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論壇

2017/01/09
趙剛
專題|
紀念陳映真

陳映真先生之所以為我們所敬重,追根究底,並不是在他的思想學問,當然也不是他的作品本身,甚至不是他的行動實踐,而是在他的學問與創作之後的那個人──那個有德者。雖然陳先生的德與上述那些都無可分,但對我而言,那個德,一言以蔽之,就是他是玩真...

2017/01/08
胡清雅
專題|
紀念陳映真

我並沒有親身接觸過陳映真。他的政治、思想,以及用以承載其政治與思想的文學形式,在我人生的不同階段,以不同方式影響了我。作為一個不專業的文學讀者,陳映真最觸動我的地方,其實在於他通過文學,為「思想」保留了一個迴身的空間,例如《夜霧》的李...

2017/01/06
藍博洲
專題|
紀念陳映真

作為一個小說家的陳映真先生總是在文章中提出:為什麼寫?寫什麼?以及為誰而寫的命題。我想到曾經讀過的卡謬一篇題為〈小說家與他的時代〉的文章,於是就自作主張地定了「小說家與他的時代」的講演題目。那天傍晚,陳先生準時來到已經擠滿了同學、老師...

2017/01/02
金寶瑜
專題|
紀念陳映真

我們都知道陳映真至誠的愛國情操,記得有一次聽他說他為自己能夠繼承中國的文化而感到幸運,但是他卻絕對不是一個狹隘的民族主義者。他的心懷寬大,同情世界上所有受苦受難的人,他堅決反對新舊殖民主義就是從對世界受壓迫的多數人的立場出發的。從他主...

2017/01/02
張方遠

今年總統府春聯「別出心裁」,選用賴和1915年的詩作〈乙卯元旦書懷〉前兩句做為賀詞:「自自冉冉,歡喜新春」,總統府12月30日發出的新聞稿還特別強調:「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總統府印製的春聯文字取自台灣文學」。不過,台灣文學館長廖振富隨...

2016/12/30
倪慧如
專題|
紀念陳映真

陳映真走了,帶著心上無法癒合的傷口,他戀戀不捨地走了。最後十年,映真再度入獄,這次的獄卒不是曾經關過他七年的國民黨,而是他自己的軀體。無法說話,不能提筆,只能轉動一汪淚水中的眼珠,忍痛情感思維和身體的禁錮,熬下去,無非是期盼科技奇蹟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