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驚魂甫定,最不需要的就是意外

2009/06/24

【聯合報╱社論】

2009.06.25 02:19 am

中央銀行今天將舉行理監事會,評估未來經濟走向,決定最新的貨幣政策。依近期主要金融市場及商品市場暴起暴落的亂象,不確定的氣氛再度瀰漫,避險情緒也隨之抬頭;一般預期,此時此刻的央行應不會輕舉妄動,讓寬鬆的貨幣政策退場,甚至反向升息。這樣的預期符合現勢所需,但央行要做的應非僅是消極性防禦,更要為建構穩定復甦的總體環境築底。

相對於這兩天也在舉行政策會議的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央行總裁彭淮南面對的處境是較為單純的,沒有升息的迫切性及必要性。第一,最近引發通貨膨脹預期的源頭是國際原油等農工原料價格的激情上揚,但這主要是人為資金炒作及美元貶值的結果,實質需求並未看到明顯上升的勢頭。這個現象要注意,但不致掀起連鎖效應,央行貨幣政策不必將其視為通膨先兆而隨之起舞;目前應關注的是薪資何時止跌回升,因為所得不增、消費難振、需求不起,即使充斥廉價資金,通貨膨脹恐怕也是難以作祟。

第二,目前多項經濟指標都顯露景氣復甦的綠芽,但距鬱然成林的穩定成長階段還很遙遠,世界銀行近日大幅下修今、明年經濟成長率的預測,說明了復甦之路荊棘滿布。因此,這場足可比擬一九三○年代大蕭條的經濟衰退,儘管在各國政府積極的貨幣政策與擴張的財政政策護持下,大體呈現逐月好轉的態勢,慢慢走出L型長期衰退的陰影;但與景氣崩盤前相比,復甦跡象卻是微弱而不穩,以U型復甦比喻,上升幅度還不及半,隨時可能被打落,形成W型的二次衰退,甚至是再也不起的倒N型。因此,目前總體經濟氣虛,央行中性偏寬的貨幣政策雖不是強心針,卻是保持體力的基本元素。

再者,以目前主要國家官方利率而言,目前我國的百分之一點二五,低於韓國、中國大陸等,但高於美國、日本、歐元區;維持相對亞洲各國為低的利率,主要考慮的是出口競爭力,維持相對弱勢的新台幣;利率高於美日歐,除了考量台灣的高儲蓄率,還可以些微利差,減弱金融保護主義的衝擊,避免資金大舉流動;這樣的平衡不一定是最好的選擇,但做起來並不容易;因此,除非主要競爭或往來國貨幣政策改弦易轍,央行此時上策應是以不變應萬變。

要強調的是,美國聯準會貨幣政策面臨的進退兩難,不完全僅是刺激經濟與預防通膨的選擇,更在於如何在刺激景氣的同時,維繫貨幣政策的公信力;亦即當聯準會為穩定經濟成長,積極為擴大公共支出的赤字財政融資之際,也同時在釋放無法抵禦國債貨幣化壓力、形同自廢武功的訊息。這樣的訊息會讓貨幣政策失去公信力,並點燃通膨的市場預期,情況將變得更難收拾;如何避免此一困局,已遠遠超越升息與否的考量。

相對的,央行的貨幣政策權威,市場無人能夠挑戰:從去年九月雷曼兄弟聲請破產倒閉後隔一日就調降存款準備率,並以僅次於中國大陸的速度展開降息進程,在不到五個月間以連七降展現穩定市場的決心,又率先於三月停步,還力抗各方要求動用外匯存底救經濟的壓力,並讓外部炒匯者難越雷池等,總體經濟亦因此逐步回穩;除了價格之外,彭總裁向市場清楚表達了它的政策能力及可及性,進而形成有序的市場運作,這種市場信任最是難得。因此,值此市場初穩未定之際,央行的不變是延續穩定所必須。市場驚魂甫定,最不需要的就是意外。

儘管如此,央行的不變不代表不作為;畢竟,激進的振興經濟政策終有退場之日,央行應可思考在這次理監事會後的會議紀錄裡,說明寬鬆貨幣政策步向中性的原則性方向,讓市場做好準備。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