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博式的「教育市場化」將帶來的教育未來

(本文屬於「被賣出去的公營事業」系列之一)

나영(Na-Yeong)/原文作者為韓國「廢除入學考試,大學平均化運動聯盟」的成員

李佳欣/苦勞網特約編譯

李明博式的「教育市場化」將帶來的教育的未來

如先前所提及的,李明博的政策藍圖主要是透過將地方與學校依評鑑分類,給予有差異的資源補助。未來學校將清楚地配分為以「高所得層」為招生取向的高級私立學校、少數有特權才能就讀的「寄宿型公立學校」,以及被政府資源排除在外的一般貧窮學校。

也就是說,韓國教育將呈現兩極化現象,對一般家庭的子女來說,想進入私立學校、寄宿學校,可能比駱駝穿過針孔還難。「大學入學自主化」使情況更加惡化,韓國大學的入學考試,甚至開始依照高級私立學校與特殊高中的水準來調整。

這樣來看,韓國將完成一個從初、中等教育以致於高等教育都對高所得層的絕對有利的教育環境。毋庸置疑地,情況越發展下去,專門招募有錢家庭子女來賺取大筆利潤的私立學校財團、進駐濟州島的國際學校財團,以及因需求日益升高而開心到流淚的私立教育市場,都將一天一天興盛起來。

教育市場化讓貧者恆貧,富者恆富

類似的例子早已在美國發生,2005年美國談話性節目「Oprah Winfrey Show」中就赤裸裸地呈現了市場化的教育現場實況:

全美最高級的私立學校設有僅次於醫院規格的健康中心,還有鋪著PU的高級且健全的體育設施。學生在課堂中大多使用個人電腦,幾乎沒看到有人用筆與筆記本作記錄。而校方雇用了最高水準的教師採取多元的教育方式,使學生能接受最高級的課程。

反觀的政府補助貧乏的公立學校中,暖氣依舊是以炭加熱的傳統式設備,學生如果在校內感到不適,也得以克難的方式穿過數層樓梯送往保健室治療。每班的學生數通常超過七十名,課桌椅量等硬體設施顯得不足。學生們在上層的講堂上課,底下則是音樂教室,要在課堂中集中精神更加困難,學生們的課堂參與率自然也跟著低落。而這些學校就是專門給非裔與西班牙裔的美國人或者低所得層的學生上的。

在這些貧窮學校中,即使有用心的學生接受教師們幫助,但不管他們再努力、學的再用心,當大學入學考試的難易度一直隨著私立學校學生們的水準在調整時,這些學生依然免不了要面臨一場極艱難的硬戰。

這種「自由競爭」的教育方式下場就是,國民的教育程度也呈現金字塔狀,而非整體水準的提升。使得美國在OECD主辦的「國際學生評量計畫(PISA)」中,一直無法脫離中後段的排名位置,而韓國教育的未來離美國的結果也相距不遠了。(譯註:PISA主要針對學生的科學、數學與閱讀能力進行三年一次的跨國性的比較。原文作者譯為「國際學業成就度評比」)

「以合作取代競爭」、*「以過程取代評價」、「以人本取代利潤」

「競爭」、「評價」、「排名」這三個詞彙在韓國就好像下了巫術的咒語,如旋風般以集團式的狂妄氣勢的驅趕著韓國的教育。然而競爭的意義是什麼?這樣作究竟是為了誰?為了什麼?只可惜大多數的人毫無思考的餘地,就像童話故事裡的村民被吹笛子的男子催眠一般,就這樣一股腦地投入競爭的行列。

韓國學生們的無限的創意與感受力逐漸消失,而人權也岌岌可危。大學生因無法繳出學費而上吊、國中考生疲於應付競爭的生活跳樓自殺的案例層出不窮。但無論如何,這些殘忍的競爭代價,正被另外一群人不慌不忙地,一點一滴存在自己的金庫裡。

在PISA評量中,曾蟬聯多次榜首的國家—芬蘭,其創造教育奇蹟的祕訣又是什麼?他們獨特的教育哲學是「不放棄每一個孩子」,即使是特殊學生,都願意以小規模的教育模式,發展學生個別的獨特能力,與市場化、菁英導向的教育方式恰好相反。其他做法還包括:「政府一律提供充分、沒有差別的補助」、「不追求標準答案的創造力教育」、「鼓勵合作互助而非競爭」、「重視學習過程而非評價結果」、「培養九個才能多元的學生甚於一名數學菁英」。

對比上述的經驗,很顯然地,任何教育政策,若只是為了圖利那些把教育當成賺錢手段的人,或者只是為了栽培前百分之一的有錢人,都是沒有未來的。

延伸閱讀:不斷競爭與評價 教育市場不再正常(上)

建議標籤: 

回應

僅次於醫院規格的健康中心...........................
暖氣依舊是以炭加熱的傳統式設備.............................

台灣將要朝著這種模式前進...不是嗎?

雖然相關法律條文還沒立下...但是鄭瑞成的方向不就是朝這個嗎?

