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爛勞基法」一讀
勞團將辦大遊行抗議

2017/11/17
苦勞網記者

行政院推動的《勞基法》修正案今日(11/17)在立法院會一讀通過,下周一將排入衛環委員會聯席經濟委員會審查。為阻止民進黨強行通過一讀,上午國民黨立委一度霸佔主席台抗議,大力抨擊「民進黨是資進黨」、「配合資方壓榨勞工」,但最後仍遭民進黨以優勢人數表決通過。勞團上午同步號召近百人齊聚立院大門抗議,並預告將舉辦大遊行及更多抗爭行動。

勞團在立院外抗議勞基法一讀。(攝影:張智琦)

本次由賴揆拍板定案的《勞基法》修法,被勞團評為「史上最爛的《勞基法》修正案」,包括休息日加班費改採核實計算、每月加班上限提高至54小時、輪班休息間隔時間縮減為8小時、取消7天應有1天例假、特休假可遞延一年不需當年休完,等於是讓勞工加班更多、領得更少。近日許多學者、工會及人權團體皆站出來反對,警告若此惡法通過將使台灣勞工「過勞」情形更嚴重。

不過,民進黨政府並未因各界的反彈延遲修法的腳步,繼上週四(11/9)行政院會通過後,今日隨即在立院民進黨團表決下火速一讀,國民黨立委蔣萬安等人雖一度佔據議場主席台,反對民進黨強行付委,並和民進黨立委發生肢體衝突,但最後仍遭綠委優勢人力排除、表決通過。

蔣萬安痛批,民進黨去年(2016)強行通過「一例一休」的《勞基法》修法,現在實施不到一年又要修法,難道不用跟社會大眾道歉?且本次修法不分行業別放寬「七休一」規定,讓勞工可連續上班十二天,又縮短輪班間隔時間至8小時,對勞工過勞處境毫無「同理心」,根本是配合資方壓榨勞工。蔣萬安批,民進黨法案預告只有七天,就想強行一讀通過,在下周一排審,「比上次修法更粗暴、急促、草率!」

國民黨立委林為洲也質疑,勞動部對於修法一直提不出評估報告,究竟是哪些企業需要彈性、對經濟有多少幫助、對勞工會造成什麼衝擊,勞動部都說不清楚,僅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態,就要強推修法,「到時資方不滿足,是不是又要修?」他也表示,《勞基法》一向都是衛環委員會單獨審查,這次民進黨卻安排代表資方的經濟委員會聯審,根本是偏袒資方,民進黨已淪為「資進黨」。

為擋勞基法草案,國民黨立委一度佔據主席台,但仍被民進黨立委排除並通過一讀。(攝影:張智琦)

勞團:將號召全台勞工抗爭到底

上午《勞基法》修正案一讀前,2017五一行動聯盟及各地工會團體也同步動員近百人在立院外抗議《勞基法》修惡。高雄市產業總工會代表強調,台灣南部勞工薪水偏低,但這樣的處境不應透過不斷加班來解決,而是應該提高基本工資,要求企業調薪。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鄭雅慧也抨擊,這次修法將賠上勞工健康和消費者的安全,危害下一代的勞動權益,將反對到底。

勞團強調,對於此次《勞基法》修法,將持續發起行動抗議,在各地組織工會宣講勞教,抵制支持修法的立委,並將配合修法時程,於12月23日發動反對《勞基法》修惡的大遊行,號召全台勞工團結抗暴,阻止「全民過勞版」的勞基法草案通過二三讀。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 

回應

反對勞基法改惡!團結打倒蔡政府!
2017-11-17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許偉育、康慕尼

