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與吳俊宏的通信:如何看待兩岸問題

2018/03/20

【編按】知名作家、政治評論家李敖18日逝世,享壽83歲。李敖一生參與中西文化論戰,批判中國傳統文化,並以自由主義論述力抗兩蔣政權,其反美、反日、反台獨、主張中國統一的立場,也帶有濃厚民族主義色彩,留給世人許多犀利見解。

以下為「成大共產黨案」白色恐怖受難人吳俊宏1999年寫給李敖的一封信,以及李敖的回覆,兩人就統獨問題交換了意見。吳俊宏認為,李敖僅就台獨「現實不可行」為考量,力主一國兩制,並不足以說服台灣人民,吳認為統獨問題歸根到底是「世界觀」的問題,需讓台灣人理解當時中國的落後處境同與帝國主義鬥爭的坎坷過程密不可分,由此改變台灣人對於大陸的鄙視和敵視心理。李敖回信表示十分同意,但他也批評台灣是淺碟化的社會,所以「只就功利面而非道德面」曉以利害。

面對今日中國崛起的局勢,兩岸經濟發展早已逆轉,台灣對大陸也喪失經濟優勢,然而兩岸問題卻沒有如李敖所預想,能因為「功利面」的考量而自動解決,反而是隔閡更深。從這個角度來看,當年吳俊宏信中所強調的「道德面」,或許是今日更值得我們深思的角度。此文曾刊於李敖電子報,吳俊宏也以此文聊表對當年獄中難友的悼念。

李敖兄:

我叫吳俊宏,我和吳榮元是同案,是「成大共產黨」的一員,民國61年,我和你一起被關在新店軍法處看守所,你在11房,我在14房,和李荊蓀同房,我們曾是鄰居,但不曾謀面,實一憾事。你的傳真號碼是剛剛吳榮元告訴我的。

今晚從環球電視台聽到你在台大演講,真是精彩絕倫,大快我心。我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坐了十年的政治牢,但並不因此主張台獨,而是主張統一,更贊成一國兩制。但我的這種主張,卻在當前的島內政治氣氛裡,被壓得啟不了口,只能在我們的圈子裡和一些同志相濡以沫。這次大選,你大談一國兩制,而且振振有詞,雄辯諸方,可以說替小弟抒發一口悶氣,真感激不盡。只不過對於你對一國兩制的提法,小弟稍有意見,僅提供參考。

基本上你對一國兩制的說法,是基於台獨現實不可行的考量,你認為台獨將引發戰爭,而60個打1個,台灣打不過大陸,且平白喪失父母親友的生命,故不可台獨。這種說法和時下一般統派人士的說法類似,他們也強調「台獨將導致戰爭,故不可台獨」。

這樣的說法,固然可從威嚇的效果上勸阻台獨,卻不能從道德上說服台獨傾向的台灣人民。以下我想從道德上提出個人淺見,還望指教。

我與台獨人士爭辯時常喜舉出一個例子:

封建經濟時代,佃農常被地主剝削得三餐不繼,甚至常需向地主告貸,當還不起錢時,家中兒女,常被地主抓去當長工。可悲的是,這些長工,在地主家雖當奴隸,但卻覺得待在地主家比待在他老家好,至少不愁吃不愁穿不愁住,雖然這些穿住的都是拾地主餘唾的東西,但日子一久,他卻逐漸地不喜歡老家了,甚至於看不起老家的窮爹娘窮兄妹,最後終至於說出:「我和你們不同家,我不是你們的親人」。

我想用以上的例子來形容今日主張台獨人士的心態,大概最恰當不過了。因為從中國近百年來的歷史看來,可以說是一部與帝國主義的鬥爭史。1949年兩岸分離後,台灣被劃入美日帝國主義體系內,並伴隨著戰後資本主義的經濟發展而逐漸富裕起來,相反的,大陸的共產黨,在原本薄弱的基礎上,繼續與帝國主義進行艱困的冷戰熱戰,並在一系列的社會主義錯誤實踐中,導致貧窮落後,貪汙腐化,人民生活比台灣差,政治民主也不如台灣。

