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夫在三鶯部落演說

2008/02/28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回應

有沒有人可以弄個逐字稿的啊?

嘗試聽了幾次,有些發音聽得不是很清楚,胡德夫說話內容大致如下:

胡:我看到就是,沒有做什麼事,沒有做什麼事。嗯,一九八三年,新店溪要被拆的時候,就是馬躍古目(諧音)的家裡,那邊要被拆的時候,我記得我們排一排在,尤清拆除大隊的鐵馬前面,我們阻擋那次的拆屋。
事隔了幾十年,這樣的事情還依舊在這邊繼續上演著這樣的,所謂行水區上面,是行水的地方為理由,其實這個行水區,現在,是惡人、惡徒(不知是否聽錯,請指正)在這個上面走來走去。
剛剛聽到白?說到,捷運局的態度,自己對自己的同胞,為了巴結官員,打擾自己坐月子的學妹,在她最重要在養身的時候,逼她簽同意書。在最寒冷的時候,還是用一慣的伎倆,趁他人不在,也不管孩子的,桶子裡面的米,不顧孩子們的衣服,拿我們的東西,甚至她們的書本,就從底,把這個地方拆掉。
我還聽說,他們要把,剩下的,被他們拆除的,比較堅硬的石材,那是屬於我們的同胞的,他們要霸佔然後,要埋在土裡面,很深很深的地方。

我說這個行水區已經是,?人在作孽的地方,不知道後面能夠再怎麼樣的,在原地再把部落,再怎麼樣的一個,再見光明的這種契機。(結束)

我嘗試聽了兩次。最後一段胡德夫說的應該和前面的具述用語一致,用了「惡人」一詞。所以,沒有聽錯的話,那句話就是「我說這個行水區已經是惡人在作孽的地方」。胡德夫的發音很不壞呀,樓上的樓上的那位朋友好像並不太常聽原住民說話。(結束並善意一笑)

我當天有在現場
胡德夫老師的發言是

打擾自己坐月子的「姐」妹

補充一下

猜測「捷運局的態度」應該是原民局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