在民進黨全副武裝的情況下, 11/17號勞基法改惡已通過一讀,目標要在年底前完成勞基法改惡。再次證明蔡政府是工人階級的敵人。這內容包括:休息日加班費核實計算(取消做一給四、做五給八),每季加班時數上限138小時、單月上限54小時,取消七休一、改為十四休二,鬆綁輪班時數間隔至8小時,特休假可遞延至隔年。這將使得勞基法倒退三十年,進一步使台灣工人血汗過勞低工資的情況更為嚴重。
進一步來講,這不只是會讓勞工連上十二天班才有假可放,連續四個月每月加班54小時,更會導致失業人口進一步增加,平均工資成長幅度更為緩慢。原因是當資方可以更為「彈性」的配置員工上班時間時,它將可以進一步減少需雇傭的人數。失業人口的增長也會加劇工人之間在工作機會上的競爭,從而給資方帶來更有力的議價空間,進而壓低工資水平。這樣的結果就會進一步惡化台灣勞工「不加班、薪水就不夠用」的情況,那又會回過頭來讓資方可以擁有「更便宜耐操」的工人可以壓榨。這是一個對於工時和工資的雙重打擊。更有甚者,現實上是多數資方根本無視勞基法,此番修法對於勞工權益的打擊將比法律條文所寫的更劇烈。如果沒有有組織的抗爭,資方將更無約束、更公開的壓榨工人。
此次勞基法改惡僅是民進黨反工人戰略中的一環。資本主義危機的深化和工人運動的成長,迫使台灣的資產階級必須進一步要求民進黨剝奪工人的民主權利(提高工會組織門檻,罷工預告期,強化警政系統的監控力量)。面對工會運動的成長和勞權意識的提升,民進黨和台灣資產階級是有意識有戰略的著手準備強硬鎮壓下去,因為經濟危機令他們退讓的空間越來越小。
面對民進黨的全面打壓,全台勞工需要組織起來,發起全國性抗爭。不僅需要反對勞基法改惡,更需要提出打倒親資蔡英文政府的政治訴求。戰鬥性的工會與左翼力量有責任鼓動青年及工人加入或者成立工會及工人組織,要爭取降低工會組織門檻,爭取政治罷工權。所有工運團體與左翼組織和想投入抗爭的個人需要召開一場大會,制訂反對勞基法改惡和蔡英文親資政策的具體下一步行動,包括集會日子以至行動升級的方案。一場聲勢浩大的群眾集會遊行是反擊的第一步,以動員工人、使工人共同討論鬥爭的下一步如何走。但單靠集會愈來愈少機會可以令政府妥協,因此需要進一步討論行動升級的方案,例如罷課乃至罷工。
在廣泛的青年工人中已經掀起強烈的憤怒和不滿,一個民主且團結的鬥爭戰略能夠將其匯聚起來並擴大力量。現在的工人運動中需要建立一個明確而堅決的全國鬥爭領導,這將能為建立獨立於藍綠以外的群眾性工人政黨打開大門。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主張:
1.反對勞基法改惡,打倒蔡英文政府!
2.鼓動青年及工人加入工會,建立戰鬥性工運!
3.降低工會組織門檻,爭取政治罷工權!
4.所有工運團體和左翼組織召開全國鬥爭會議,民主地制訂下一步的鬥爭方案,將所有抗爭群眾團結起來!
5.建立獨立於藍綠以外的戰鬥性工會及工人政黨!

兩岸都需要陳映真
2017-11-18 中時電子報 張方遠(時評作家)

