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創辦人林榮三 被控賄選、炒地皮 可議

2012/02/09

自由時報刊登假名投書,攻擊旺旺中時集團。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表示遺憾,認為媒體理應用高標準自律。反觀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30多年前競選宜蘭縣立委時,就曾經被指控賄選買票,成為台灣史上第一樁賄選官司的被告。多年來經營政商關係,爭議不斷。對創辦人這些形象爭議,自由時報至今沒有回應。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不察PO出少東醜聞 《自由》急撤
2013-06-07 中國時報 管婺媛/台北報導

《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么兒、瓏山林老闆林鴻堯,昨日因涉嫌偽造文書遭檢方起訴。中央社在昨天下午一時五十分報導此事,包括《自由時報》等各媒體約在昨天下午二時引用此報導。但《自由》電子報在po網後,發現新聞事件的當事人為創辦人林榮三么兒,隨後立即撤除該新聞。
對此,《自由時報》發言人蘇宇暉昨天晚間表示,對此事不知情,並指林鴻堯非《自由》員工,瞭解情況後再回應。
林鴻堯遭起訴消息傳出後,多家媒體在第一時間引用中央社報導。包括《自由時報》電子報也以即時新聞處理,但隨後該新聞立即從網站上撤除;僅在Google搜尋網站上留下頁面,點進去後卻搜尋不到相關新聞。
對此,蘇宇暉昨天接到記者第一次詢問電話時,他先是解釋林鴻堯非報社員工,隨後指對撤新聞一事不知情,需瞭解情況後再對外回應。但記者從晚間六點半到九點半間打了多次報社電話、手機詢問,《自由》都以「蘇不在座位上」、「他還在開會」為由不願對外回應;記者隨後轉而詢問《自由》總編輯,但報社同樣以「總編輯也在開會」為由,無法對外回應。

