢業生起薪年年降低。
從根本的經濟問題提高就業機會好嗎?

一樓的,有實習經驗可能真的有加分,但是無薪實習?你有沒有想過有些人工作是爲了賺飯錢呢?

我現在正是用政府的大學畢業生薪水兩萬二的方案在"實習",
舉凡接電話,文件歸檔,寫計畫,到做會記帳和辦活動...
正職做的事情我都要做,而且也不一定做的比較差!
但是薪水只有正職人員的2/3甚至1/2!!
然後正職人員上班在看股市逛網站,中午還可以去菜市場買菜...
雖然說工作機會得來不易,但是看到所謂正職領的薪水多在那邊錢滾錢,
我的薪水卻只能勉強生活,
我真的不知道我們這群大學畢業生什麼時候才可以自立門戶獨立生活?

企業永遠都怕被占便宜,不論是被社會,被員工,被國家.....如果你願意去研究的話,說不定能發現,為什麼西方國家永遠都能發起帶頭作用,引起世界潮流的行動,而東方國家總是默默接收,並且苦往肚裡吞,說教育可能太沉重.說民族性又會發現,不太可能,那麼原因到底是在那呢?民主社會卻以皇帝'庶民來比喻這樣現代社會的階級.那誰能夠保障庶民呢?你的一票到底是選皇家貴族,還是選為民服務的民主我已經搞不懂了.但我了解的是,至少目前台灣有野心的政治人物很多,比天上的星星還多,但是為民服務的現代民主心態,恐怕比被雷打中的機率還低!!當官享福人人都想,為民服務與民同享?等等....可能要等到水淹過頭吧

企業也總是能剝削員工
沒員工企業要怎麼營運賺錢
這是互助互利的問題至少要達到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共識
起碼讓人心服口服的替你出勞力吧?
連飯錢車資或房租都要員工自己想辦法解決倒貼
員工就不是人喔? 當每個人都有能力做慈善事業的意思嗎?
你有能力在實習的期間讓自己沒有經濟煩惱是你家的事
但不是每個人都辦得到
立場不同自然都是先站自己的問題想
義工都有便當可領 了然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