11月4至5日,台北舉行了《陳映真全集》發表會暨第一屆陳映真思想研討會,海峽兩岸不同世代的讀者與學者共聚一堂,分享探討陳映真作品的影響與精神。在陳映真被兩岸定型的當下,大陸以「愛國」推崇他,台灣以「統派」拒絕他。這一場會議重新思索陳映真多樣、豐富、批判的思想世界,將「鞭子與提燈」從後街之中再度引領而出,振奮人心。
陳映真這一位從台灣土地生長的作家,自萬馬齊喑的1960年代起,就把自己的靈魂鑲嵌進社會主義,關懷的視野遍及包括台灣的全中國、以及同為霸權宰制的第三世界。他不僅僅是作家、小說家。此次出版的《全集》共450萬字、820篇、23卷,單就這個文字勞動的數量而言,他更是一位將文字做為批判武器的實踐者與戰鬥者。
陳映真的作品反映了台灣現代化過程中出現的畸型與荒謬,同時更深入地走進幽藏在台灣人心靈中難言且難解的歷史糾結。他說,「1950年以來,台灣的歷史學界、社會科學界和文藝界,長期受到美國意識形態的洗腦,對於台灣戰後充滿了歪曲、謊言、恐怖和暴力的歷史毫無批判的研究與創作能力;從而在40年間,為美國塗脂抹粉,把美帝國主義妝扮成人權、民主和自由的推進者、守護者」;只有真誠地直面台灣「新殖民地」的本質,才可能擺脫冷戰與內戰結構帶給人民的桎梏。
陳映真痛苦於兩岸間的「近親憎惡」,正是因為他深知祖國不只是祖國:祖國所象徵的艱苦,是「不屑於充當本國和外國權貴之俳優妾妓」,「渴望國家的獨立、民族的自由、政治與社會的民主和公平、進步的人民」。陳映真與他的綠島前輩們都明言,一旦將台灣歷史特殊性從民族分斷與中國近代史範疇內抽離開來,便難以迎來兩岸真正正常化。
在陳映真一生的作品與實踐中,無不直指人類最終的平等、幸福。1987年,陳映真即指出:「台灣的工人階級不能再繼續做這種不合理、不被賞識和感謝的犧牲。台灣的工人階級應該團結起來,堅強有力地要求他在台灣社會中遠比應得的還要少一些的權利和利益。」30年後的今天,面對史上最糟的《勞基法》,整體社會處境的倒退,陳映真的警惕無疑是雷鳴的黃鐘。
1991年,陳映真在《尋找一個失去的視野》文章中也扼腕,大陸「已經不知不覺地失去了第三世界的視野」,「逐漸失去了與世界窮人同舟一命的認識」。做為崛起中的大國,以民族再復興為己任的台海兩岸中國人,都應該從陳映真的作品中獲得啟發。

誰該退出民進黨?徐世榮點名這些人
2017年11月18日 中時電子報 陳怡文

2016年在蔡英文領軍下,民進黨重返執政。推動政策上,黨內雖偶有己見,但也無礙,最後都會團結力挺,就如同立委鍾佳濱提出國家應蒐集國民虹膜一事,管碧玲沒看細節就連署。若問誰該退出民進黨?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表示,林淑芬委員因一例一休修法,遭到民進黨黨內及綠營內部龐大責難,有人甚且要求她退黨。但若以檢驗標準來看,該退出民進黨的,反而應該是陳菊、賴清德、陳金德之流吧?直言「一例一休修法是民進黨的照妖鏡!」
多次表態反對的民進黨立委林淑芬,讓網友大讚是民進黨的「清流」,勞團還曾大嗆民進黨「只有林淑芬敢為勞工說話」,但黨內同僚卻是一片罵聲。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在臉書上寫到「誰該退出民進黨?」。徐世榮表示,林淑芬委員因一例一休修法,遭到民進黨黨內及綠營內部龐大責難,有人甚且要求她退黨。民進黨是派系共治,林委員屬新潮流派系,陳菊、賴清德、陳金德等人也都屬此派系。此派系乃是源自於當年黨外新潮流雜誌,不知道大家是否看過這本以關懷勞工、農民、原住民及社會弱勢自居的左派雜誌?建議大家去找一本當年的新潮流雜誌來閱讀,就可以知道誰是真正承繼當初的新潮流精神,誰又是與財團與地方派系緊密的擁抱在一起。
徐世榮表示,若以此為檢驗標準,該退出民進黨的,反而應該是陳菊、賴清德、陳金德之流吧?一例一休修法是民進黨的照妖鏡!