台灣富大陸窮,台灣好大陸差,這是兩岸的差異,對待這種差異,台灣人可以同情大陸,體諒大陸在同帝國主義鬥爭中的坎坷旅程;但台灣人也可以看不起大陸,鄙視大陸。不幸的是幾十年來台灣的政治運動,卻把台灣人民導向後者發展,時至今日,上從李登輝的言論下至一般市井小民的街談巷論,可以看出到處充滿著對大陸的不屑與鄙視,甚至敵視的心態。這種心態就如前面所舉例子中的長工一樣,說「我不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我們不是一國,而是兩國」。

至於台灣的政治運動為何會演變至此,說來話長,但它和台灣幾十年經濟發展下產生出來的一批新興中產階級有關,在這個階級所帶動的政治運動下,國際冷戰雖已結束,但兩岸關係卻更趨緊張,這實非台灣之福。解決之道,台灣必須糾正一度被扭曲的心態,改變對大陸的鄙視心理,改採對大陸同情幫助的心態,如此兩岸或可共存共榮,免去一場災難。

統獨問題,歸根到底是世界觀的問題,腦子裡盡是歐美世界觀的人,是會敵視中國的,而具有中國歷史觀的人是能夠同情體諒中國今日的貧窮落後的。

以上個人淺見,還望指正。

吳俊宏 1999. 12. 1

以下為李敖的回覆:

跋:看了我小難友吳俊宏老弟這封語重心長的信,我特就一個重點寫下感想。

俊宏說我的演講「固然可從威嚇的效果上勸阻台獨,卻不能從道德上說服有台獨傾向的台灣人民」,他的評論,很是精到。但我畢竟比俊宏要大好多歲,所見時代轉變下的人的轉變已多,我憂患餘生,實在不敢向芸芸眾生要求他們的道德面,台灣已是淺碟的、現實的、短視的社會,人也變成這副德性與造型,所以我在大聲疾呼,也只就功利面(也就是非道德面)曉以利害,其他更高的層面,實已不敢奢求。這樣反倒少點失望,多一點務實。俊宏老弟是理想主義的「共產主義者」,他該覺悟到道德面的人物(像他和我)實在已是稀有動物了。

我同意俊宏來信的所有觀點,但我忍不住要提醒他:對庸庸碌碌的眾生,不要做太好的夢。(1999/12/2)

左為吳俊宏、右為李敖。(合成圖片)

責任主編: 

回應

缺乏獨立精神的台獨運動
2018-02-04 中時電子報 譚台明(大學講師)

無可否認,台獨思想在台灣已有幾十年的歷史,而近年來更是聲勢大漲,幾成為台灣唯一的「政治正確」。然而,非常奇怪的是:幾乎所有的主張台獨的政治人物,都是極度的親日或親美的。陳水扁在卸任後,公開宣稱自己是美國軍政府的代理人。而美國的「印太戰略」八字還沒一撇,蔡英文在見莫健時就忙不迭得不請自來地宣稱要加入。某位號稱台獨理論大師的先生,更公開的說:「不抱美國的大腿,要抱誰的大腿?」諸般對美國明目張膽、毫不避諱、亦毫無羞恥心的依賴,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必須依賴美日才能進行台獨,其「依賴」性,對其尋求的「獨立」來說,難道不是一種諷刺?很明顯,從「獨立」走向「依賴」,台獨運動早已全面異化了,而朝野諸公對此竟然絲毫不覺,豈不可怪?
李敖說,台獨都是玩假的。一點不錯。台獨最缺的就是「獨立精神」。缺乏獨立自主之精神,使台灣永遠淪為軟弱的、受欺負的一方;因此,台獨政客便可永遠可以利用這種心理弱點來綁架全民的情緒,從而壓榨無窮的政治利益。食髓知味,樂此不疲,也就難怪對「獨立」變質為「依賴」也毫不在乎了。此乃是台獨運動的陰暗面,台灣人對此還可以不加思索嗎?

