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暗室裡的光 勵馨走過三十年」--新書發表記者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8/05/10
資料來源: 

『「勵馨三十」是台灣三十年來社會改革運動的重要紀錄之一。從理念到實踐,勵馨的高度達成率不僅令人感動,充滿創意助直達人心的訴求過程始終讓人敬服、難忘,並必須學習。』導演吳念真今天出席勵馨基金會舉辦的「暗室裡的光 勵馨走過三十年」新書發表記者會,唸出自己的推薦文。「勵馨謙虛地說自己是「暗室不足的光」,但我要說,勵馨是道道地地已「照亮暗室的光」,也讓台灣的社會多了很多值得珍惜的亮光。」吳念真並朗讀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蕭新煌所寫的書序,記者會現場因為這段台灣社會最熟悉的吳導的嗓音繚繞,而更顯得溫暖。

勵馨執行長纪惠容指出,這本書不只記錄勵馨30年來對性別公義,服務與倡議的痕跡,更是台灣社會在解嚴之後風起雲湧的民主化過程和婦女運動重要記事。除了吳念真導演,台大社會系教授瞿海源、悠遊卡公司董事長林向愷、出版本書的圓神出版社社長簡志忠、台北市永康國際商圈協進會理事長李慶隆,以及作者趙慧琳也都應邀出席,一起閱讀勵馨的故事,看見人性的光輝!

「當老鴇打開營業燈吆喝的時候,我彷彿就聽見教堂的鐘聲,又在禮拜天早上響起……

媽媽,你知道嗎?荷爾蒙的針頭提早結束了女兒的童年,當學校的鐘聲響起時,爸爸,你知道嗎?保鏢的拳頭已經關閉了女兒的笑聲……」

謙稱自己懦弱的簡志忠,讀著書中排灣盲詩人莫那能「鐘聲響起時,--給受難的山地雛妓姐妹們」,讀到「保鏢的拳頭已經關閉了女兒的笑聲」時,不禁哽咽欲泣,並中斷了好一會兒,讓現場人士都感受到那種哀慟和震撼!簡志忠說,上帝給了這些女孩一個社會的媽媽,這個媽媽就是勵馨,母親節快到了,祝福勵馨這個社會的媽媽健康平安。

瞿海源則表示,20年前他參加勵馨十周年慶時,就希望勵馨結束了,因為雛妓的存在從一開始就是悲劇,應讓它消失,現在沒有消失,只是轉型;目前最嚴重的是少男少女被性侵,這20年後也不會消失,這是一個在社會結構和社會變遷中很深層的問題,不可能消失,因此勵馨現在積極、正面的幫助被性侵的人,等於是替我們社會把性別正義找回來,所以未來他不會再希望勵馨消失了。

    而書中所記載的這兩段,「被賣到妓院的少女一天至少要接20個客人。繳不出20支牌,初犯挨罵,再犯就要拖到地窖受到殘暴的體罰,有的會被吊起來打,有的則是被迫脫光衣服挨打,甚至還有生吞蟑螂的不人道處罰……」;「15歲的時候,爸爸對我性侵害,我懷疑14歲就自殺獲救的姊姊也一樣。這件事持續5年,他每天都要。後來我住校,但只要一回去,他就要……」正呼應了瞿海源對勵馨成立30年來社會變遷的深刻觀察。

「暗室裡的光 勵馨走過三十年」這本書得以出版,得到很多支持,其中悠遊卡公司贊助了100萬。董事長林向愷表示,他在社會改革路上和勵馨原本是平行線,但三年前的波卡事件(悠遊卡公司以日本AV女優波多野結衣做為封面引發適當與否的爭議)是一個契機,那件事讓他領悟到,現在社會要談性別正義還太早了,因此他認同以發行大眾讀物的方式來做性別平等教育,並落實到各個圖書館。他認為勵馨應該永遠存在,因為性別平等教育沒有辦法做到一百分,而是永遠要持續努力的道路。

「對拯救過的男孩或女孩,在心中只感到痛」,把大家帶回記者會的亮光裡。

吳念真,吳導一上台就幽默的說,簡志忠把他的話講完了,他只好唸蕭新煌教授的序,「勵馨是台灣公民社會第三部門的典範組織之一,它與眾多同類異界的NGO合譜了1980年以來,近40年台灣第三部門奮鬥史的高昂樂章,也編織了台灣NGO的完整光譜。」

吳念真稱讚勵馨當年救援雛妓的表演方式,很有創意,把整個社會喚醒的方式非常令人動容,而且是所有社會運動團體中目標達成率最高的,在後來的立法及遊說行動中,也無役不與,社會改革運動必須向勵馨學習如何表達理念?訴求如何直達人心?可能因為勵馨多為女性,這種溫柔而堅定的方式,值得社會改革團體學習;特別是最近的反年改,如果他們能用溫暖且直達人心的方式,就不會搞得大家心情不好。

原本要出席記者會的律師賴芳玉,因為開庭時間延誤而不克前來。賴芳玉在推薦文寫道,在台灣有一條名叫「勵馨」的河,勵馨以都市社會運動為斧,在台灣鑿出一條以人為本、性別平等價值與文化的河流;而勵馨除了參與性別議題,也綿延到更寬廣的人權議題。

紀惠容表示,30年來,勵馨陪伴了無數的受傷女性。從公眾教育、立法、倡議、個案服務一直到國際串連發聲,女性的需要漸漸被看見,台灣社會也越來越願意重視性別議題, 但是勵馨知道,通往性別公義的路途,一刻也不能懈怠。紀惠容執行長堅定地信守勵馨的核心價值,包括:

一、以信仰反省與實踐的非營利組織:從設立中途之家、反雛妓運動、少女保護的行動者、充權少女與婦女,到共創性別公義的社會。勵馨在不同階段的角色扮演,除了回應設立宗旨的目標,也不斷從信仰反省與實踐中,找出在不同社會環境中所應扮演的角色,成為勵馨經營的核心思考。

二、以服務為基礎的社會倡議:回顧過去,勵馨與一般社福團體最大的差異在於,勵馨的社會倡議是以服務為基礎,不論各式社會行銷和隱性勸募活動,包括反雛妓華西街慢跑、立法遊說、兒少保護法通過、「重要他人」理念推廣、少女保護網絡建立,乃至於蒲公英中心的成立及承接各地的婦女服務中心,都不只是婦女運動理論,而是從服務中看見少女、婦女的需求,而出發的倡議行動。秉持這個理念,結合政府及民間的力量,讓勵馨的服務在地方落實生根,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在社會發展的脈絡與洞見趨勢中,紀惠容強調,勵馨30年來,已從雛妓議題擴展到家暴、性侵、青少女懷孕、收出養、移工性侵性騷、性別友善司法、社會住宅、婦女就業、婦女兒少安置等,對性侵和性別暴力都非常關注,希望未來每一種性別都被善待,每一種性別之間都有良好的互動關係,創造性別公義的社會,這是勵馨的目標,也是對社會的承諾。

最後紀惠容邀請所有來賓拿著專書,高喊「支持勵馨專書 暗室裡的光」、「性別公義 與我同行」的口號,並一起大合照,結束了這場溫馨又感人的記者會。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