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論壇》學費多寡 關鍵在大學定位

2008/06/09

2008/06/09 【聯合報╱薛承泰/台大社會系教授(台北市)】

教育部終於宣布調漲學費,上限為二.八八%。不少校長認為漲幅不足以因應成本,家長與學生則因薪資不漲,物價高升,猶如雪上加霜!

從教育部所擬的調漲公式來看,基本調幅=最近一年物價指數年增率+受雇勞工薪資年增率+家戶可支配所得年增率。這個公式以物價來反映學校成本,是合理的;可是薪資所得本來就是家戶所得的一部分,有重複計算之嫌,更重要的是,這部分若是要反映家庭的消費能力,擺在同一個公式當中,是相互矛盾的。

如果教育部認為學費的調整,應同時考量大學經營成本與學生家庭的消費能力,那麼應該是兩個分別的公式。簡言之,考量物價指數作為大學成本,以薪資年增率作為計算家戶的消費能力,兩者相比來決定調漲或調降。以九十六年度來說,物價指數年增率為一.八%,受雇勞工實質薪資年增率為○.四七%,看來消費能力的增加幅度低於物價的上漲,那麼學費應該調降才對!

其實,要採用公式之前,還有一個更上位的問題:國家對大學定位。有些國家如美國,學費是由市場機制來決定,學校夠好,再高的學費,也是為眾人所競逐;反之,學費低廉的學校,若沒有特色品質,仍是門可羅雀!相對地,歐洲有不少地方,大學免學費,但不是人人可以完成學位;國家為了培育人才,年輕人所要付出的代價,不是學費,而是寶貴的光陰。在完全由市場決定到由國家完全提供經費的光譜中,我國的大學要放在那一個位置呢?

如果政府完全不補助大學,那麼學費的決定,取決於學校經營者與學生作為消費者之間的拉扯。學校經營者的任務,不僅要反映成本,最好也能有節餘,才能繼續投資;可是,任何一位消費者都希望所選擇的學校價廉物美,要負擔得起,念書沒壓力,畢業後能夠找到理想工作。

偏偏學校的成本與家庭的消費能力,受制於經濟大環境。台灣近年來經濟發展成效有限,加上國際通膨的影響,物價上漲驚人!學校成本上升了,可是不少受薪階級,儲蓄率下降、零儲蓄,甚至開始入不敷出。學費調漲真正的衝擊,是帶動性的上漲,尤其是學生的生活與雜支費用,每月數百元的幅度,才是恐怖!

在當前升學制度下,進入公立大學學生的家庭社經地位,比起進入進入私立大學者或是未進入大學者,也確實偏高。出生環境較佳者,除了自身努力之外,家庭的加持讓他們有較高的機率進入明星公立大學。我們應如何看待這個現象呢?這或許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如何去平衡?然,就是因為政府給了公立大學較多的補助,所以產生了所謂「劫窮濟富」的現象。所以平衡的方式,要不就增加社經較佳學生的學費,要不就減少來自政府的補助。要特別注意的是,如果選擇了前者,那麼我們要如何看待「五年五百億」呢?

【2008/06/09 聯合報】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