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摩根開辟新篇章

2008/10/02

面對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華爾街投行巨頭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做出了它們幾個月前根本想不到的抉擇。

他們稀釋了現有股東的權益﹐要求實行許多自由市場擁戴者一向詛咒的規則﹐改寫了公司章程、從而變身成商業銀行﹐這是一種他們以前認為自己不屑從事的業務。據知情人士說﹐摩根士丹利甚至還考慮在其經紀業務場所增加自動櫃員機。

但隨著9月16-22日期間新出現的威脅進一步暴露出來﹐有一點很清楚﹐那就是這些銀行除了採用激進手段消除風險以外別無選擇。對這些機構內部人士和受到危機影響的其他人士的採訪顯示出﹐出人意料的市場事件是怎樣迫使這些公司採取非同尋常之舉的。

直到9月16日時﹐兩家公司還認為﹐他們能度過危機﹐而不必作出巨變。

但市場可不這麼認為。雖然兩家公司16日都公佈了良好的收益報告﹐但它們的股價卻雙雙下跌﹐市場擔心﹐美國國際集團(AIG)的下場會釋放連鎖效應。

第二天﹐摩根士丹利股價重挫24%﹐首席執行長麥晉桁(John Mack)致電高盛首席執行長布蘭克費恩(Lloyd Blankfein)、國會議員、監管部門和布什政府的官員(包括白宮幕僚長博爾頓(Joshua Bolten))﹐大談公司股價受到的打擊。高盛股價也跌得很慘﹐下降了14%。

據高盛一位管理人員說﹐公司內部那時出現了“真正的恐慌”。雖然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在信貸危機中的表現比其他許多同行都好得多﹐但他們之前看到了其他公司是怎樣加速敗落的﹐雖然這些公司也採取了融資等措施來解決問題。投資銀行的業務模式涉及到用借來的錢完成大宗交易﹐並在動盪的有時甚至流動性很差的市場上不斷重新評估存量資產的價值。

一旦市場對摩根士丹利和高盛這樣的金融公司失去了信心﹐它們也就失去了客戶、交易伙伴﹐並將以令人驚奇的速度失去生存能力。據知情人士說﹐9月19日當週﹐摩根士丹利的優質機構經紀業務就流失了大約三分之一的資產﹐因為客戶紛紛考慮將資產轉移到普遍認為比較安全的大型商業銀行。

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的首席執行長在電話交談中說﹐他們需要新的應急規則﹐以防止市場上投資者濫用它們股價下跌的機會來獲利。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之前已經通過了其他限制賣空的規則﹐但尚未採取更大力度的對暫時禁止金融類股賣空的規定。

這是一個頗具諷刺意味的請求。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有數十家對沖基金客戶﹐這類基金對賣空業務有很大依賴。兩家公司還出借股票給其他作空方使用。他們知道﹐如果呼籲對這種流行的投資策略實施限制﹐自己將不得不面對憤怒的客戶﹐但他們認為﹐必須限制濫用賣空以保護自己。SEC趕在9月19日星期五頒佈了暫時禁令。

與此同時﹐麥晉桁還試圖從一家外部投資者那裡籌到更多資金﹐雖然摩根士丹利說2009年年中之前它不需要再籌資。

摩根士丹利的股價在9月17日(週三)和18日(週四)早盤大幅下跌﹐投資者要求其採取行動。從外部投資者那裡獲得信任票是達此目的的一個途徑。於是﹐麥晉桁迅速與Wachovia Corp.開始併購談判﹐當時Wachovia的狀態似乎還足夠達成一項交易。摩根士丹利還打電話給中國投資有限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詢問其是否有興趣在現有的50億美元投資之外再追加投資。

在高盛人士有關籌資渠道的討論中﹐也能聽到中投的名字。不過﹐摩根士丹利的這兩項努力都遇到了問題。19日(週五)﹐該公司駐東京辦事處的人士分別接觸了三菱UFJ金融集團 (Mitsubishi UFJ Financial Group)和瑞穗金融集團(Mizuho Financial Group)的人﹐探聽他們是否有意參股、有無可能向摩根士丹利提供授信。

