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翻舊帳開罰六萬
關廠工人重返北車月台

2017/10/26
苦勞網記者

2013年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在台北車站月台臥軌抗爭,交通部時隔四年日前祭出罰單,針對十位聲援工人的抗爭者開罰。全關連今天(10/26)重返當年臥軌的台北車站第三月台,批評蔡英文政府在野時支持工人抗爭,執政後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回頭翻舊帳打壓工人,強調罰單「一毛錢都不會繳」。

全關連重返台北車站月台。(攝影:王顥中)

交通部上月底針對2013年2月5日全關連在台北車站臥軌抗爭的十位參與者祭出行政裁罰,認定臥軌違反《鐵路法》第57條第2項之規定,裁決每人6千元罰鍰總計共6萬元。全關連成員陳秀蓮表示,交通部這次的裁決有別於一般的罰單,不是交通警察開立的,而是由交通部長賀陳旦直接開立,而針對的對象,都是當時被政府所定義的「外力」,包含聲援工人抗爭的工運組織者、工會幹部、學者等。陳秀蓮指出,這些人在全關連抗爭結束告一段落後,後續還協助了國道收費員、空服員,以及台鐵基層員工的抗爭,這次交通部在事隔四年後開出罰單,除了是向當年關廠工人翻舊帳外,更具有警告意味,警告運動團體在蔡英文執政後要「乖乖的」,繼續抗爭就等著收不完的罰單。

陳秀蓮表示,台灣過去的經濟奇蹟是靠工人創造的,然而當年紡織廠、電子廠的員工後來卻被丟在一旁,連退休金、資遣費都要靠自己抗爭爭取,如今高齡六、七十歲,本應該要享清福,卻還要出來月台上開記者會,痛批交通部行徑「非常小人」,檢察官都不起訴結案的案子,刑事罰不到就改用行政罰來開罰,「我之前整不到你嘛,現在來整你。」

東菱電子自救會副會長陳奕安表示,四年前國民黨打壓、控告工人,當時是在野黨主席的蔡英文還公開表示支持工人,選舉時也說要照顧工人,現在法院都不起訴了,認為工人抗爭有理,但蔡英文執政後居然用這種手段來打壓工運,「逼得我們再次穿上制服,重回古戰場」,陳奕安說,權力都在他們手上,高呼當年抗爭口號:「工人沒人疼,只有自己拚。」

當年參與臥軌,此次也同遭開罰的新海瓦斯工會顧問林子文表示,第三月台是工人「流血、流汗、流淚」的地方,五年前國民黨政府編列預算控告工人,向工人討債,工人抗議馬政府,批評國民黨政府無能,並跳下軌道震驚社會,把抗爭形式拉起來,也展現決心,今天大家重返戰場,揭露蔡英文選前騙選票,選後打壓勞工,但工人不會輕易認輸,要重新開戰,打到民進黨政府下台為止。

全關連現場重新拉起當年抗爭布條,並把「馬政府」改為「蔡政府」,政權雖更迭,但對待工人運動的態度卻很一致。(攝影:王顥中)

全關連義務律師劉繼蔚表示,當年國民黨編列預算聘請律師團向工人提告,要求償還借貸,一千多件訴訟案陸續進到法院,如果沒有當年抗爭,這些工人就會被逼著要還他們根本沒有借過的借貸,事件之所以引起普遍關注,就是因為有人跳下鐵軌,告訴大家這件事情是不對的,因而喚起社會與承審法官的注意。最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在2014年3月7日宣告款項屬國家補償,而且歷時這麼久,請求權早已過時效,國家不可向工人追討,勞動部於是在3月時全面撤告,這是抗爭的成果,而同年4月桃園地方法院判決更表示本案一開始就是國家失能無法照顧工人所履行的社會補償,工人從頭到尾都沒有欠國家一毛錢,

劉繼蔚強調,為什麼工人可以從「十惡不赦、欠錢不還的壞蛋」,變成「從頭到尾都沒有欠國家一毛錢」,就是透過抗爭行動爭取到的成果,證明事情不是政府胡說八道就可以定案,工人要討回應有的公道。

然而事過境遷,民進黨政府現在拿《鐵路法》的規定開罰,劉繼蔚說,《鐵路法》該條文的目的是保護民眾安全,不要誤闖橋樑隧道的鐵路軌道,2014年鐵路局針對當時有民眾闖越平交道的事件也表示從來沒有用這條開罰過,因為這條不是為了要處罰,臥軌根本不在它的處理範圍內。

劉繼蔚強調,在全關連案件中,政府做錯在先,工人用可能造成自己身體受傷害的方式糾正政府,提醒政府做錯了,政府竟然還反過來追殺替工人提出訴求的人,諷刺蔡英文此舉是在「幫馬英九平反」。

東菱電子自救會副會長陳奕安高呼當年抗爭口號:「工人沒人疼,只有自己拚。」(攝影:王顥中)

劉繼蔚諷刺蔡英文政府向工人開罰是在「幫馬英九平反」。(攝影:王顥中)

責任主編: 

