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嘴出任務》:美國亞裔歧視的典型文本

2021/04/08
苦勞網記者

在《苦勞網》最近刊登的「亞特蘭大槍擊案」報導專題中,有兩篇文章分別分析了好萊塢電影文本中呈現出的亞裔女性刻板印象,以及美國對亞洲的強硬外交政策,如何鞏固且強化了美國本土的反亞裔仇恨

2014的一部電影《刺殺金正恩》(The Interview),後來又譯為《名嘴出任務》,恰好就是綜合了上述兩者的絕佳範例文本。

劇中唯一的亞裔女性──北韓女軍官朴淑英,就是一名對白人男主角使出美人計,不僅主動提出性邀約、誘惑男人,且用極度誇張的姿勢、聲調表達慾望的角色。在初次登場的時刻,穿著軍服並帶有異國腔調的她,就把塞斯·羅根(Seth Rogen)迷得團團轉,並立刻被描述成超辣、超級性感的存在。

特別的是,朴淑英在劇中並非邪惡反派,在初登時,她是對男主角深具威脅性的的異國尤物,而在後期,她則被設定為內心其實厭惡金正恩統治,甚至最終反過來協助美方顛覆金正恩政權的內應。

換言之,對於亞裔女性情慾化、刻板化的安排,事實上和該女性角色在劇情中所被擺放的工具性位置無涉,也無所謂妳是正派/反派。從劇情的敘事角度出發,無論朴淑英是支持金正恩統治的「邪惡」女軍官,或者協助美方顛覆金正恩政權的「正義」內應,亞裔女性都無法脫離情慾化、刻板化的人設。

另一個針對本片的性別閱讀角度,就是殖民主義將被殖民地男性集體閹割化、陰柔化的再現手法,例如金正恩在片中被再現為喜歡喝瑪格麗特、愛聽凱蒂·佩芮(Katy Perry)、被父親質疑太過女性化,因缺乏父親肯定與安全感才想一手攬權甚至發射核彈。這種陰柔化的設定,背後就是回到傳統帝國主義所建構的「西方陽剛─東方陰柔」雙元論述,從而支撐了西方入侵的正當性。

上述這種略嫌「傳統」的反帝話語,某程度上或許已經被當代「性別多元」的語境所衝擊或稀釋。但在我看來,即便男性氣質的陽剛或陰柔都不是問題,都是性別多元的展現,這也不等於殖民主義式強迫陰柔化的論述與再現就是正當的。面對流氓逼婚,就該譴責流氓,而不是去高談人有選擇成婚的自由。

除了性別的角度以外,《刺殺金正恩》本身當然是美國對朝鮮半島外交戰略的某種側寫,也就是外交戰略上無法被明說但眾人皆知的慾望──透過刺殺敵對國家元首並安排屬意的內應接班──最終以一部流行文化產品的形式表達。正如精神分析的洞見,所有的玩笑都有認真的成分,一部荒謬諷刺的反歷史事實,當然顯示出所有反事實陳述(金正恩在電影中被刺殺身亡、政權順利轉移)本身就是文本所渴望應驗的預言。

為鞏固自身霸主地位不惜對他國實施長臂管轄,為經濟與地緣政治利益在世界各地窮兵黷武,為轉移自身經濟危機只能塑造強大的外部敵人以鞏固共同體、「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電影當中對於北韓的各種荒唐陳述,以及對於金正恩的各種幼稚描繪,與其說是美國人呈現了他們心中想看到的北韓,不如說是美國人將自身的特點,投射到了敵對他者身上的結果。

在美國反亞裔歧視運動甚囂塵上的此刻,不妨上 Netflix 參考一下這部片,你會清楚亞裔歧視在美國,反映的其實是橫跨了進步派與保守派的美國中心主義,它不是一個特殊的─孤立的現象,更不只是一小撮瘋狂白人至上主義者的蠢動。

責任主編: 