總統讓美國別把菲扯進美國發起戰爭
2018-03-22 菲律賓商報 本報訊

“別把我們算進去。”杜特地總統昨天說,菲律賓不會再加入美國的戰爭和遠征。他說,其國家總是什麼都沒有得到,只得到“暴力和痛苦”。
杜特地總統在甲美地省菲國警校畢業典禮上發表講話期間說:“我現正在要對美國說:不論你們將進行什麼遠征,在任何其它國家進行的任何戰爭,別把我們算進去。”
菲國總統說,菲律賓將獨立自主。他說,菲國受夠了殖民統治。他說:“這麼多年來的犧牲,除了暴力與痛苦外,我們沒有得過什麼。我們將獨立自主。”他補充:“我們接連地被兩個國家奴役—西班牙人400年,美國人50年。沒錯,這已經夠了,別再要求更多。”
菲律賓長期以來一直是美國的盟友,兩國簽署了1951年的共同防禦條約,在兩國都遇到外部襲擊時相互支持。
杜特地總統說,美國一直要求他們的盟友參加他們的遠征。他說:“他們總是要求(他們的盟友)參與遠征。”他舉例了在美國前總統老布什和小布什執政期間的伊拉克戰爭。
杜特地總統說,菲律賓將從不求助於任何幫助。他說:“有時候這可能意味著人民的尊嚴。”他主張菲律賓不再參與聯合遠征,他說:“除非我們直接受到威脅,否則將不會參與聯合遠征。至少在我的任期內。你們等到我不在的時候。”
他也抨擊了美國涉嫌竊取菲律賓和中東國家的自然資源。他說:“你偷走了我們的自然資源。你偷了阿拉伯國家的石油,任意地分裂它們。現在你們仍然在拿石油,還在吸取石油,到處都是動亂。”

經濟決定統獨
2018-02-14 中國時報 謝志傳(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

《遠見雜誌》發表最新「2018台灣民心動向大調查」,調查顯示:「贊成台灣獨立」的比率創下調查以來的10年新低,而「贊成與大陸統一」的比率攀上10年新高。這樣的結果可以看出:台灣民意對兩岸關係的看法轉變。
近幾年來,中國大陸的進步有目共睹,不僅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舉辦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與「中國-拉丁美洲加勒比共同體論壇」,國際形象大幅改善,儼然成為引領國際事務的領導者之一。這連帶使得台灣民眾對於中國大陸的觀感大幅改善,讓台灣民眾對於統一的排斥感降低。
台灣民眾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並未使台灣進步,反而使台灣與大陸的差距越來越大。尤其是台灣的低薪狀態已經使得年輕人紛紛西進,在大陸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也正因為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大陸求職受到重用,更多的年輕世代表示有意願赴大陸求職。當然,想在大陸謀求好職務,先赴大陸求學適應大陸的生活環境,也是未來年輕人的選擇之一。因此,當台灣年輕人對於大陸的認識改觀之後,自然會使接受統一的比例增高。
至於支持台獨比例的降低,更是兩岸實力消長之下的必然結果。當台灣在20幾年前,因為經濟蓬勃發展帶來民主化,使得台灣在面對大陸時充滿自信,對於己身的制度甚為滿意,對於大陸的集權專制或是大陸提出的「一國兩制」嗤之以鼻。可惜的是,台灣過度炒作民主政治,而拖累經濟發展。反觀中國大陸,依照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策略,埋頭拚經濟。兩岸的經濟差距在扁政府時期尚不大,但是到目前為止已不可同日而語。越來越多人注意到:台灣往獨的方向走,只是招致中共的武統,並無法替多數人帶來福祉。
民進黨政府上台以來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大倒退,不光是兩岸關係受損,陸客的減少重創台灣的觀光業。加上民進黨過去一年多來操弄政治議題,處心積慮消滅對手陣營,還通過不少年輕人反感的《勞基法》,都使得年輕人看出他們在台灣的發展有限。加上最近兩岸因為M503航線的爭議,使得在大陸念書的台生、工作的台幹與眷屬或是台商面臨買不到機票、或買到昂貴的機票返鄉過年,讓民眾對於民進黨政府的兩岸政策不滿,促使民眾對於統獨看法的轉變。
簡言之,所謂支持統獨態度的轉變,實在是跟經濟息息相關。如果台灣獨立可以讓民眾過上更好的日子,當然支持獨立的人變多。但過去20年來,大陸的進步超乎想像,台灣走下坡卻是不爭的事實,年輕人在台灣看不到未來,自然會冷靜下來看清兩岸的事實。

