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W? 還是另一種W?

2009/07/01

【聯合報╱南方朔】

2009.07.01 03:24 am

關心全球經濟的,都當知道舉債救經濟已成了當今主流。全球十大富國從○八到一○的三年裡,債務將由GDP的百分之七八,暴增至百分之一○六,約合九兆美元。單單美國一國,這三年估計即達三點五兆美元以上。當鈔票總量已愈印愈大,新一輪的貨幣貶值危機其實已在蠢蠢待動。

但非常值得玩味,乃是儘管鈔票印到這樣的程度,美國親政府的評論家,甚至包括諾貝爾級的克魯曼在內,都還在強調印得規模仍不夠大,並認為對通膨問題提出警告的人有陰謀。難怪已有人說美國親民主黨的經濟學家全都成了「奇怪的凱因斯門徒」。

鈔票愈印愈多 價值愈來愈薄

其實,美國唯恐鈔票印得不夠多,不是沒有原因的。美國一九二九至三九的大蕭條研究裡,貨幣學派的論點儘管一向有爭論,但卻影響力極大。貨幣學派的觀點裡,有一部份指出,自小羅斯福就任救經濟後已有好轉趨勢,但一九三七年因為擔心通膨及寬鬆政策會造成新一波的投機潮,於是遂開始趨向緊縮,包括增稅及提高行庫公積等,於是美國經濟遂出現W型的二次衰退。正是,因為這種「W恐懼症」,美國政策圈及評論界,遂出現對目前這種債務規模仍嫌不夠大的聲浪。歐洲對這種方式的救經濟不以為然,傾向於預先制定適當時機的退場機制,美國當然不會接受。

美國無止境的擴大債務赤字,乃是前一種「W恐懼症」的產物。問題在於,當政府債務暴增,鈔票愈印愈多,它的價值當然愈來愈薄。有辦法的人在這個實質利率早已負數的時候不難借錢投機套利;由於美國及太多國家在印鈔票,石油及原物料生產國當然受到損失而價格上漲,甚至漲價也都成了可以投機炒作的題材。至於普通百姓,明知存款愈變愈薄,但因預期將來的苦日子,也只好硬著頭皮去儲蓄。這是貨幣已失去了它賴以存在的信用的時刻。最近「唱衰論」的羅比尼,羅傑斯等人都認為貨幣危機蠢蠢欲動,第二輪衰退的另一種W可能出現。這絕非危言聳聽。怕前一種W的結果,會自我實現出另一種W!

不斷印鈔救援 削減美元信心

擴大債務救經濟,必須有退場機制。但在各國財政紀律崩壞的此刻,其實已沒有任何政府關心這個課題。研究大蕭條的前輩學者金德堡(Charles Kindleberger),乃是近代救經濟「最後救援貸款者」這個觀念及做法的創始人。但他後來也指出,當央行成了「最後救援的貸款者」之後,卻可能引發另一種「道德風險」,反正有人源源不斷印鈔來救援,即財政及金融紀律會更加崩壞。美國債務日增,過去累積已逾十兆美元,未來十年將再增至少九兆到十兆美元。而它回收債務的支票,只有空洞的改革健保十年省下二兆美元。強化海外稽徵,十年增二千億美元等。這些支票都絕無可能兌現。全球對美元不再有信心。俄國要推動盧布區,波灣國家要改變石油定價方式。中國則努力於和各主要貿易夥伴貨幣互換。這些能有多少成效尚未可知,但削減美元信心已勿庸置疑,另一個M型二度衰退又多了動力。這也就是說,復甦的燕子究竟在那裡尚不知道,但千萬別把空中掠過的雲彩錯認成了燕子!

(作者為作家)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