文章中,當作對比案例的芬蘭教育
是靠「充足的資源、民主的分配」等教育公共化的手段才能達成的
而與當今推動新自由主義教育政策的台灣、南韓政府是矛盾的

畢竟教育市場化、私有化是標舉「利潤至上」
但公共化的教育卻是站在教育是每個人民的權利,所以是「學生至上」
底下是摘錄自天下雜誌的教育專題報導
給大家參考

全文請見
http://tw.myblog.yahoo.com/evahome-gonewiththewind/article?mid=4302

(芬蘭的)教委會決定採用「綜合學校」(comprehensive school)的模式,讓七歲到十五歲的中小學生,不分年級,都待在同一所學校學習。在九年一貫教育中,學生課本、交通和午餐費用,全由政府負擔,經費則由中央政府出資五七%,地方政府分攤四三%。這個決策延續三十年至今,不因政黨輪替而改變。

堅持平等精神,一個都不能少

貫穿改革脈絡、促使政策成功的教育核心價值,是「一個也不能少」的平等精神。當其他國家還在施行菁英教育時,芬蘭卻反其道而行,絕不標榜菁英,堅持每一個小孩公平受教。

從制度設計到資源分配,芬蘭教育從平等出發。六十萬中小學學生,分布在四千所綜合學校,平均每校約一百五十人,班級人數不超過二十人,小班小校的制度有利於「無一人落後」(No Child Left Behind),沒有貴族和平民學校之分。翻開芬蘭各種教育文宣,從不高調「快樂學習」,對他們來說,有了公平,快樂就不是問題。
只是,北歐國家都強調平等,芬蘭能以黑馬之姿脫穎而出,關鍵就在於用了對的策略。芬蘭不是砸更多錢辦教育,而是選擇「專注」策略,把資源配置在「最需要的地方」,也就是初級中學(相當於台灣國中階段)和學習遲緩者身上。

本土當權綠色學閥掌門李遠哲的最大悲劇

前中研院長李遠哲在日本對媒體表示:國民黨若再贏總統,台灣政治會陷入「不平衡的危險狀態」,因此他「對謝長廷有期待」,引起輿論一陣譁然。

回顧過去”民粹政治”在台灣的興衰史,李遠哲絕對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在李登輝主政時代,李遠哲主導的「教改」提出諸如「打倒升學主義」、「廣設高中大學」、「消滅明星高中」,大學由二十餘所”暴增”至一百六十餘所(補習班暴增三倍)。現在台灣的(18分大學生)大學錄取率已”高居世界第一位”,「(本土綠色學閥民粹式)教改」所造成的”後遺症”大量湧現,
但李遠哲卻始終沒有告訴大家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也沒有跟大家道歉。

2004年2月,林義雄和李遠哲聯合發起「掌握歷史時刻,完成改革使命」連署活動,要求通過「立委減半」的修憲案。
民進黨一面稱讚他們是「一貫堅持改革的人」,一面推出「立委減半,國會不亂」、「憲改不成功,中國最高興」的”民粹式口號”,”脅迫”國民黨,將立委選制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十數年來以「改革」大旗強勢主導著「修憲」議題議程、機關算盡的民進黨當時所打的如意算盤是要藉著新選制來擠壓吞併、消滅掉「新黨」和「台聯」等小黨)。
最近立委選舉實踐這套制度的結果,不僅使民進黨遭到慘敗,而且讓小黨全軍覆沒,台灣的民主發展受到深遠的影響,但李遠哲也沒有向國人道歉。

2000年大選時,李遠哲組「國政顧問團」公開挺扁,是陳水扁當選總統的重要因素之一。時至今日,李遠哲不得不承認「扁不是理想的總統,掌權後卻荒廢政權,個人周邊出了許多金錢醜聞,謝應該與他分道揚鑣」,但他仍然堅持「並不後悔當年挺扁」。

這一連串事例不禁讓人懷疑:李遠哲到底有沒有「責任」觀念?
弄出這麼多紕漏,他為什麼還能把自己的責任”推得乾乾淨淨”,”毫無愧疚”之意?

在解釋他挺謝的理由時,李遠哲說:「和中國談是不可避免的,到底誰來代表談?」「必須是能代表大多數台灣人利益的人來談」。這番話”一語道破”了李遠哲內心的”省籍情結”。他相信:只有「台灣人」才能代表大多數台灣人的利益。因為他是台灣人,他”代表”「大多數台灣人利益」所作的決定,即使不是「結果」正確,也一定是「動機正確」。

從李遠哲的”言行”中,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台灣意識」是民進黨眾多執政亂象的”心理基礎”。只要拿出「愛台灣」、「台灣人的利益」作為”藉口”,就足以”證明”自己的「動機純正」,任何作為都具有了”正當性”,任何過錯也都不必負責。
這難道不就是陳水扁時代台灣社會”日趨沉淪”的”主要原因”?

此次立委選舉,國民黨在立法院占四分之三的席次。這樣的國會結構已經使台灣進入「後統獨時代」。以「台灣意識」作為基礎的”民粹政治”﹝綁架台灣。鬧台灣。亂台灣)即將宣告終結,台灣的政治舞台將不再有炒作統獨議題的空間。未來台灣的意見領袖應當盡量提倡「台灣精神」,鼓勵每一個公民站在自己的崗位,發揮自己的潛能,追求卓越的成就,來榮耀自己所屬的社會群體;而不應當再一昧強調以出生地或地域認同作為基礎的「台灣意識」。

李遠哲憑他在化學領域的卓越成就獲得了諾貝爾獎,這就是「台灣精神」的發揮。在「台灣意識」驅使下,他涉入了太多自己不懂的事務,結果是「愛之適足以害之」,讓整個台灣社會「往下沉淪」。看到自己摯愛的社會日趨沉淪,卻看不出自己的”意識型態”就是”造成問題”的罪魁禍首,還想用「台灣意識」來救台灣,這才是李遠哲的最大”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