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迫遷】今拆三同意戶 未同意戶憂強拆迫近

2018/01/24
苦勞網記者

板橋大觀社區迫遷危機逼近!退輔會板橋榮家今日(1/24)針對社區3戶同意點交戶執行拆除,不同意點交的住戶及大觀自救會擔憂拆完同意戶後,不久後自己也將面臨強拆命運,故發起擋拆行動,但在優勢警力的排除下,3戶點交戶仍在中午前完成拆除。退輔會原保證拆除過程不會波及不同意戶,但仍導致其中一戶的屋簷及電錶損壞,引起居民強烈反彈。

今日已點交戶被拆的情景,不久後是否將輪到未點交戶,成為居民揮之不散的憂慮。(攝影:張智琦)

警方包圍拆除現場,居民只能無奈看著已點交戶房屋被拆除。(攝影:張智琦)

為阻擋退輔會拆除同意戶的房屋,大觀自救會今日上午8點號召居民和聲援學生到大觀路二段準備「擋拆」,不料警方和拆除大隊搶在清晨6點進駐,約7點開始拆除作業,到場的自救會成員與警方爆發第一波推擠衝突,隨後鄭仲皓、李冠毅等四名聲援者被警方強行帶上警備車。8點半,自救會和警方爆發第二波推擠衝突,警方再度抓走三名聲援者,並包圍拆除現場不讓聲援者靠近。

自救會成員唐佐欣痛批,自救會成員只是為了保衛家園而和警方發生推擠,新北市員警卻未說明理由就蠻橫地把抗爭者帶走。此外,當自救會成員和聲援者被抓走時,也有便衣員警一度阻擋媒體拍攝,引起在場記者群起抗議。

由於多名自救會成員被逮,自救會也被層層警力擋在拆除現場外,十多名居民和聲援者只能眼睜睜看著3戶同意戶的房屋被怪手拆除。在拆除過程中,多名居民激動落淚,要求停止拆除,但皆無力阻止。自救會只能朝向板橋榮家拋灑冥紙,並以靜坐表達抗議。

原本退輔會保證拆除作業不會動到不同意戶,但此次拆除作業仍波及大觀路二段上朱寧民一家的房屋,造成其屋簷及電錶損壞,引發朱寧民女兒高聲抗議,批榮家承諾不會拆到但還是拆到,讓他們家電錶毀損,電話都沒法接。

對此,退輔會板橋榮家主任厲以剛表示,大觀社區有12戶同意點交戶,為確保不會影響到其他未點交戶的安全,今天只拆3戶,且怕影響到朱寧民宅,中間仍保留了一戶已點交戶,惟遺憾怪手仍損害到朱宅,強調「只要損壞的我們全權負責」,最後拆除工人也協助修復朱宅屋簷和電錶。

朱寧民女兒盯著工人修復朱宅的屋簷。(攝影:張智琦)

不同意戶的處境仍待解決

大觀社區目前還有58戶不同意戶,去年(2017)12月初自救會雖擋下法院履勘程序,但居民憂心法院仍隨時可能進行履勘及強制拆除,令他們流離失所,不斷呼籲退輔會和他們重啟協商。

不過,對於自救會的兩個訴求──「原地續住」和「免除不當得利」,厲以剛今日也直言「不可能」。他表示,讓違占戶在國有土地上「原地續住」並不合法,法院對此案也已三審定讞,他們無權免除居民的不當得利。

厲以剛說,接下來會由法院對未點交戶來做強制執行,雖然退輔會也可暫緩強制執行,但假如自救會繼續提這兩個訴求,「我們沒辦法暫緩,也無理由暫緩」。他表示,板橋榮家希望做到的是安置和急難救助,之前也提過合宜住宅、包租代管方案,會依照居民的需要來處理。

然而,自救會成員唐佐欣質疑,退輔會一再聲稱今日拆除的是「自願點交戶」,但所謂的「自願點交」掩蓋的是退輔會透過民事訴訟、鉅額罰款造成龐大的經濟壓力,逼迫弱勢住戶點交,卻不管這些人會落腳何處。她也強調大觀社區存在很多經濟弱勢的居民,許多因政府要求償還鉅額不當得利,而陷入困境,只能打零工維生。

唐佐欣表示,自救會的訴求不只是原地續住,也希望有替代方案,但反對退輔會用轉介社福資源的方式,推卸自身及新北市政府的責任,強調這不是解決迫遷問題的方法。至於目前的「包租代管」等方案,對居民來說可能不適用,租不起、也住不長久;居民董信雄就表示,包租代管需月付9,000元,他無法接受。

唐佐欣呼籲退輔會正視大觀社區現有的鄰里網絡,可以支撐起社福漏洞的面向,並請退輔會拿出誠意,不要用強拆迫遷的方式,把居民推向無家可歸的處境。

自救會成員被帶上警車。(攝影:張智琦)

自救會向板橋榮家拋灑冥紙。(攝影:張智琦)

居民眼見拆除,激動落淚。(攝影:張智琦)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