邪魔歪道最怕「唯一支持蔡英文」
2011-04-13 黑雨部落格 黑雨

今天(4/13)的自由時報出現兩篇專稿,一篇是長期跟著蘇貞昌跑新聞的李欣芳寫的「抬轎衝過頭 民進黨內憂不利整合」,另一篇是由鄒景雯寫的「靜觀好棋 別出餿主意」。李欣芳長期在自由時報為蘇貞昌說好話,立場早見偏頗,所以不足為怪。鄒景雯過去文章持平,頗受好評,但這次寫的文章中出現一大堆中國人常用的損人名詞:「政客劣根性」、「小動作」、「邪魔歪道」、「與奸巧扯上邊」、「奇技淫巧」、「非君子所欲為」、「其器小哉」、「出餿主意」、「與浮士德交易」、「從精品店下架為地攤貨」,讓人嘆為觀止。姑且跳過「潑婦罵街」這種負面名詞不談,很多人搞不好會以為是在上國文修辭課學習罵人本事。凡此種種,都呈現氣急敗壞、口不擇言的極低水準。鄒景雯儼然自居為她文中所談的「名門正派」,但卻讓我想到金庸「笑傲江湖」裡面令人鄙視至極的「名門正派」岳不群。
金庸「笑傲江湖」這本武俠小說對中國宮廷政治鬥爭觀察頗深,把中國人那套「我為君子,你是小人」、不知自省、只會損人的惡質心理特性展現無疑。在小說中,岳不群這個人正是鄒景雯口中的「名門正派」。他身為華山派首領,掌握黨政機器與宣傳機器,因此可以把自己塗脂抹粉美化成非常清高寡慾的謙謙君子,但卻瞞不過許多人的檢視;最後發現,當他口口聲聲臭罵別人都在覬覦「葵花寶典」時,原來他自己肖想已久,不僅私下參與爭搶,而且拿到源出於葵花寶典的「辟邪劍法」後,迫不及待自宮苦練。岳不群的形象,從此成為「嘴裡仁義道德、心裡偷雞摸狗」的典型偽君子代表人物。
為什麼岳不群讓許多讀過金庸小說的讀者那麼看不起?為什麼連「笑傲江湖」裡面的大反派左冷禪都不如岳不群那麼令人憎惡?因為左冷禪雖是壞人,但他至少並不假扮成仁人君子,壞得讓大家都看得出來;岳不群則如中國唐朝末年「牛李黨爭」中那兩群腐儒,彼此自居「君子」,抹黑對方為「小人」,但所言所行卻都偽善至極,因此才會受到絕大多數讀者給予極低評價。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對比式民調是好是壞,早被眾人識破:對比式民調就是「排綠民調」!對比式民調就是暗渡陳倉、有意幫助泛綠支持度低的候選人「竊取」高支持度候選人的民意,讓幾個泛綠候選人在泛綠民意%數幾乎相等;最後由泛藍支持者操弄,代替民進黨選出總統候選人!這樣低劣的手法該如何形容呢?借用鄒景雯文中的形容詞,任何有意藉由這種不公平的民調出線的政治人物,簡直是奇技淫巧、劣根性、奸巧、與浮士德交易、邪魔歪道!
不僅如此,鄒景雯又再次將蘇貞昌在2007年抹黑謝長廷為「奸巧」的惡劣行徑重耍了一次,斥責蔡英文陣營「與奸巧扯上邊」,再度抹黑謝長廷為奸巧;一時之間不禁讓人恍然,以為她是蘇貞昌的化身。身為一家重要媒體的高層人物,鄒景雯難道看不出這次對比式民調中所夾藏的「奇技淫巧」嗎?我不認為她的政治智商有那麼低。但是,自由時報早從2007年上屆民進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開始,就已經明顯偏袒蘇貞昌;因此某些媒體人在大老闆的意志下,明知台灣知識份子必然嚴予譴責,也可能頗為無奈,不得不脫線演出。但媒體言論一出,就已經在史書與網路留下蝕痕,後人自有論斷,要反悔也來不及。
李欣芬的文章則跟鄒文一樣軟弱無力,不僅無力澄清對比式民調夾藏的玄機,更請來前陣子在這個部落格「令人側目」的民進黨洪中執委幫拳助陣、胡說八道一番。洪中執委以總統層級民調跟立委議員等級民調不同為理由,意欲幫他們自己開脫;可是這根本是謊言,因為卡神楊蕙如近日早已從她自己參與立委初選的經驗直指對比式民調的錯亂之處。
某些權謀政客之所以寧願背叛民意、死撐到底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跟某些大媒體交情甚好,所以只要靠這些藍綠紅大媒體聯合洗腦,再搭配可能竊取其他候選人民意的「邪魔歪道」民調,就算支持度原本不高,也可以「乾坤大挪移」,到最後抓到權位。一些過去受到泛綠支持者信任的媒體,不僅沒有從2007年惡劣的介入民進黨內鬥爭慘痛經驗中學到教訓,反而變本加厲,學浮士德跟魔鬼交易的次數越來越頻繁,簡直以為台灣選民跟知識份子都是智力愚蠢可被操弄的愚民。
只是,金庸的另一本小說「倚天屠龍記」也暗示我們:拿到政治權力與媒體發言權的「上流人士」,固然像是手中擁有一把屠龍刀;但若這些人多行不義、「劣根性」不改,總有一天,必有仁人志士手拿倚天劍直入皇宮,將他們靠詐術得來的權柄直接卸除!

