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加班剝奪勞工選擇權?歡迎回到19世紀!

2017/11/10

過去幾天,不管是行政院、勞動部還是資本家,支持民進黨政府此次《勞基法》改惡中放寬各種工時與加班限制的起手式,千篇一律都是:

反對放寬工時和加班限制的只有貴族勞團,多數勞工也想多加班賺錢、法律不能剝奪勞工的選擇權、限制加班反而讓弱勢勞工更難生存......。

說來可悲,這種論述像極了19世紀上半英國在討論制定工廠法來保護童工時,工廠主反對立法的藉口。當時,英國工人的工資實在太低,為了維生糊口,以及父母因薪資被不斷壓低而必須雙雙外出工作時,很多時候小孩根本沒有人能照顧,此時,許多6到10歲的兒童都得跟著進入到工廠或礦場成為童工貼補家用。在一些工廠、礦場,甚至可以看到年紀4、5歲左右的童工。

(圖片來源:baavar.mn)

當19世紀上半英國社會出現試圖制定法令限制保護童工的聲浪時,英國資本家反對的說詞,其中一項,就是主張限制童工會讓工人家庭的經濟陷入困境,而且,兒童如果不待在工廠,出去在外沒人看顧反而危險。很多廠主同時不斷強調,兒童是被父母「自願」送到工廠來工作的,一旦立法限制,等於剝奪了工人的選擇權。

這個說法,現在看來當然顯得可笑與荒唐。事實上,馬克思在《資本論》當中已經分析得很明白,19世紀英國童工的問題與處境,不是什麼父母的權力濫用造成資本對兒童的勞動剝削,相反地,是資本主義的剝削方式,通過壓低父母的經濟基礎,來迫使父母將兒童送進工廠。

而英國整個19世紀的發展,終究因為國家機器逐漸體認到必須確保兒童在一定年齡前健康的成長成為成熟的勞動力,否則對資本主義長遠發展本身也是不利;同時加上工人運動的不斷挑戰,立法對童工的保護與限制終於取得持續的進展。

然而,真正魔幻的是,這種兩個世紀前資本家荒唐的藉口與托詞,竟然成了21世紀台灣政府官員與工商團體,推動毀滅《勞基法》工時與加班各種規範時堂而皇之的理由。

坦白說,讓人忽然有一種時空嚴重錯置的強烈悲涼感。

歡迎回到19世紀!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