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生條例大屠殺

2007/11/29
苦勞網記者

立院今天再度針對《漢生病病人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召開朝野協商,上週三(11月21日)的朝野協商,進度順利,全部法案審完,但今天再度重新檢視法令,卻在先前數次協商未參與的民進黨籍立委王榮璋堅持下,逐條細審,刪除並更動了許多條文,在園保障、居住權等條文遭到負面更動,加上之前第11條院區指定古蹟已經以「表決」方式妥協,漢生條例的人權精神越改越薄,成為越來越純粹的補償條例。

今天早上漢生條例朝野協商約為11點召開,王榮璋進入會場後,即「提醒」仍在場的院民及立委,如果堅持在園保障及居住權等文字,將會使得法案出現延宕。台聯立委賴幸媛立即回問:「這是你的立場?」王榮璋表示,這只是他好心提醒。

隨後朝野協商即清場進行法案審議。會後初步決議,第三條在園保障的說明文字,刪除「不應有任何形式之隔離及強制其遷移」,只留下「國家應保障現居園(院)內病人及其家屬於現居地之健康權及居住權。」

此外,原本草案規定將在行政院層級設立的委員會,也在王榮璋的堅持下,修改為在衛生署層級下的「漢生病病人人權保障推動小組」。小組的功能及執掌也被大幅限縮,樂生保留規劃、協調處理捷運工程、謀求改善漢生病人人權保障等職權,被刪除或移至其它條次。

而官方最在意的賠償金額的部分,王榮璋則主張將補償範圍擴及曾居住在樂生院,而在1983年後回歸社會的漢生病友。王榮璋強調,漢生病人雖然回到社會,但卻遭受到嚴重的歧視,也是國家該道歉補償的對象。

今天的朝野協商超過三小時,但由於條文逐條審查緩慢,最後決議下週一(12月3日)再度協商。不過仍有許多關於「居住權」、「禁止強制遷移」等條文今天未審核到,賴幸媛表示,這些文字下週一可能都難保。

今天出席的捷運局北工處副處長方壯勵表示,漢生法案就是補償法案,不應該有相關的居住權及禁止迫遷等條文,否則工程會方案將難以進行,將會持續在朝野協商中,將相關文字刪除。

建議標籤: 

回應

上週北市議員李慶元不是已經檢舉了新莊捷運機廠(樂生院內)砂石包商以假的單據,偽造電腦合成的照片,冒領了近一億元的棄土費嗎?聽說棄土轉手再賣出又賺好幾億耶!這麼大的弊案,根本就一定是官商勾結嘛!

這位捷運北工處副處長方壯厲聽說人很厲害,在文建會明明可以把捷運延伸到樹林桃園,他就一值恐嚇文建會一定要樂生基地內解決。這幾年樂生法案聽說也都是他出來阻擋,甚至運作到周錫瑋在法案協商前夕到立委辦公室運作,還有蔡家福、吳秉叡、曹來旺都去擋漢生法案,硬要把<人權保障法ㄠ成純補償法>,這個人應該和砂石弊案脫不了干係吧!

王榮璋根本就是幫捷運,還是砂石包商出頭的吧!是不是也有拿好處阿!

幾億的大弊案,這些立委應該都有拿到好處吧?難怪媒體報導<為了砂石鏟樂生>原來是真的ㄚ!太可怕了,樂生是全民資產耶!

檢調怎麼都查不到這些人阿?太可怕了

這麼大的弊案,檢調會怎麽辦阿??

還是根本壓案不辦???官官相護吧??樂生穩拆的~聽說樂生機廠比北投機廠要多花十億,規模還少1/3,多出二十億可以另外找塊地在蓋捷運~挖!史上最大弊案,羅生門。

樂生院要保~太難了~

樂生院務藏污納垢,現在砂石弊案爆發!!!黃龍德應該也有拿到好處芭???
不然怎麽他幫捷運局拆樂生,每次都一馬當先,迫遷活人,搬死人,死人搬完,起捷運。

不知道侯署長有沒有拿到捷運局,或是砂石包商好處阿!!!!!

勸樓上的要有證據再留言。

這篇報導並沒有提到王榮璋和捷運弊案的關係,我看王榮璋最多只是幫衛生署護航而已,這樣亂猜想,意義不大,建議找到證據後,再來好好呈現。

我想黃龍德的事情也是。苦勞網並不該成為謠言散播地,而應該是作為有確實證據、認真報導的獨立媒體。

我想苦勞的報導和網友的留言評論兩者間有明顯的區隔

這篇報導通篇都是使用夾敍夾議的用語,
就連標題都已經有預設立場,
而非以客觀的角度呈現當天協商的內容。
不知道記者是否有親身在場,聽到這些內容與對話??
如果不是自己在場,而是引用轉述,那麼也應該將轉述者的身份呈現。
否則,會令人質疑這是一篇偽新聞!