列寧式政黨幽靈依然在寶島上空陰魂不散
2011/04/07 筍子的部落格

國民黨在民國12年從孫總理起就與蘇聯共產國際合作,開始採取聯俄容共政策。蘇聯方面則給予孫文大量武器和財政援助,並派出軍事顧問幫助孫文建軍北伐。隔年,黃埔軍校成立。孫文同意中國共產黨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中國國民黨。軍校設置有政治部及黨代表。以後,國民黨就將共產黨的組織、運作方式、黨綱、黨章、黨旗、黨徽,比著葫蘆畫瓢照抄。於是列寧式的政黨,一路如影隨形,陰魂不散。從南京、武漢、重慶、最後到台北。國民黨甚至毫不顧忌的將它的黨旗、黨徽與國旗、國徽,及軍旗、軍徽納入同一套的CIS內(即公司識別系統,就此而言,國民黨是相當進步的)。模仿列寧式政黨的黨國軍三位一體,如同一個模子,維妙維肖。
然而黨綱、黨章、黨旗、黨徽,這些還都是從外表看。如果從無形的軟體如組織及功能方面看,那國民黨更是全盤照抄共產黨與蘇維埃的整套組織體系。例如國民黨軍方的政戰體系、黨的中央委員會、中央委員、中常委、中評委、黨代表、書記,黨的X全X中黨代表大會等。中國國民黨如此,當然中國共產黨更是如此。兩個政黨,宛若爛兄爛弟。
這些都不稀奇,讓人最覺得不可思議的就是在1988年新成立的後進政黨老弟台灣民主進步黨,也居然東施效顰,毫不顧忌、毫無概念、不成體統的全盤照抄列寧式政黨體制。這發生在20世紀末期蘇聯共產黨快要崩盤的前幾年,不是極大的諷刺嗎?如此的無知,不是十分的讓人不齒嗎?如此的民主進步,不是讓人笑掉大牙嗎?
莫非定律有言:「即使你將牡蠣養到馬一樣肥大,你也無法騎著牠去賽馬」。因為架構決定了功能。也就是什麼樣的組織、架構,就先天命定的決定了它往後的一系列的程序、功能、甚至逆轉並影響了它的目標、綱領。
我現在將蘇維埃政權及共產黨的創黨人列寧(1870-1924)及他的理論根據所從出之馬克思(1818-1883)、恩格斯(1820-1895),及馬恩理論所竊襲之哲學家黑格爾(1770-1831)等加上列寧的後繼者史大林(1878-1953)、毛澤東(1893-1976)等的重要談話摘要列出。看倌就會明白,為什麼組織架構是不能隨便照抄的。而且抄得越像,就越發的遠離民主,無法自拔。這其實在一般的企業者界亦復如此。因為,你要不是羨慕別人的優異表現,你幹麻學它的組織架構呢?你學人家的組織架構,不就希望達到它的成就嗎?
◎黑格爾最有名的哲學核心之一就是他的邏輯觀點,也就是正反合的辯證法。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反對排中律(即非此即彼)的,他認為可以同時非此即彼。也就是矛盾會揚棄自身。或凡有限之物,莫不揚棄自身。黑氏認為:凡非真實的東西,必是不合理的,自相矛盾的。凡真實的東西必是合理的,必是整個圓滿合一的。而凡是真實的,必先經過不斷的正反合的矛盾歷程,最後達到合理的有機統一體。
馬克思理論的核心就是唯物史觀及剩餘價值學說。他用的方法就是黑格爾的辯證法。他襲取了黑格爾的正反合的哲學理論做為他學說的依據。
◎ 馬克思在1848年的共產黨宣言中曾說:
-- 到目前為止的一切社會的歷史,就是階級鬥爭的歷史。
-- 自由民和奴隸、貴族和平民、領主要和農奴、行會師傅和幫工,一句話,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始終處於相互對立的地位,進行不斷的、有時隱蔽有時公開的鬥爭。
-- 共產黨人始終代表整個運動的利益。
-- 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