各位台灣獨派群眾,你們批評中國的話裡,把中國代換成你們自己,完全通順。你們跟你們討厭的中國一樣,無限放大對方的缺點,對於自己人的缺點就草草帶過,只看著特定報紙、新聞當作事實。
最好笑的是,你們把與你們相反的意見的人通通打成五毛黨,你們的行為、思想完全跟你們心裡想像中的中國一模一樣。
最可悲的是,你們明明就是被單一思想洗腦的傀儡,卻總是自以為自己是最清醒的那個。
裝睡的人真的叫不醒啊。

批蔡者臉書帳號被封 可參與集體訴訟索賠
2018-04-05 星島日報-灣區 記者王慶偉/山景城報道

如果你在臉書上發表過批評蔡英文或民進黨的言論,因而被臉書封鎖帳號,不能使用幾天或幾十天,你現在都可以參加對臉書的集體訴訟,有機會得到賠償。
發起對美國臉書總部集體訴訟的「美國中華正統基金會」召集人蔣臨沂表示,包括中、港、台、美各地的臉書用戶,因為在臉書上批評蔡英文和民進黨政府而被封帳號的,估計有50萬到100萬人。現在已經聘請美國科技專利律師,對臉書提出集體訴訟。曾經因為批蔡而被封帳號的臉書用戶,都有資格參加集體訴訟,索取賠償,不限地區。
蔣臨沂指出,這場集體訴訟勝算非常大,因為證據充足、都在臉書的伺服器紀錄裡,臉書不能任意修改作假或去除。蔣臨沂於2017年開始,因為在臉書上發表批評蔡英文的文章和圖片,經歷三次被停權:第一次的理由是詞句不當,第二次是迷信神怪,第三次是在臉書上鼓勵推翻蔡英文台獨政府的言論。第三次不但被停權一個月,還有警方介入調查,並轉給台灣的地檢署調查。蔣臨沂表示,「有足夠的理由相信,蔡英文政府發動網軍進行抹黑及不實控告。」
蔣臨沂開始注意到,許多網民在臉書上發表批評蔡英文和民進黨的言論,立刻被封;但綠營在臉書上發表荒謬言論,卻一點事都沒有,「這個比例相當懸殊。」經過調查初步統計,因批蔡而被封的全球臉書用戶,最起碼有50到60萬,上看100萬。
蔣臨沂指出,現在已經證明,只要是支持一個中國、反對臺灣獨立、反對蔡英文政府的這論,99%都會被封鎖;這就是臉書直接介入政治操作,配合蔡英文政府打壓異己的最好證據。他表示,這次集體訴訟涉及之多、要求賠償之大,將會比臉書歷來的集體訴訟都要來得嚴重。
他表示,臉書自2011年以來,有過4次集體訴訟的紀錄,「沒有一次會比我們控告的嚴重,勝算是百分之百,有百億的賠償。」蔣臨沂透露,這起集體訴訟已經有很多律師表示有興趣,要來作代表律師。
對臉書的集體訴訟,現在搜集所有被臉書非法封鎖過的用戶名單,委託專業律師代表受害者向美國臉書提出控告,並索取賠償。受害者報名信箱[email protected],臺灣電話886-903943982,臉書賬號[email protected],微信號gary7302,LINE賬號0903943982,YouTube賬號「平師平法」。受害者將自己姓名、聯絡電郵、被限制過的臉書帳號(不要密碼),送到以上報名信箱;載圖自己保留,以後賠償時舉證用。