樓上的同業「偽新聞」這個大帽子丟得似是而非。

立院的朝野協商,本來就是關門會,也是常受人詬病的黑箱作業,記者怎麼可能進得去?

如果記者進不去,當然還是可以從其他的管道知道裡面的訊息。前面說過,既然是關門會,把轉述者的名字寫出來,且不是出賣消息來源?我以往寫立院朝野協商報導,也是只能這樣處理,要不然各大報都是偽新聞。

另外,偽新聞的意思是造假的新聞,這則新聞最多在呈現上有爭議,哪裡來的造假?也許同業必須舉出更多的實證,例如王榮璋不僅沒有主張刪除漢生條例中的人權條款,還強力主張保留。

而所謂「通篇都是使用夾敍夾議的用語」,有嗎?我看除了第一段最後用總結的方式來描述人權條款被刪除,只剩下補償條款之外,其他哪裡有「夾敍夾議」?都是基本的報導陳述啊。

不過說真的,夾敍夾議又有什麼不行?誰說報導要客觀的?哪一則報導是客觀的?我這輩子是沒看過啦,同業可以貼上來給大家參考一下。

呵呵~~
即然是同業就好溝通討論了。
立院協商都是關門會,這是事實,
但引用轉述者並沒有出賣消息來源的問題,
在我跑第四屆立法院3年的時間裏,
還沒見過記者因為寫協商內容而被告的例子。
除非是轉述者事前表明不願意具名,
否則至少也有會使用「據與會者轉述」的字眼。
來表明這些字句及用語是有出處,
而非是記者憑空杜傳產生,
特別是這位記者並不在現場,
這是基本的新聞責任。

如果「漢生條例大屠殺」連這樣的標題可以下,
然後再說這篇新聞是公正客觀的事實陳述,小弟無法接受。
整篇新聞只見到王榮璋一個人,難不成這個法案只有一個人在審??
賴幸媛跟其他人在做啥??贊成王榮璋的堅持??反對王榮璋的堅持??
為什麼看不到隻字片語??

前同業,新聞應不應該夾敍夾議、新聞應不應該客觀
您已經表達您的立場及看法,這點已經沒什麼好討論的。
對新聞的內容與品質民眾也沒什麼好要求的了。

個人認為,媒體是公器,也可以成為工具,
如果苦勞網的記者將自己當成是一個維持正義的角色
也應該讓站在一個公平的立場,做該做的事。
否則,媒體也可以是殺人的工具。

當然記者不用怕被告,重點可是大立委們會不爽被寫出來的消息來源,協商也出現過大立委報私仇,要求助理滾出去的事情。受訪者要求被保護,難道記者寧願受訪者被整,也要寫出來受訪者嗎?

至於其他的角色,我不是報導的人,或許也可以請作者來談談,但重點,你也怪,你說這篇報導殺人,你說這篇是偽新聞,不也是殺人。

另外,我可沒說這篇文章是公正客觀的陳述,我是說,下面幾段的陳述都沒有夾敍夾議的情形,是你在那裡隨口亂掰說「通篇都是使用夾敍夾議的用語」,我想你這個描述,比這篇文章還扯吧,又符不符合你自己的標準呢?而我只是補充,就算一篇文章通篇都是基本的報導陳述,都會有立場,都不可能客觀,請你找一篇絕對公正客觀的報導上來讓大家開開眼界。

大家火氣不要這麼大,先感謝一開始前媒體記者提醒,雖然一篇報導本來就無法什麼都寫,但有人有質疑,就代表應該補充。

1. 第一段的部份,是開頭及我對漢生條例這樣修正的看法,我的確認為這樣是將漢生條例的人權部份越修越薄。

2. 第二段,因為還沒清場,所以是我親眼所見、親耳聽到。

3. 第三段,是會後決議的描述。

4. 第四段,王榮璋堅持的部份,我是分別問了三名在場的委員、助理及朋友,三人都是強調這是王榮璋的堅持。而法條最後則確定修改為在衛生署層級下的「漢生病病人人權保障推動小組」,小組的功能及執掌也被大幅限縮,樂生保留規劃、協調處理捷運工程、謀求改善漢生病人人權保障等職權,被刪除或移至其它條次。

5. 第五段,這一段其實對王榮璋來說,我認為是正面的,因為這真的是從比較公平的角度上來處理補償的問題。而王榮璋的說法,我是在協商會剛好開門有聽到之外,在兩週前,我和王榮璋辦公室主任剛好在一場會議上也聽她如此強調。

