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退休基金的最大風險就是政府和政策
政府絕口不提的秘密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11/16

過去一年多來,只要一講到年金改革(不管是退撫基金或勞保),政府提出的就是「多繳、少領、延退」,好像千錯萬錯,都是出資人(政府員工或勞工)的錯,管理基金的政府永遠不會錯。這次退撫基金管理委員會所發出的問卷,也刻意忽略這兩個最大風險。

在此,監督退休金績效聯盟必須告訴大家,我國各退休基金的最大風險,就是來自政策和政府。原因如下:

一、政府立法規定由政府管理各退休基金

   世界銀行指出,由政府管理的退休基金,其表現往往讓人沮喪,公共管理的退休基金收益率記錄都很糟糕。在多數情況下,真實收益率(不含通膨)都是負的(在20年以上期間內),即使收益率為正時,也很少高於工資增長率,更比不上私人管理的基金。

二、政府立法讓退休基金可以為政治服務

   在我國,國安基金可以向四大基金借錢護盤,這恰恰符合世界銀行提出的退休基金運作風險。

世界銀行特別指出,一旦退休基金可以為政治服務,就極可能犧牲計劃參與者的最大利益,而去成就政治利益。所以,世界銀行認為,政府應該與基金管理人的投資決策保持一定的距離,不能為了追求自己的目標和履行其自身職責而不正當地干涉公共退休金計劃。

三、政府一手掌控操盤手的進用

   操盤手的信念、態度、操守及投資技術的良莠、風險管控的能力決定退休基金的投資收入。問題是,身為計劃參與者的我們,對於操盤手是誰、專業度、態度、操守、信念……等等,一無所知。

這麼不透明的操盤團隊,投資績效遠不及國際間優秀的退休基金,政府不用負責嗎?

四、基金投資並未像國際間表現優秀的退休金一樣,追求充足性、可維持性和誠信(附圖1)。

   充足性、可維持性為國際退休基金評鑑的重要向度,問題是,     從附圖1可以看到,身為退撫基金管理委員會主委李逸洋先生,不僅無視於國際標準(扣除通膨後,真實收益率4~5%),還將評比限縮到與政府四大基金相比。

事實上,退撫、勞保、新制勞退、舊制勞退等四大基金的收益率,與國際比較都是偏低的,甚至連澳洲的保守型退休基金(穩定型、保守平衡型)都不如(附圖2)。至於讓李逸洋主委認為投資表現「不算太差」的退撫,更是連澳洲的保本型退休基金(保本型、現金型)都不如。

請問,政府聘請這種無視於退休基金充足性,只敢與國內政府操作的退休基金比爛來自high的主委,能幫我們軍公教管理好退撫基金嗎?退撫基金管理機構由這種態度的人帶領,難道不是退撫基金管理的最大風險嗎?

五、基金投資不僅不透明,計劃參與者在人才進用和投資部份,完全沒置喙的餘地。

在許多OECD國家,政府對於基金投資幾乎都只監督不管理,退休基金管理公司裡,計劃參與者也至少會佔董事會席次的一半以上。至於投資的內容,也會定期公佈。

不像我國,不僅無法知道各退休基金買了哪些金融商品,也不知其何時買、何時賣、用多少錢買、用多少錢賣……。會計審查單位、精算師也完全由政府操控,計劃參與者根本無從置喙。

六、政府限縮退休基金的投資標的,如:房地產、基礎建設

國際間表現優異的退休基金,在資產配置中都有房地產、基礎建設等投資項目,因為這兩者都是可以提供退休基金穩定收入的資產(如:房租、通行費…等)。但是,在我國,這些可以提供穩定收入的投資標的都被限制,讓退撫基金的投資機會被限縮,讓退撫基金喪失賺錢機會。請問,政府和政策不正是退撫基金運作的最大風險嗎?

監督退休金績效聯盟強烈建議:

從上述的各項原因就可以知道,我國各退休基金運作的最大風險不是市場的不確定性,而是政府介入退休基金管理和不當政策制定的結果。

因此,監督退休金績效聯盟要求,我國應跟隨國際退休基金資優生的腳步,退出退休基金管理,政府應將過去不當管理所造成退休金不足概括承受,讓退休基金運作財團法人化。明確立法規範政府不得干預退休基金運作,廢除各退休基金配合國安基金的任務,要求各退休基金管理專業、透明,以幫計劃參與者賺錢為唯一目的,人民才能避免走向老年貧困的命運。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