致電Fed

摩根士丹利還致電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匆忙提出了轉型為商業銀行控股公司的申請。摩根士丹利週六遞交了申請材料﹐週日晚間就獲得了批准﹔而這個過程通常需要數週或數月時間。麥晉桁希望能迅速簽署文件﹐以恢復市場信心﹔儘管政府宣佈可能制定金融領域救助計劃﹐但市場當時仍然人心惶惶。

在申請獲得批准前幾天﹐麥晉桁和他的高管團隊幾乎馬不停蹄地與紐約聯儲行長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和財政部長鮑爾森(Henry Paulson)商談商業銀行轉型計劃的細節。

轉型計劃將使摩根士丹利大舉擴張目前相對較小的銀行業務﹐吸收銀行客戶的存款。摩根士丹利銀行業務目前僅持有360億美元的存款﹐該公司希望將這一規模提高數倍﹐以增強其資金基礎的可靠性。

隨著高盛集團股價在9月15日當週表現慘淡﹐員工們紛紛公開表達對公司前景的疑問﹔要知道﹐高盛一直被視為無與倫比的市場風險管理者。一些人開始討論回購高盛股票以提振股價的想法﹐而很多人擔心如果高盛淪為下一個倒下的多米諾骨牌﹐他們的工作和資產也會付之東流。

在一片憂慮之中﹐布蘭克費恩和他的智囊小組──聯席總裁科恩(Gary Cohn)和溫克里德(Jon Winkelried)、首席財務長維尼亞(David Viniar)以及其他高管──多次討論轉為控股公司一事和籌資的可能性。

據知情人士透露﹐會上討論了所有問題﹐但可以確定的是﹐不管怎樣﹐高盛和其競爭對手很快就會發現他們處於聯邦儲備委員會(Fed)和其他機構更嚴格的監管之下。

高盛週末遞交了轉為銀行控股公司的申請。知情人士表示﹐蓋特納在和兩家公司的討論中都明確強調了一點:如果兩家公司中只有一家打算轉為銀行控股公司﹐那另一家的安全和穩定性就令人擔憂了。這些人士還透露﹐蓋特納表示﹐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一致行動很重要。

摩根士丹利也向Mitsubishi UFJ管理人士求助﹐表示他們需要在週一前宣佈交易。這家日本銀行起初不願很快行動﹐但9月21日(週日)雙方恢復了談判﹐雙方同意次日宣佈交易消息。摩根士丹利提出的銀行控股公司申請週日晚間得到批准﹐這意味著該公司不再需要外部授信了﹐因為轉型後摩根士丹利從此就可以求助於Fed的借貸計劃了。

轉為商業銀行可能給兩家公司帶來廣泛的影響。它將使兩家公司接受Fed更為嚴格的監管﹐Fed將在兩家公司常駐人員。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客戶帳戶將得到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的保護﹐但同時也會限制兩家公司一些獲利豐厚但風險較高的經營策略﹐例如大舉借貸進行交易以及經營地產業務等。

摩根士丹利櫃員機?

對摩根士丹利而言﹐這一轉型可能意味著該公司全美500個零售經紀分支機構將增加ATM等銀行服務。對兩家公司來說﹐轉型可能意味著從陷入困境的銀行收購存款﹐獲得比以前更為穩定的融資來源。

兩只股票都較此前的低點實現了反彈。但兩家公司尚未走出困境。自最初宣佈與Mitsubishi UFJ達成協議以來﹐摩根士丹利股價又下挫了10%﹔而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宣佈投資高盛50億美元之後﹐高盛股價累計上升了大約8%。

摩根士丹利債券的違約保險價格仍居高不下﹐這意味著市場對該公司前景的疑慮仍沒有消除。救助計劃獲得通過以及繼續限制賣空交易也將給兩家公司帶來提振。

AARON LUCCHETTI / KATE KELLY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