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中午公投法修法黨團協商,台少盟呼籲:「十八歲公投」與「降低門檻」今年務必三讀過關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11/28

根據立法院會議預報,今天(11/28)12:00~14:00將由趙天麟委員針對《公民投票法修正草案》召開內政委員會的黨團協商。推動青年合理公民參政權利的「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十八歲公民權推動聯盟」,共同呼籲朝野立委,「公投票」是許多青年參與成人社會的第一張門票,不應淪為政治鬥爭遊戲的犧牲品,包括「公民投票年齡門檻」與「青年涉己切身相關之修憲議題」(如:關於選舉與被選舉參政門檻的《憲法》第130條修正案)都應該從世代正義觀點修正至18歲,正視青年的表意及參與權利,用實際行動跨出「世代聲音平衡」的第一步而非口號,投青年一張信任票。聯盟針對下午的公民投票法修正草案黨團協商,對各黨團提出兩項呼籲:

  • 儘速三讀修正《公民投票法》關於門檻的限制,包括:公投議題投票年齡下修至18歲,且修憲案不應被排除在外,至少包括青年涉己相關議題之投票年齡,如:關於選舉與被選舉參政門檻的《憲法》第130條修正案,也應一併下修至18,才是真正跨出「世代聲音平衡」的第一步。
  • 小英總統及執政黨必須貫徹憲改決心,盡早規畫出憲改期程進行社會溝通。且立法院應盡快啟動組成修憲委員會,研議七個已一讀付委的關於選舉權、被選舉權的朝野各政黨修憲提案,完備十八歲公民權歷史任務。期望於合併2018年大選,十八歲青年能有第一張單純處理十八歲公民權的修憲公投票,中選會及相關行政部門應啟動選民教育,促進社會對話。

台少盟秘書長葉大華提醒各黨團,立法院在民間團體力推多年後,終於初審通過下修公投年齡至18歲,鬆綁公民參政門檻,跟上國際主流賦予青年世代公平合理的參與權利。聯盟呼籲朝野各政黨應主動回應世代正義的訴求,在本會期完成三讀,盡早讓18歲青年有權就自身關切的公投議題表達意見,讓政策影響評估能有世代平衡的觀點,避免政策過度傾斜特定族群利益。

聯盟表示早在第九屆立法委員第一個會期(2016年5月)及第二會期(2016年12月)內政委員會兩度初審《公民投票法修正草案》通過,其中第七條修正案為下修公投年齡門檻,朝野一分鐘內迅速達共識,從20歲下修至18歲。當時內政委員會召委趙天麟即表示,除若干條有個別委員表達異議列入記錄外,其他都已初審完畢、送出委員會,仍須經朝野協商。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也信誓旦旦表示可望在第二會期完成三讀。

如今時間又過了將近一年,蔡英文總統及柯建銘總召「在年底前完成三讀」的再次公開承諾,是否會再次跳票?台少盟與十八歲公民權推動聯盟呼籲青年們及關注世代正義的社會公眾,透過議事直播緊盯,究竟是哪些委員持續在阻擋青年合理的參政議政權利?

眾所皆知,台灣是全世界唯一堅持20歲才能夠投票的民主國家,當我們還在投過政治角力與權力鬥爭犧牲青年的公民權利時,許多國家早已正在研議持續下修投票年齡,並啟動社會對話。美國各州的青年議會與州議員認為:因為年輕人是我們的未來,降低投票年齡將有助於他們在民主進程中發表意見,培養終身投票的習慣。青少年在成年之前就應該養成「投票是國家賦予的一項基本權利」的習慣,以確保他們會成為政府的積極參與者。所以2015年美國Greenbelt City的青年議會議員開始推動將投票年齡從18歲降到16歲,已在今年11月實現;2017年加州議員提出大會憲法修正案(ACA)10、紐約州議員提出「年輕選民法案」(Young Voter Act),不約而同的預計將州層級的投票年齡門檻下修至17歲。

此外2016年底,兒童權利委員會透過解釋CRC的第20號一般性意見書,提供給各國為落實青少年權利所需的法律、政策和服務指南,也能促進青少年全面發展,建議各國應增強青少年的權能,承認他們的公民身份,讓他們積極參與自身生活確保讓青少年在學校和社區、地方、國家和國際各層級,參與制訂、執行和監測影響其生活的所有相關法律、政策、服務和方案。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人權高專辦與兒童權利委員會也建議國家應在各面向採取行動擴大民主空間,強調參與作為政治和民間合作手段的重要性,青少年可以通過這種手段進行談判,倡導實現自身的權利,並讓各國承擔起責任。各國應採用政策,增加青少年政治參與的機會,這對發展積極的公民意識至關重要。 各國應查明和解決妨礙他們合作和參與的障礙,將投票年齡降低到18歲以下,以及開展公民意識和人權教育,投入支持青少年理解、認識和履行他們作為活躍公民身份等措施。

反觀台灣,長年剝奪限制行為能力之準公民各式參與政事權利,加上現行選舉制度,明顯阻礙年輕族群(18-29歲)有效行使其權利,國家亦無採取積極措施克服具體困難。且部分社會公眾常用有別於其他成年人的標準,質疑年輕人沒有足夠的公民意識或政策識讀能力,用年齡歧視來剝奪應有的公民權利;政黨則是將每年64萬名首投族參政議政的權利,作為政治算計的籌碼,或淪為政黨間的相罵本,卻鮮見國家行政及教育部門投資與推動選民教育,甚至還常以「政治不得進入校園」阻礙學生的主動投入與民間公民團體資源的引入,如:青少年投票日模擬投票公民教育。導致盤點歷年兒少預算包括教育、衛生、醫療、福利及文化等多元面向發現,從2011年至2015年,兒少預算僅佔總預算的1.68%~2.43%,與近五年兒少人口占總人口數的 17.21% ~ 19.24%,明顯不符合比例原則,國家政策與資源分配長年往中高齡傾斜。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