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還能怎麼搞?」座談及論文發表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08/10/14
資料來源: 

    學運還能怎麼搞?這是今年發表會最後座談的名字,也 是連兩屆舉辦發表會的嘗試,更是政大研究生學會向來念茲在茲的關懷。換個問法:學生自治走到窮途末路了嗎? 不知道、很難說、說不定、我想想……

    不如1018日政大一聚,多些人一起想想吧。是時候,整理經 歷了什麼,理解現在是什麼,思量未來還有什麼;然後,說不定,會冒出能做什麼。當然,也有可能只是又一場「純粹」的 研討、座談會。

    以上文字有助理解會是個什麼樣的場合嗎?看議程吧;或 者,上網也行:http://blog.roodo.com/nccugsa/ 

會 議日期:民國971018日(六)

會 議地點:國立政治大學綜合院館270203(會場一)、270204(會場二)

主 辦單位:政大研究生學會 

報 名方式

    欲報名參加論文發表會、座談會者請於971016前將報名表電子檔寄至電子郵件信箱 "[email protected]",標題註明「XXX(請填上各自的名字)報名論文發表會」,告知姓 名、服務/就學單位、聯絡方式(手機、e-mail)及中午是否用餐(葷素皆可)。發表會現場僅提 供論文摘要紙本,主辦單位將陸續上傳發表論文之全文於政大研究生學會部落格,欲閱讀全文者可自行下載。網 址:http://blog.roodo.com/nccugsa/archives/7276673.html 

議 程

0930 - 1000 報 到
1000 - 1130 【會場一】

文化:從圈圈到叉叉

&

自由議題

【會場二】

契機與變局:

當代政治與經濟情勢研析

主持人:祁立峰(政 大中文系博士班)
  1. 林虹吟(政大台 文所碩士班) 
    〈「女性消失」的想像空間?初探
    1995年以降台灣言情小說中的男男戀∕ 
    評論 人:劉承欣(政大台文所碩士班)
  2. 張椀謹(政大中 文系碩士班) 
    〈中 秋節與中秋劇〉 
    評論 人:黃韻如(師大國文系博士班)
  3. 林婉筠(政大台 文所碩士班) 
    〈女性主義文學批評的社會紀錄+慾望展演:朱天心〈鶴妻〉中兩性關係的鏡像模仿與妖女幻想〉
     
    評論 人:祁立峰(政大中文系博士班)
  4. 劉子維(政大中 文系碩士班) 
    〈喜宴何肖?孽子難為:就「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反思孝倫理之當代意義〉
     
    評論 人:黃敬堯(台大台文所碩士班)
主持人:張時健(政 大新聞系博士班)
  1. 黃聖琳(政大東 亞所碩士班) 
    〈借 問路在何方?《企業所得稅法》影響台商電子資訊業初探〉 
    評論人:
  2. 楊侃儒(暨大公 行系碩士班) 
    〈「發 展型國家理論」究竟能為台灣帶來什麼啟發?〉 
    評論人:洪秉文(暨大公行系碩士班)
1130 - 1230 午 餐
1230 - 1400 【會場一】

勞動與社會責任/政策:

企業經營、國家治理

【會場二】

野火80、 草山90

學生運動二十年?

主持人:
  1. 鄭詩穎(台大社 工系碩士班) 
    〈「至 高無上」的人權價值與「資源有限」的社會現實:「家事服務法」立法對台灣照顧體制之成本分析初探〉 
    評論人:
  2. 劉侑學(政大勞 工所碩士班) 
    〈新 加坡中央公積金退休保障制度:兼論台灣勞退新制〉 
    評論 人:
主持人:鄭中睿(政 大社會系碩士班)
  1. 曾冠傑(政大歷 史系碩士班) 
    1980年代政治大學《野火》學運的歷史回顧〉 
    評論 人:郭凱迪(政大台史所博士班)
  2. 李杰穎(東海社 會系博士班) 
    〈草山風雲
    ——文化大學美術系事件研究〉 
    評論 人:李重志(政大民族系博士班)
1400 - 1410 休 息
1410 - 1540 【會場一】

座談:「學運」還能怎麼搞?歷史反省、路線思考

PART Ⅰ)

與 談人:李杰穎(東海社會系博士班/東海人間工作坊)

      朱政騏(台大社會系博士班)

      賴建寰(政大台史所碩士班/輔大黑水溝社)

      胡孟瑀(東吳經濟系/東吳大研社)

      姚光祖(台大社會系碩士班/台大大新社)

      鄭中睿(政大社會系碩士班/政大研究生學會)

1540 - 1600 茶 敘
1600 - 1730 【會場一】

座談:「學運」還能怎麼搞?歷史反省、路線思考

PART Ⅱ)

主題: 
活動日期: 
2008/10/18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學運」還能怎麼搞?
也許 從個人的蹺課 集結成為群體的罷課?
但理由是什麼?
要在什麼時間點?

我比較好奇的事,參了這麼多有的沒的議題,到最後,對主辦單未來說,「學運」到底是什麼呢?

只要學生參加的運動就叫學運嗎?那麼為什麼「學生」的身份是特殊的?中年人參加的運動是否也可以叫作「中運」或「大叔大嬸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