綠媒某報(自由時報)被看破手腳,遭泛綠唾棄,統媒只要說話公道就勝過綠媒。

2011-04-23 day1
T台(TVBS),要爭取綠營的好感。綠媒某報(自由時報)被看破手腳,遭泛綠唾棄,統媒只要說話公道就勝過綠媒。
本來綠媒是公道的化身,但這次蘇大人(蘇貞昌)的格調把綠媒的報品澈底毀滅,綠媒想翻身難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用來送給綠媒的名記是最恰當不過的了。
------
2011-04-23 Black Rain
例如鄒景雯。她過去寫的社評,我還滿喜歡看的。但她之前寫的那篇「邪魔歪道」充滿罵詞的潑婦罵街文章攻擊「唯一支持」,我就覺得她毀了一世清名。
文章既出,而且也印刷成報紙收藏在各圖書館中,就變成歷史的一部份,再也收不回。
為了一個權謀的政治人物而如此走偏鋒,反而傷了自己累積的聲譽,何必呢?
------
2011-04-23 day1
鄒記者的損失無法還原!………………,寫那些文字真是自貶身價。
她篡紅在李登輝當總統的十年,她備受李前總統愛護,她採訪總統府獨家新聞,讓讀者大為讚嘆。然而,今天的她,可能正在以淚洗面。看她是一個人才的份上,鄒記者請你回復一個記者的本份,……………。
[黑雨註:部分無法證實的指涉詞句馬賽克處理,請見諒]
------
2011-04-23 day1
或許這些綠的媒體人和名嘴教授們,原來也想保持清高、不沾政治恩怨;可是綠營小鼻小眼小圈子傳統,你不加入某系某派,你就是外人,可能是奸細,會被排擠;最後放棄堅持,被摸頭了,從此一帆風順。
要是將來能端正風氣,讓媒體人、名嘴、學者不必墮落、不必逢迎拍馬,這才是治本之道。
特別期待蔡總統上任,改變陳年積習,釋放長年被綁架的媒體人、名嘴…。
------
2011-04-24 逸群
提到鄒景雯的部落格,之前還列入我的最愛裡,因為她之前的文章我還滿中肯的;的確,自從那篇「邪魔歪道」文章攻擊「唯一支持」,我就覺得那是公民的的選擇權力,要不要應對選民予以尊重。今天連中時社論文章裡也提到「唯一支持」一詞,連立委民調也用;不論藍綠,這四個字,隨處可見;甚至企業廣告也用「唯一支持」來增進消費忠誠,這個名詞已經快要變成台灣流行語了。
不論藍綠媒的報導,夾雜著自私、不公正的成分,都是一樣的經不起檢驗的,欺瞞不了讀者;毀掉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聲譽。

時報高層鬥爭內幕(二)
2007-10-17 數位網路報 本報特稿

自由時報經過中華民國發行公信會嚴格的稽核後,宣布每日有費報發行72萬2817分,由此證實該報為台灣第一大報。本來這是一椿可喜可賀的事。但是從我本身三次與該報聯繫,居然該報無人知道現任社長林鴻邦的簡單學經歷,讓我感覺:這種第一大報,只是數字上的第一,真正的內涵還差得很遠;難怪自由「從古至今」發生不少光怪陸離的事情,令人嘆為觀止。
根據我的紀錄,2005,2,18,那時自由時報還在台北市南京東路時期,當天上午10:30左右,我打當時的自由總機02.2504.2828找發行人吳阿明。總機說他要下午才到,並問我來意。總機即刻將電話轉給人事室某小姐,她說,未奉命,不敢說出社長林鴻邦的學經歷。11:05我再電人事室,一名陳小姐接,她推說,人事主任朱邦華出國要下週才返台,他並沒有保管林鴻邦的資料,所以不知他們的學經歷。我留下電話,請轉告朱主任回國再聯絡。結果是毫無消息。
二年半以後的今天早上11時許,我打電話找朱邦華和吳阿明。該報都說,要下午才到,總編輯陳進榮也是如此。後來我就打電話到朱主任寓所找他,他說不知道社長的學經歷。下午4時許,找到發行人吳阿明,也是不曉得。吳說,只知道社長小學在台畢業後就赴美留學,其餘詳細學經歷均不知道。
我在2005,2,18寫道:報社的社長簡單的學經歷這種資料,報社沒有人知道,這不是笑話?
自由的記者常常採訪別人。當別的同業要採訪他們時,卻一推二百五。這種態度實非正常報紙所應為。所以吾友吳豐山曾說:台灣的報紙是最落伍的行業,真不是蓋的!
兩年半前,我遇到的情況,到現在沒有改變。自由,你要醒醒啊!
自由常常陶醉在「台灣第一大報」的美夢,並且沾沾自喜。其實,因為本土的自立、台日先後關門,熱愛台灣的一群人才轉而支持自由。在林榮三領軍的這家報紙,無論人才、內容和經營都不如其他兩報。即使是資料庫的市場,也難望兩報項背。對於報紙瞭解的人,只要到一般圖書館走一趟,就可知道。像這種報紙,即使每天印出百萬、千萬分,會讓人尊敬嗎?要是沒有林榮三「起販厝」所賺的大把鈔票,情況是相當危險的。

