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可公司遭爆違法剝削勞工
勞團:不景氣下的獲利來源。

2009/03/11
苦勞網特約記者

青年勞動九五聯盟於3月10日下午,陪同受害員工召開記者會,控訴新加坡商立可人事顧問公司剝削勞工。會中多位年輕員工痛陳立可公司無限延長試用期、不給加班費、不付資遣費等多項違法行徑。九五聯盟執委林柏儀表示,立可公司案例僅僅是冰山一角,除了要求地方勞工局主動處理個案外,亦呼籲勞委會儘速解釋相關法令以保障勞工權益。

23歲的洪小姐,任職於立可人事顧問公司滿六個月,工作上並無任何重大疏失,卻遭開除。而立可公司不僅不給資遣費,更以契約內容規定試用期間員工離職需賠償「教育訓練費用」為由,向洪小姐索賠新台幣3萬元。洪小姐氣憤地表示,六個月來工作沒有加班費,開除沒有資遣費,試用期長短竟然由公司認定,非常過份。

2008年11月至立可任職的林先生指出,當初簽約時,公司方面僅提供英文契約,且要求員工得當場簽字決定,以致於沒有時間細讀契約內容。除了同樣沒有加班費外,一進公司並未經過任何教育訓練,就被要求立刻上工。然而當林先生質疑教育訓練費的合理性時,公司卻回應,平常工作時主管的叮嚀教導就是教育訓練。另一位最近離職的白先生則表示,直到簽約當天才知道在試用期離職要賠償教育訓練費一事。並且試用期並非以時間長短訂之,而是考量工作表現,滿三個月後才有可能被考慮轉為正職。

九五聯盟成員胡孟瑀現場頻頻高呼,「這是我所見過最誇張的案例。」林柏儀表示,立可公司隱瞞中文版契約(僅在出庭時提供給法官),刻意只提供員工英文契約,是有意掩藏資訊。契約中甚至明訂公司不會給予加班費。他強調,根據民法,不公平的定型化契約在法律上視為無效。九五聯盟法律顧問楊景勛律師則認為,契約中訂定類似違約金的條款,應考量其「必要性」與「合理性」,在此案例中,公司索賠教育訓練費的理由,在法庭中恐怕站不住腳。

林柏儀更指出,沒有加班費、沒有資遣費、任意解雇等等舉動,已明顯違反勞動基準法。而藉由省下以上經費以及向員工索討不合理的教育訓練費等等,粗估一年可為立可公司創造近300萬元收入。壓榨社會新鮮人,不啻為經濟不景氣下持續獲利的管道。林柏儀諷刺地說。

九五聯盟執委陳柏謙表示,將會要求勞工局積極處理個案,並不排除對立可公司提出勞動檢查。然而陳柏謙表示,類似案例層出不窮,勞委會應主動解釋在勞動契約中類似的「違約金條款」為非法,方能保障勞工權益。

回應

協助被害人爭取權益當然很好
不過我們是否應該思考
台灣已不適用改良主義了?

昨天透過網路新聞看到立可人事相關的報導,
致電過九五聯盟,是一位聲音年紀的男性接的電話,
我對他陳述告白我曾任職過立可一年半、通過所謂的試用期後在離職時仍被要求支付一個月薪資的遭遇。
但是我在說明本來經歷過的工作時的不平等待遇、離職後不斷面臨法院的支付命令等痛苦遭遇時,這位九五聯盟的男性打斷我的談話,說他剛好手機響了。
--------------------------------
我想這種機構也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就像當初我曾投書蘋果日報、到勞工院申訴都沒有人給予真正的幫助。甚至,在法院的協調庭都被他們勸說"官司打下來會花很多時間、民事官司也不一定會贏、還是付一些錢解決這件事"。這些人也許不了解,我當初從國外留學回來,進入這家掛羊頭賣狗肉的所謂外資人事公司,簽了合約後因為不想違約一直忍耐了一年,工作到生病,壓力大到晚上失眠的社會新鮮人的心情。很害怕打官司所以付了錢給這家折磨了我一年多的公司,新加坡女老板事不關幾的說"我們公司很多人經期不正常、工作壓力大到失眠",我想真正不正常的是這家公司的老板還有公司本身。
我不知道你們的聯盟是不是真心要為受害者聲??!!! 還是一個也只是口頭上在同情受害者的機構而己,如果只是口頭上同情、那我想大可不必了。在法院簽合解付違約金的那一刻,我已經放棄這個社會有真正的正義在,反正,VICKI王不會回應這件事,只會派唐瑋琳小姐出面表示『所有的案件都在法律訴訟中、一切照法律』、對阿!法律只保障那些有錢有時間可以找律師打官司的人還有公司,我想這件事終究會不了了之,但是我很希望不要再有任何人受害,不要有任何新鮮人像我一樣,在第一份工作進入了一家這樣的公司,不但沒有幫助,身心都受到很大的煎熬。衷心希望!