筍按:你不覺得民進黨的運作及手段甚至目標、目的,都與共產黨非常的相似嗎?只要將共產黨換成民進黨,以及階級鬥爭改為外來政權與本土的鬥爭或獨立與統一的鬥爭,其它通通不要改即可。民進黨不是一直自認為代表全台灣的利益嗎?當然社運包括兩性、環保、勞工、原民等,民進黨更是自居為彼等當然的利益代言人了。
◎馬克思認為: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結合產生了下層建築的經濟基礎,下層又支配了政治法律的上層建築。最後產生了意識形態的哲學與文化。這些意識形態反過來又影響了上下層建築,這就是辯證式的歷史唯物史觀。
筍按:民進黨的史觀何在呢?翻來翻去,就是400年外來政權那一套。不要忘了,它們自己全部都是外來的。不但外來,連它們如影隨形、亟想去之後快的中國文化,也沒有一時半刻甩脫得掉。反而,它們經常乞丐趕廟公,將原住民一把推開,自認是四百年來唯一開台綿延迄今的民族。
◎列寧說:黨是階級的、覺悟的、先進的階層,是階級的先鋒隊。這個先鋒隊的力量,比它的人數大十倍、百倍或更多。
筍按:民進黨一向就認為它們雖然是少數,但它們是覺悟的、先進的階層,台灣2300萬人民的前途只有靠這個黨來拯救。
◎列寧說過:「上層可以影響下層。上層建築一出現,就成為極大的動能力量,積極幫忙自己基礎的形成和鞏固。並採取一切辦法幫助新制度來摧毀和消滅舊基礎和舊制度」。
筍按:民進黨不都是盤踞在上層利用群眾,操縱群眾嗎?它們藉口關心群眾、呼應群眾,但卻欺騙群眾。它們表面上是走群眾路線,其實是要把黨的意見轉變成群眾路線,然而骨子裡仍是黨的路線。這次的全民調不就是一個例子嗎?它們曾有半點尊重基層黨員的意見嗎?由於它們永遠如此操作,時間久了,它們就真的自以為可以代表人民的意見了。2008年大敗,就是民進黨長期欺騙及操弄人民,以致失敗的例子。事實上,玩弄及操縱民意的政黨,從來就沒有民主可言。所以,號稱民主進步,其實是掛羊頭、賣狗肉的。
◎列寧說:工人不可能有社會主義的想法,這種意識只能從外面灌輸進去,各國歷史證明,工人階級單靠自己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聯主義的意識……..而社會主義學說則是由有教養的知識份子創造的哲學、歷史和經濟的理論中成長起來。
筍按:共產黨的許多地方都是形似而實非,例如:民主集中制、民主革命、人民民主專政等。然而,台灣的民主進步黨它雖然是由少數菁英組成,但居然照抄這樣列寧式的政黨組織,寧非怪事?因此它們在運動或組黨的初期,也同共產黨一樣,在教育以及利用工人階層的。當然也同共產黨一樣,事成之後,就將這個被利用的階層甩開了。
◎ 列寧說:無產階級經常把不是十分澈底的、不十分純粹馬克斯主義的個別份子或流派吸收到自己黨內。故必須經常清洗自己的黨。
◎ 史大林說:黨是靠清洗自己隊伍中的機會主義份子而鞏固起來的。
筍按:民進黨不是經常清洗自己同志嗎?它們的黨主席施明德、許信良,還有十一寇,不就曾慘被清洗嗎?
◎ 自恩格斯以來,共產黨人就不斷的公開說,民主是手段而不是目的。這是因為它們的最終目的就是要實施共產主義。
筍按:民進黨的黨內有以民主為最終目的這回事嗎?它們的最終目的就是台灣獨立,其餘都是手段。包括社會正義、兩性平權、人道關懷、清廉執政,原民權益、環境保護等等,通通都是為達取得政權目的奪權手段。
◎列寧說:在人民群眾中,我們到底是滄海一粟,只有當我們正確地表現人民所意識到的東西,我們才能管理。否則共產黨就不能引導無產階級,整個機器就要毀壞。
◎史達林說:要細聽群眾的呼聲,普通黨員的呼聲,小市民的呼聲。
◎毛澤東說:我們共產黨人,每到一處就要和那裡的人打成一片,不高踞於群眾之上,而是深入群眾之中。