回應

美國憑什麼讓世界尊重
2021-04-09 中國時報 石齊平/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中國不是我們的問題,我們自己才是問題。」知名專欄作家湯馬斯‧佛里曼日前為《紐約時報》撰文提出的警語,一石激起千層浪,在美國引起了空前熱議。《紐約時報》網站顯示,〈我們憑什麼被尊重〉此文下方留言達到2000多條;瀏覽這些評論,發現似乎比佛里曼的文章更精彩、更尖銳。
無疑地,楊潔篪在中美阿拉斯加對話時說出的那句話「你們沒有資格在中國的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對從來自認為是上帝選民、天下第一、美國優先的美國人而言,何止是振聾發聵,根本是像被搧了一個大耳光,深深刺痛了他們的神經,相信也給了像佛里曼這樣的人加劇了他們對美國衰弱甚至未來會輸給中國的憂慮。
該文及相關留言,應該說,已經為「為何美國不再受到尊重」提出了廣泛的解讀、分析與評論。儘管如此,我認為其中仍存在著不少盲區誤區,值得進一步深入剖析。
一、長久以來,美國一度為國際所尊重,除了美國對內有一套堪稱優良的價值與體質,對外展現過作為一個大國的風範與行為外,最主要的還是有強大的國力。但美國強大國力,除了源自於正面的軟實力之外,還有不少甚至更多是來自於負面的如惡實力(屠殺印地安人與剝削黑人,取得第一桶金)、硬實力(軍事)、陰實力(指CIA、顛覆、政變、暗殺)及虛實力(獨占性的美元印鈔權)。但這些實力,有些已不存在,有些正在弱化之中,有些則遭到強烈質疑、反對甚至反擊;這應是國際社會對美國尊重態度有所改變的主因之一。
二、2010年中國GDP超過美國,中美雙雙掉入「修昔底德陷阱」後,美國開始不自信了。為了壓制中國,除了對中國採取了許多不合法、不道德的下流行徑外,更在全球範圍內,近乎歇斯底里地對一眾所有國家甚至包括盟國橫加霸凌,充分展現了帝國主義、霸權主義、黑道主義的邪惡本質,讓全球看得瞠目結舌。
三、美國壞事做多,積惡已久,但過去掌握、獨占了國際話語權,可以極盡粉飾、掩飾之能事,還可以醜化、妖魔化對手,儼然以道德之師、正義之神自居;但時間一久,難免露出狐狸尾巴;加以近來新媒體、自媒體蜂擁而起,所有邪惡醜陋行徑早已難掩天下人耳目。更關鍵的是,中國崛起了。
中國崛起,不只是因為速度快、體量大,更重要的是中國似乎展現了迥然不同於美國的大國風範。當美國在破壞全球化時,中國捍衛全球化;當美國恣意干涉他國內政時,中國倡議「和平共處五原則」;當美國賴繳聯合國會費時,中國派出聯合國最大維和部隊;當美國搶占、霸占疫苗資源時,中國視疫苗為公共產品向國際社會廣泛提供。中國儼然成為美國負面教材的最佳對照組。
拜登對習近平說「賭美國輸,從來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回應是「中國的目標從來不是超越美國,而是不斷超越自己」,高下立判。看來,美國要重新獲得世界尊重,並不容易。

支那人去自媒体找存在感啊🤣苦劳网是亲支网
难道支那开始炮轰自己人了?

美國該平視世界了
2021-04-22 中國時報 陳國祥

美國稱霸世界逾百年,確有其無可匹敵的優越性。除了經濟、科技與軍事等有形實力之外,美國懷抱的價值、運行的制度、創造的文化、聚攏的人才都有過人之處。美國人對於自家的珍寶和達成的成就多志得意滿,因而滿懷美國「例外主義」的驕矜。雖然美國霸權衰退、內政不修,但宛如沒落中的貴族,猶抱持著濃濃的高人一等優越感,尤以保守派人士為然。
美國例外主義(American Exceptionalism),又稱美國例外論;若求信達,應稱之為美國卓異主義。基於這套理論或意識形態,美利堅合眾國獨特無二,絕非泛泛之國所可比擬,其獨特性簡直前無古國後無來國。至於構成美國例外的資產,則自由人權、個人主義、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自由資本主義等等崇高理念,以及據以建立的各種制度;蓋皆舉世無雙,人民受益於這些內在價值而幸福與富裕,國家也特別強盛而穩定,故能領導群倫,捍衛自由價值,受萬國欽敬。
拜登誓言「重建美國的信用與道德權威」,積極聯合志趣相投與利害相近國家組成聯合陣線,共同對抗中國。他的主要精神資產正是美國例外主義。然而,美國的政治與社會危機以及在國際上的霸道行徑早已危機四伏,引以為傲的民主制度從美國到全球都亂象叢生,美國例外主義的說服力嚴重減弱。拜登說「我們將共同合作,證明民主國家在21世紀仍能競爭及獲勝」,恐怕是吹哨壯膽。
美國例外主義滋生於獨立革命時期,其倡議者宣稱,美國並非歐洲之延伸,而是一個新天地,是一個潛力無限、機會無窮的國家。這樣的情懷引領革命者懷想美國例外主義,初始核心內涵是主權在民,而後基於美國發展突飛猛進,精神文明傲然於世,而形成「昭昭天命」的自負感。
進入冷戰時期,美國例外主義發揚光大,咸認自由世界以美式價值理念與生活方式為張本,與共產主義暴政進行文明與野蠻之爭。在這過程中,美國在境外廣為推行這些理念,甚至強加於人;為此而不惜干涉內政,鼓動顏色革命,甚至幕後支持政變。
美國例外主義,在良善價值的實踐與推廣上,有其不可抹煞的貢獻。但由於理想主義與自私自利一貫併同存在,美國拓展價值理念的主要驅動力不脫經濟與軍事上的自私自利目的,以意識形態為塑造世界霸權秩序的工具理性。
美國例外主義的流弊在於孤芳自賞,因而自高自大,甚至霸氣凌人,或者耽於自滿而故步自封,無法以謙卑態度欣賞與學習其他價值體系的優點。更大的危害則是企圖按照自己的樣態改造別人,將自己的價值、理念與體制以蠻力加諸於人,侵犯他者的自主意志與獨特發展路數。
美國例外主義過去百年對於世界的進步與文明的發展卓有貢獻,但造成的弊害不少;特別是以單邊主義思維打造的霸權性國際秩序,嚴重扼殺多邊主義世界秩序的形成,阻滯後進國家生存發展與貢獻世界的機會。現在美國霸權衰退,多元價值在世上蔚然成長,該是平視世界並揚棄例外主義的時候了。

支那人也就能看这种下三滥亲中媒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