由於立可人事顧問公司負責人vicki wang喜歡滿口英文,
我想我應該補充一段話給她。
因果的英文怎麼講???
comeuppance n.因果報應
In nature there are no rewards or punishments; there are comeuppances. (HoraclAnnexley Vachell, British writer)

Dear Ms.wang
it´s really COMEUPPANCE!!!

To 立可人事離職員工

昨天接到妳電話人是我
事實上與妳通話的過程中
我一直是非常希望可以聽妳將所有的情況闡述清楚
但若因為昨日與妳通話的過程中
必須接另外一支電話暫時中斷與妳對話而造成妳的不愉快
先在此向妳致歉與並同時說明

昨日下午與妳通話的過程中
不巧聯盟提供給打工族申訴的手機正好響起
而辦公室中又只有我一位工作夥伴
(事實上以聯盟目前的財務狀況僅僅只夠聘請兩位兼職的工作夥伴輪值,其他靠的都是青年與學生自願擔任志工的模式運作)
所以很直覺地向妳表明必須暫時接電話
如果我的印象沒有錯
我當時是希望妳或許可以留下電話以方便我之後回電
但妳表示晚點會在致電
因此當下我也不以為意
而電話的另一端是另一位被雇主違法扣薪的美髮業員工
在電話中協助並暫時處理她的情況後
我在電話旁等了近三個小時
卻一直沒有再接到妳的電話
我在途中要短暫離開辦公室期間
還特別囑咐在同一辦公室另一個團體的同事
若接到一位年輕女性的電話(因為當初並不知道如何稱呼妳)
麻煩務必請她留下電話以方便我回電
為什麼?因為我想聽妳談完所以的始末

我想說的是
因此讓妳誤解聯盟『雷聲大、雨點小』的機構
我必須說我感到非常非常的難過
我和我的工作夥伴們前前後後
在與這一波被害員工一起出面爭取權益的過程中
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與員工約見面談案情
打電話聯繫(離職後的員工已經四散台灣各地)
找義務律師與法律系老師討論
上網找相關判決
甚至一位夥伴還在嘉義當地
陪一位當事人一同前往法院開支付命令的庭

我們只是"同情"受害人嗎?
不是!我想若僅同情不足以讓我們如此拼命地想要改變現況
因為我們真正希望透過這樣的案例
讓日後不要再有受害的員工出現!
因為我們希望透過這樣的案例
告訴勞工不是簽了勞動契約就等於賣身契!
違法的條款是無效而且必須被輿論認識!
因為我們希望透過這樣的案例
告訴台灣的勞工只要我們願意勇敢的站出來行動
台灣普遍不平等的職場勞資關係才有改變的空間!
我想這一切都絕非"口頭上的同情"可以支撐我們繼續做下去
請妳見諒
回這麼長的一篇文章
沒有責怪妳的意思
因為我想妳或許當下真的有這樣的感受
只是希望大家也能夠同時理解我們努力的出發點

如果妳還是願意將昨天被打斷的談話繼續下去
我們還是一樣非常願意聆聽~

九五聯盟 陳柏謙

陳先生,
我不是當事人,但我真的要跟你們全體工作人員說聲"辛苦了! 加油!"

基本上這樣的狀況並沒有改善....對於這樣的外資企業,台灣應該要嚴格管理。才不會讓員工無故的被剝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