筍按:列史毛的話,是倒因為果的。它們只是巧妙的操縱群眾,將自己的意見,對民眾進行不斷的洗腦,並且檢最弱的工農階層下手。最後工農階層協助共產黨拿下政權。然後它們就翻臉不認帳。並將工農階層打成工奴、農奴,按:集體農場(蘇聯)、人民公社(中國)不就是鮮活的例子嗎?總之,它們從來就認為群眾是需要教育的,可以利用,可以欺騙的。這樣的操弄手法,我們不是也很習慣的在民進黨身上看到嗎?按民進黨執政後,不是扶持金控財團嗎?不是大量引進外勞嗎?不是大量開放中國農產品進口嗎?他們有站在工人及農民的立場說話嗎?當然,它們一下野,又開始老調重談,自認代表工人、農民、環保、婦女、社服等陣營的利益說話了。在它們眼中,這些工人、農民、環保、婦女、社服等陣營實在好騙得很。
◎ 列寧說:生產永遠是需要的,而民主不是永遠都需要的。
筍按:這話正呼應了「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見共產黨宣言)。
民進黨在長期的向國民黨奪取政權鬥爭中,有真正的下定決心,實施不打折扣的民主嗎?回想在修憲期間,居然發生在野黨主席夜奔敵營的事,為達一黨之私,完全以權力交換為權謀,最後果然修出了全世界最最不倫不類的雙首長傾向總統制。害得馬英九一上台,就一直的在一線、二線徘徊,因為他怎麼作都對也不對。
◎列寧說:支持一切反對現存社會制度的革命行動,支持一切被壓迫的民族、宗教、被歧視的階級等,去爭取平等權力。 ………但這種支持並不表示也不要求去和非本黨的綱領與原則作任何妥協,這是支持同盟者去反對共同的敵人。
筍子按:這就是很明顯的工具論了。民進黨不就是這樣幹的嗎?它們不是聯合次要敵人來打擊主要敵人嗎?不僅如此,它們比列寧還要利害,因為列寧是以暴力為奪權唯一手段,而民進黨則是街頭暴力與議會民主並進,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共冶一爐,但從不瞞其台獨本質。然而深究其真正的政治運作本質,其實就是奪權,而奪下的權力,卻是為民進黨少數高層服務的,你覺得與共產黨比較如何呢?(看到民進黨在2000年-2008年的執政,其完全偏向大財團的金控操作、打擊農民的開放大陸農產品936項、以及打擊本國工人的開放外勞等等一系列作為,就明白了)。
由於列寧不斷的以群眾路線鬥爭方式及不斷的清洗同志以鞏固組織,同時利用廣大無知的貧下中農及工人階級,發起農民革命,並配合動聽的口號如將地主的財產分掉,無產階級專政等,並在各個方面如文化、教育、學校、學術、國際文宣等,進行持續的教育、宣傳及鼓動,終於造成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拿下政權。蘇聯共產黨如此,中國共產黨何嘗不然。
現在民進黨又師法列寧的共產黨組織、架構如黨綱、黨章、黨徽、黨旗、黨紀、中常委、中評委、黨代表大會等,如法泡制。你不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嗎?當然,必須承認這樣的組織及運作是有強大力量的,所以它們曾經一度拿下八年政權。
但凡事有時而窮,靠這種襲取以暴力革命為本質的列寧共產黨組織架構,最後終將把台灣人帶向不可測的深淵。因為悖入者必悖出,在邏輯上,凡以一個偏頗的目的如台獨為最終最後最高真理,一切原則、正義、價值在台獨意識形態的絕對真理面前,通通是一個屁。那麼,一當執政時,就必定會左支右絀,因為:一方面要顧及政治及黨派私利,分享同志;一方面要台獨建國,堅持意識形態治國;一方面為了形象(好繼續騙選票),又要高舉社會正義。最後,攪和到喪失施政能力,幾近崩盤。
所以當人民發覺一再的被這個爛黨欺騙之後,終將永遠唾棄這個政黨。而必須在這個爛黨被人民徹底唾棄之後,台灣人民才有永遠幸福的日子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