綠媒不敢正視中國大陸成就
2012-06-18 今日導報 作者:嚴明(台大博士生)

民進黨自從敗選以來一直在強調要在互動中了解中國大陸,雖然尚未採取真正有效的行動,但起碼做出了一番積極的宣示。但在另一方面,親綠媒體卻並不樂見這一轉向的出現,反倒是接連發表文章警告民進黨不要對中國大陸讓步,從敗選之後不久刊發的(自由時報)《誰要中國民進黨》社論開始,就不斷在威脅民進黨說:如果該黨調整對中國大陸的政策,或者修改台獨黨綱,那麼就會遭到選民的拋棄。這一基調到現在一直都沒有改變。
作為大眾傳播媒體,具有如此明顯的傾向,自然會對它的讀者產生重要的影響,並導致民進黨也被其支持者所綁架,不敢多做調整。不過,綠媒對其讀者的影響還不僅包括如此明顯的言論,更體現在對其支持者的思想觀念、關注焦點等的潛移默化影響上。
長期以來,這些媒體很少關注中國大陸的事務;即便做報導,也基本上以負面為主,從而給讀者營造出一種中國大陸是一個可怕地方的印象,進一步拉大台灣民眾與中國大陸的心理距離。雖然綠媒經常宣稱馬英九或者國民黨在欺騙台灣老百姓,殊不知他們自己做的事也與之沒太大區別。
以此次大陸神舟九號發射為例,作為代表中國大陸航太事業發展的標誌性事件,即便其意義並不足以改變世界航太格局,但對全世界來說都可以算是一件值得報導的事件;更何況這發生在海峽對岸,雖然當前條件下兩岸航太領域的交流尚無實現的可能性。
但是,台灣方面縱使不樂見,也仍然是需要關注的事情,畢竟它也代表中國大陸航太實力乃至軍事實力的進一步提高。但是,綠色媒體選擇了忽視;對比親藍媒體的頭版大幅度報導,前者卻是隻字未提、仿佛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種選擇性報導的結果就是讓親綠讀者看不到中國大陸的進步,更無從瞭解對岸的發展狀況,因此對兩岸關係發展的判斷都停留在幾十年前得到的經驗;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歧視大陸、排斥大陸也就不奇怪了。可以想見:很多人長期接受到的大陸資訊都是負面的,他們當然不會對中國大陸有好感,更不會產生對後者的認同感,也自然不會有改善兩岸關係的需求。
問題就在於:這種觀感並不是基於正確的認知,而是媒體的選擇性報導;這樣凝聚成的民意自然也不該是真正意義上的民意,反而可以算作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洗腦。不僅如此,對大陸缺乏好感的那些台灣人因為看不到大陸快速發展的現狀,也就不知道對岸的眾多商機和其他發展機會,只能停留在島內競爭有限的資源,因此也很容易受到政府改革政策的波及成為受害者,反而進一步強化其反對國民黨以及大陸的觀念,形成一種惡性循環。
另一方面,接受到充分資訊的其他台灣民眾,則認識到中國大陸發展所帶來的各種機會、以及官方所指定的各種優惠政策,紛紛跑到大陸做生意、找工作,或者建立合作關係、並獲得了很多好處,從而可能進一步拉大其與綠營支持者的收入差距。
如此一來,縱使綠媒經常抨擊「國民黨傾中」、「藍媒變成紅媒」,卻不會改變「親綠民眾經濟生活受到影響」這一實實在在的境況。面對這種狀況,綠媒自然會進一步將之解讀為「馬英九無能」等原因所導致;但就像阿扁執政八年的經驗所昭示的,換人做也不會有所改變,因為尋找原因的起點就已經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