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假的環保日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監事

隨著「活樂地球」中文網頁、公視同步轉播與海洋音樂祭的「國際環保日」,台灣似乎離高爾推動的Live Earth不遠。在聯合公園、邦喬飛、瑪丹娜等巨星名單以及「世界最大型的演唱會」的參與人數統計之外,台灣媒體的報導,似乎僅著重於「1025萬公噸垃圾」、「35萬6180公里的飛航里程」、「3萬1500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等批評,卻忘了告訴台灣民眾,主辦者意圖將Live Earth定位成「運動」,而非「活動」。

此運動的主要目的,不是要告訴眾人全球暖化是什麼?有多急迫?而是該怎麼作。因此有七大訴求,包括了反對傳統火力電廠的興建、增進日常生活的能源效率、推動促進再生能源相關法案的立法、個人力求碳中和等訴求。最重要的訴求則是「要求各國家在未來兩年內,研擬一項要求各工業國家能於2050年時減少90%的二氧化碳排放,且全球排放量減至一半的國際公約」。

而台灣觀眾們除了看到了巨星們的精彩演出以及琳瑯滿目的環保小偏方,卻未能趁機反思「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這句話。在「活樂地球」的網頁上,有7-Eleven的樂活商品,與利樂包廠商的置入性行銷,卻令人衍生為何不去思考落實「購買原地生產的產品」、「空調溫度定於28度」、「採用省電設計」等行動的可能?而最令人瞠目結舌的是,海洋音樂祭竟能發明個台灣獨有「國際環保日」(世界環境日應為六月五日),而其最主要的行動竟是「穿白T恤來音樂祭」?

想搭Live Earth順風車,卻不談台灣因應全球暖化的策略。舉著「環保日」的口號,卻迴避了東北角的三座核電廠的各種問題。而會場裡頭,除了環保局舉辦「三個飲料空瓶來換贈品」的活動外,僅見沒有攤位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義工們,夾雜在穿著清涼的辣妹間,發著傳單呼籲民眾一同面對貢寮的環境問題以及暖化危機。而台上的表演者,大概只有饒舌樂團「拷秋勤」意識到環保日真正的訴求。

若國內相關單位與企業真心欲共襄盛舉,擺脫「假環保」與「漂綠」標籤。那何不請身為海洋音樂祭協辦單位的台電,在張貼「隨手做節能,創造好人生」等標語之餘,協助設置些太陽能板與小風力機組來供給舞台所需電力?

若真的想運用音樂集結力量促成制度的改革,那麼應趁著相關活動,呼籲民眾支持「溫室氣體減量法」立法,並要求政府在該法中明定減量時程與目標,迫使經建部門與產業界研擬減量計畫。

踏在沙灘搖滾的人們,若願意突破連鎖商店與壅塞人潮的所製造的幻象,除藉由美味的福隆便當與草嶺古道來體現貢寮風情,也別忘了多走幾里路去感受「與核電廠若比鄰」的滋味。更該跟被冠上「經濟衰退的原兇」的反核人士聊聊,聽聽他們訴說核能從鈾礦開採提煉到核廢料處理,從核災風險到生態景觀破壞等種種問題。且以其高成本、長興建時程,其絕非低碳社會的利器,反而會排擠「節能技術」以及「再生能源」等真正解決對策的落實。

搖滾是種生活態度,是種對既有社會發展型態的反叛。此精神除了協助個人抵禦音樂祭的「夜市化」與「綜藝化」,貼近「Ho-Hai-Yan」的原初以外,那精神也是敦促台灣邁向低碳社會的不可或缺的元素。

建議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