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實驗成效未評估 開放將成大災難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12/05

實驗教育三法,包括「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公立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委託私人辦理條例」、「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將於本周四於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審議,全教總認為目前實施的實驗教育整體成效並沒有做評估,也沒有明確的數據,貿然大量開放不受主要教育法令規範的實驗學校,恐怕會造成國民教育的大災難。

    實驗教育三法於103年11月19日公布實施至今,不過剛滿三年。這三年中,公立學校轉型為實驗教育者約有五十幾所,數量不可謂不多。然而,到底實驗教育實施的成效如何?這些學校的課程、教材如何安排?教師的任用及素質如何?縣市政府控管能力如何?完全看不到教育部的報告與說明,在這種茫然無知的狀況下,竟然要大肆開放辦理實驗教育,等於矇著眼睛拼命往前衝,真的是讓人膽戰心驚。

    以全教總手上的資料來看,號稱辦理實驗教育先驅的宜蘭縣,過去一直拿來當實驗教育宣傳樣板的「人文中小學」,上月初傳出因為違規情事過多,縣府決定不再續約。事實上,人文中小學早就有許多弊端,民國97年時就發生詐領薪資之情事,之後也不斷傳出違法不當情事。然而宜蘭縣政府不僅無力管控,還把他當作宣傳樣板,直至今年不斷接獲投訴,才開始清查不當情事。結果違法不當事項一籮筐(附件一)。事實上,宜蘭縣政府推動實驗教育並無明確目標,甚至推動公立學校辦理實驗教育也缺乏明確藍圖,反而像是在爭取資源分配,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與此同時,許多縣市辦理實驗教育彷彿是替小校開了避難所,一旦學校面臨裁併,就以辦理實驗教育改頭換面,但轉型實驗教育的理念為何?是否有明確的教育哲學?往往一無所悉。縣市政府也樂見小校轉型,因為在實驗教育法規寬鬆下,可大幅減少正式教師的聘用,增加了員額控管的空間。以嘉義縣為例,6所實驗學校就有4所的代理教師過半,豐山國小全校14名教師僅1名是正式教師,太平國小全校13位教師,僅2位是正式教師。這些代理教師所做的工作和正式教師無異,以嘉義縣太平國小為例,甄選代理教師6名,其中5名都是一般教師的工作卻用代理方式聘用,明顯是規避正式教師的任用。不僅如此,104年甄選有6名正式教師,不過二年,只剩2名正式教師,代表教師流動率高,如此要怎麼推動實驗教育?這種情況,不禁令人懷疑,這些實驗學校只是為了減少正式教師的聘用,省錢也省去超額的麻煩。

    目前實驗教育辦理情形就可見有許多問題,即便是辦理多年的人文中小學在課程與教學上也有「年段課程偏重某領域」、「不符合學理」、「難以契合教學目標」的問題,更難以想像諸多新辦理的實驗學校課程、教材如何禁得起考驗。在種種問題與亂象的情況下,縣市政府顯然是欠缺理想、把關無力,實驗教育只是為了爭取資源和博取名聲,而教育部不思檢討,竟然還要放寬實驗學校到總數的1/3,並且給予補助,這簡直就是閉著眼睛往前衝,把國民教育當賭注,最後輸掉的是國家的教育與孩子的未來。

    由於實驗教育幾乎不受主要教育法規的限制,一旦開放將造成國民教育的混亂。因此,全教總堅決反對在沒有任何成效評估、課程教材檢驗與數據分析的情況下放寬實驗教育的數量,同時反對無差別式的補助,接受補助的學校必須是零門檻、零拒絕的接受學生入學、否則這是拿國家資源資助特定族群,製造教育的階級化與反平等,必將國民教育的精神破壞殆盡。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