6. 第六段,前半部也是事實描述,後半部則是賴幸媛對於下次朝野協商的看法。

7. 第七段,是親自問方壯勵的。

8. 關於第三段至第四段為什麼沒有和其他委員比對的問題。在協商會後,我去找了賴幸媛,聽她描述協商結論及她的判斷。然後再去找了王榮璋,但他的助理則把我擋在辦公室外,要我直接去問雷倩和賴幸媛。所以在第三段至第四段我是這樣處理的,在事實的部份,我經過和其他人的確認後,確定王榮璋的確堅持了這些條文,雖然沒採訪到王榮璋,但這我撰寫出來,我想我能負責任。至於到底協商會場,王榮璋為什麼這麼做?賴幸媛、雷倩為什麼又讓步變成朝野協商「共識」?賴幸媛、其他與會助理、朋友有很多的講法和判斷,但這些東西,因為沒有王榮璋本人的說法,我認為寫出來才是「殺人」,或許你覺得無所謂,但我覺得只寫賴幸媛、其他與會助理、朋友對於自己及王榮璋的判斷,對王榮璋是不公平的,所以就沒有處理,在這個回應裡,我也不公開寫出來了。如果你很好奇,也許可以留下e-mail,我可以私下告訴你。在這些考量下,我才只處理描述的部份。

9. 關於新聞公正客觀的問題,我同意另一位同業所講,每則新聞都有立場和不客觀。但我想補充一下,重點是這個立場和角度是能夠被挑戰及討論的。我對王榮璋的印象很好,在泛紫聯盟時就覺得他專業、負責,那天漢生法案朝野協商的表現,才讓我非常驚訝,雖然對他有好印象,但還是覺得該呈現出來。而漢生法案的部份,我個人的確認為是大屠殺,我甚至告訴樂生的朋友,《漢生病病人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可以直接改名《漢生病病人補償條例》,因為相關人權的精神,都被殺光了,這是我的看法,也許你認為還好,漢生法案刪不刪除人權的部份都無所謂,但我想這點彼此尊重吧。

最後,網路新聞的特性雖然可以隨時修改,可貴的也是眾多讀者的提問及質疑,所以我覺得各位的質疑值得參考,所以還是保留原文,或大家覺得哪些要修正?要改原文?雖然有些建議,我覺得要補真的蠻贅詞的,而且真的也沒報導是像上述囉唆的方式,還是就這樣原報導連大家的質疑加上我的回應都予以保留?這樣也許更清楚?

呵呵~~
雖然您強調說您不是作者...
但總覺得您比作者更清楚內情,
否則您怎麼知道受訪者有要求不要具名呢??
您怎麼知道這位受訪者(一樣也是立委),怕被其他立委如何如何呢??

此外,我若是隨口亂掰「通篇都是使用夾敍夾議的用語」,
那您說「受訪者要求被保護,難道記者寧願受訪者被整,也要寫出來受訪者嗎?」
不知是否指涉這個案子??若不是,與此案無關的說法不也是亂掰嗎。

立場與客觀是兩個不同的狀態,
「我不贊成你的說法,但我誓死也要捍衛你的發言權」!!
這話聽過吧??
是人都有立場,但新聞從業者就是要有這種基本認知!!
再者,查證二字有聽說吧??
某某人這麼講,就這麼寫,有查證當事人嗎??
沒有查證的訊息當然可以質疑是偽新聞囉。

所以,請前同業您先定義好「絕對」二字,
否則我找到的報導也是被您的「個人喜好標準」批評的一無是處的。

真懷疑樓上的「前媒體人」是不是真的。那個和你口水戰的「我也是前媒體人」,哪裡寫過「具名」二字?掰也不是這樣掰的吧。把一個人家從未講過的話引申,然後就匿名亂寫,這樣的記者應該是被開除的吧。

首先向作者致意。
感謝你的說明,
有關上篇發文中指涉的查證部分,
因填文時還沒看到您的回應,
文章中也沒看到相關的查證訊息,
所以才會有此質疑,
故在此向您致意!

不過,您回文中提及『賴幸媛、雷倩為什麼又讓步變成朝野協商「共識」?』
這是二位委員自己的判斷及考量,應該與王榮璋無關吧?
為何不呈現出來呢??
況且您不是已經訪問到賴委員了嗎??
賴委員看起來也是有參與協商,
怎麼不談她自己的想法跟理由,
卻只轉述王榮璋怎麼說,王榮璋怎麼堅持,
把自己當成是局外人一般,
您不覺得有不對勁的地方嗎??

給前媒體人:

我的回應第8點中有寫,其實都推給王,所以我覺得這樣的論點對王不是很公平,而王的助理又不讓我採訪,所以才不處理,如果只寫賴及其他與會者的說法,真的就是在殺人了。另外,我引用王的發言,都是我親耳聽到的,就是第二段、第五段的部份。

在這個部份,我現在還是認為不該處理出來,另一種作法也許是,再去問到王的說法,再處理成另一篇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