我國著名的前華府記者續伯雄回憶說,歐陽醇教授在「自由日報」(自由時報前身)的不快心情,新聞界人盡皆知,主要是被一個向所看重的學生(註:指顏文閂)以狠毒手段相逼所致。他在多次來函中表示,自由的兩個主事者(指出資的董事長林榮三與發行人吳阿明)本非報人,甚至嚴格說來連個知識分子也算不上(註:林榮三僅是開南畢業,吳阿明學歷也低,指他們受教育有限,眼界不高),他們只問廣告能刊登多少,根本不問報紙為何物。歐陽醇所以應允去為自由主持編政(註:擔任社長),一則「舊疾復發」(指熱愛新聞的毛病又犯),以為又找到一個「用武之地」;二則該報能由台中遷到新莊發行,是因得到宋楚瑜的支持,並有好友王洪鈞先生主持筆政,故開始十分樂觀,期望在他專業的督導掌舵下能讓該報脫胎換骨。雖然經他一年之努力,將發行由5.3萬分發展為14萬分的中型報紙,但他的全盤理想仍然是落空了。他相當失望,也很難過;只因為主事者(林榮三)原非報人,對他們前恭後倨的無禮態度並不氣惱。真正讓他傷心與怒不可遏的事,是他被一個他向所欣賞的學生背後捅刀,暗下毒手,以惡狠的手段逼宮(註:學生顏文閂,逼迫老師讓下社長,自己再接任該職),事後還花言巧語誆騙於他,所以他才公然說了一句「欺師滅袓」的重話,顯見他為了此事怒氣之甚。
為了此事,他十分氣餒與自責,他連續去信對續伯雄說:「包括我自己,對此事也應檢討。這不僅是新聞報育的失敗,也是台灣整個教育的失敗。」

四件事讓不少人對自由失望:
1.假日台北縣市版經常廣告擠掉新聞。雖說廣告是報紙命脈,但是老是比兩報新聞少那麼多,實難向讀者交待。
2.過去一直說,聯合、中時加入,自己才要參加ABC(中華民國發行公信會)。如今情況依舊,為何單獨行動?說不出理由。
3.處理周富美事件,貽笑大方,非大報風範。
4.幾十年過去了,沒有出版過任何週年慶的專書,忽視文獻的程度令人震驚。林榮三、吳阿明或其他的相關人士,均未留下回憶錄供學術研究,非常可惜。轉瞬間,報社三十週年很快就要到了,是否能預先準備?
感覺上,自由已經長成大人,卻一直還穿著囝仔衫,非常不協調。
以下是自說自話,自己的回應:「說到自由,你不能不生氣!
連基本的資料都沒有,還辦什麼報?
總編輯有人幹這麼久?是否因為聽話、配合度高,就一直幹到老死?
榮三大大,請多為報社著想!請不要當皇帝,要多聽民意!」

*reporter on 2007-10-19 10:06
自由時報還有兩件重大怪事:
1.直到今天為止,沒有工會。這是其他媒體界少有的現象,有興趣者可以深入探討:到底是員工不敢組織,還是老闆做出的手段?或者是真的「報社一團和氣」,「沒有必要」?
2.自由時報屬於「自由時報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本額才七千萬元,實收也是如此。這種資本額和實際差很多,是否在法令上站得腳,相關單位也可深入追查。

*reporter on 2007-10-20 21:42
今天兩廳院董事長陳郁秀在台南市安南區參加國家歷史博物館開館典禮時說,四百年來,台灣的歷史大多是荷蘭人、日本人寫的,缺少台灣人史觀,非常的遺憾。就好像求職者自己的履歷、自傳請別人寫,一樣的荒謬。
自由時報無史,最近在大陸的網站上看到很多林榮三的資料。自由時報的歷史,將來難道要讓大陸出版嗎,或者是由中時、聯合幫你寫?萬一有一天變成這樣,那才是林榮三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