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挺財團、工人「馬上」慘!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08/05/15

莫將自貿港、桃園機場淪為台灣勞工的失樂園!抗議圖利財團踐踏勞工!

勞工團體要求立即撤回惡法「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修正案及「機場特區條例」草案。

在新政府即將上任的前夕,國民黨的立委吳志揚、楊瓊瓔、吳育昇及廖正井領銜提案「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修正案,要將外勞與基本工資脫鉤,還要將僱用原住民勞工5%降低至1%。陳根德立委也提出「桃園國際機場特別條例草案」,案中不但觸及外勞薪資,還要雇用外勞之要件、行業及數量不受限制並且取消雇用本勞60%的限制;這些政策使得外勞與基本工資脫鉤的爭議再度死灰復燃。國民黨籍立委在總統大選勝選後,急於推出對資本家利多的法案,廣大台灣勞工企求「馬上變好」卻面對「馬上變慘」的噩耗。

「自貿港條例修正案」與「機場條例草案」聯手造成廉價外勞、失業本勞!

外勞與基本工資脫鉤,將使得外勞廉價、本勞失業。本外勞的勞動條件早已是互為唇齒,廉價外籍勞工政策所造成的衝擊就是大大的惡化了台灣勞工整體的勞動條件,使得本地整體勞動市場的條件無法提升。廉價的外籍勞工加上其人權價差,使得外籍勞工繼續陷於底層勞動位置,剝削處境無法改善,台灣更將持續成為國際人權黑名單的可恥紀錄。

對於僱用外勞比例、僱用原住民勞工的強制設限,就是要避免資本家肆無忌憚的大舉進用廉價外勞,是政府為了要保障台灣勞工的勞動條件,不讓勞動者在失衡的勞資天平中更加弱勢的作為。在國民黨籍立委所提的法案中,反而要將僱用原住民比例降低,顯而易見的,這不但將持續前朝政府外勞政策的惡政,反而變本加厲,要更放寬對資本家的管制。這項政策不但剝奪保障原住民就業的機會,而且繼續分化勞工階層、成就資本集團的惡行,將使得台灣勞工以及外籍勞工同樣身陷勞動剝削的處境。

我們要強調,外勞與基本工資脫鉤,是違反勞動基準以及勞動平等待遇的國際公約原則。綜觀全球,勞動基準以及勞動平等待遇是政府的當然職責,更是穩固社會安定保障人民生活的基石。不論是自由貿易港區或是桃園國際機場特區,現行國民黨籍立委所推出的法案都要使得這些經濟特區脫離政府管制、要政府退位,讓這些特區徹底成為資本家的新樂園,台灣勞工的失樂園 !

機場特區化,根本是向財團割地賠款、踐踏勞工!

「桃園國際機場特別條例」,把原機場1200公頃土地擴大至6150公頃,創造一個租稅優惠、壓榨勞工、自訂規費、土地及區域開發不受限的特區怪獸。國民黨團推動的「桃園國際機場特別條例」至少有幾大問題:

一、化公為私、圖利財團:

年盈收81億元、少數賺錢的桃園國際機場,具有公共服務性質,「行政法人化」後,將淪為該公司董事會的私有財產。且行政法人化逃避立法院監督,更不受預決算法、審計法、政府採購法的規範。最終難逃公產變私產、圖利財團之嫌!另外,未來開發與經營,恐由政府出資、全民買單,但卻是財團獨享!

二、割地賠款、踐踏勞工:

機場特區宛若法外境地,減免營業稅、土增稅、地價稅與土地租金,根本是向財團「割地賠款」!此外,外勞與基本工資脫鉤;雇用外勞之要件、行業及數量不受限制;取消雇用本勞60%限制;取消僱用原住民勞工5%限制,十足的踐踏勞工!

三、機場特區在拚誰的利益?

此次由國民黨團主導、陳根德立委等人提案的「桃園國際機場特別條例」,桃園縣長朱立倫還親赴立院強力遊說。但一個向財團割地賠款、又踐踏勞工的機場特區,究竟能發展誰的利益?是負責自由貿易港區的遠雄集團?還是地方政治財閥的龐大土地開發利益?又或者是朱縣長的岳父高育仁(其高氏企業投資公司涉及生產事業、房地產、銀行、保險、貿易與文化事業等)?該條例罕見由立法委員提案,卻無行政院版本!如今「九萬兆」內閣還沒正式就任,到底態度為何?要放任國民黨團、部分立委吃相難看?勞工團體強烈抗議,馬總統莫淪為「財團總統」,國民黨更不該把全民當凱子削、向財團割地賠款!

國民黨已經是立法院的絕對多數,人民正存在著對於一黨獨大的擔憂,不料藍營立委卻「馬上」提出特惠資本家的法案;我們強烈要求國民黨團應該立即撤回「自由貿易港區設置管理條例」修正案以及「桃園國際機場特別條例草案」這些扼殺勞動權益的惡法,力行馬英九勞動政策白皮書所言,保障勞動人權尊嚴,勿當勞工殺手、歷史罪人 !

聯合行動團體:台灣區倉儲運輸業工會聯合會、基隆市失業保護協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勞動人權協會、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全國聯合總工會、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勞工關懷中心、高雄海星國際服務中心、天主教外籍勞工關懷小組、天主教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陸續擴大中

臉書討論

回應

國民黨現在重新執政,但八年前國民黨有的黑金問題一個也沒少!

記得:財團裡的有錢人或入黨的才可以有被選舉權,他們選上了會替勞工說話才是怪事!

權利是爭來的,不是天上掉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