回應

民進黨最適合的角色還是在野黨?
2016-06-22 ETtoday新聞雲 作者:及時雨(筆名),現為媒體工作者、部落客。

民進黨的地雷,終於還是一一爆發了,毫無意外的。從電力吃緊、勞工休假,一直到亞洲矽谷,全部都是鬧得台灣沸沸揚揚的案子。無論民眾千罵萬罵,民進黨都採取十分低調的態度,除非迫不得已,否則盡可能避免正面面對這一切。

不知道大家是否也有這個感覺:好像「在野」的民進黨,更懂得傾聽民意、更懂得體察民情,當執政黨做出不符合民意的事情的時候,民進黨打得比誰都兇,輿論壓過一切的速度比什麼都快。民進黨在野的時候,台灣仿佛有兩股力量在拉扯,相互制衡、彼此影響,人民覺醒了、台灣意識也越來越濃厚了。
但是,自從民進黨上任後,一切都變了調:國民黨在野的成績完全不及格,黃昭順的「台三線是哪三條線」、「林生祥鈴聲響」、「不存在的拒馬」、「偷襲宣佈《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通過初審後又無效」,讓在野黨的質詢全部成為了笑話;非但一點說服力、威脅性都沒有,甚至還成為了民進黨執政壓力下的潤滑劑。
然而,問題並不會因為國民黨的可笑而自動解決:民眾最終還是走上了街頭。勞工團體在6月20日再次走上街頭施壓,林全內閣才總算鬆口,表示將在21日由行政院公告,恢復勞工七天國定假日。在這個過程中,幾乎不見國民黨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影響力,最終還是靠人民自己討回了自己的權益。
緊接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民進黨才剛要從勞工假日問題上脫身,卻又再次陷入了「亞洲矽谷」的麻煩當中。蔡英文總統在競選時所提出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在林全內閣就職後,要求兩週內火速推出第一道政策:《亞洲矽谷推動方案》。不過這一次,無論是國民黨支持者還是民進黨支持者,甚至連翟本喬都跳下來抨擊亞洲矽谷計劃的荒謬。光是地理位置為什麼選在桃園,執政團隊給出的理由就漏洞百出。
亞洲矽谷的四大面向,分別是「環境優化」、「智慧應用」、「國際鏈結」、「基礎建設」,在國發會的新聞稿中是如此解釋的:
一、在環境優化方面,將透過擴大吸引國際優秀人才來台、完善資金協助、打造數位經濟發展法規環境、推動創新採購、強化國營企業及大企業與新創事業跨領域合作等措施,打造完善創新生態體系。
二、在智慧應用面,以桃園作為試驗場域,打造高品質網路環境,推動智慧城市,並應用智慧化服務,優先發展物聯網、智慧物流、健康照護等應用。
三、在國際鏈結面,擴大國外招商,成立單一窗口,並整合我國海外網絡,強化國際行銷,同時鏈結國際資源,積極與矽谷大型企業、創投、加速器等洽談合作。
四、在基礎建設面,將於桃園打造創新交流基地,串接全國創新及研發資源,並吸引國際企業及優秀人才共同加入,以匯聚創新能量。
然而,光是「地理位置為什麼選在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桃園」這個問題就解釋不清,又憑什麼認為科技廠商會為了這個「亞洲矽谷」自動現身?比起內科、竹科,亞洲矽谷能夠做到哪些其他地方做不到的事?法規又如何鬆綁?一切都是空白考卷。
只是說也奇怪,這一次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時代力量,似乎都對整個「亞洲矽谷」的案子視而不見;相較於民進黨在野時「壓過執政黨」的監督聲量,更是天差地別。這其實是相當大的隱憂:一旦民進黨持續走偏、剛愎自用,將沒有任何政黨具有制衡的作用。民進黨偏離民意對台灣造成的傷害,恐怕將會遠遠大過國民黨偏離民意所造成的傷害:沒有第二個民進黨可以監督現在的這個民進黨啊!
相較於民進黨在野時的強力監督,或許人民有一天會發現:對台灣最好的選擇,恐怕是讓民進黨永遠做一個在野黨。如此一來,不但民進黨的「火力」可以完全釋放、不會因為「髮夾彎」而熄火,更可以保證民進黨「旁觀者清、走在正確的道路上而不受各方勢力影響」。也許,這才是台灣人民之福?

(民主kap自治?)
《TGB通訊》第83期(2006.08) Ui-chì

我一直覺得「民進黨是本土派」是個很弔詭的問題. 只要講台灣認同的東西就是本土派嗎?
國民黨現在也講台灣認同的論述呀! 雖然很多熱心人士或關心台灣前途的, 會指出哪個歷史環節不是這樣的, 是國民黨斷章取義; 但我們這一代, 1980前後出生的這代, 我們還有依稀印象, 過去未解嚴時台灣籠罩的高壓氣氛.
但愈年輕這代, 她們愈搞不清楚; 她們出生時, 台灣就處在解嚴, 開放黨禁報禁, 自由選舉的狀態. 不談清楚歷史脈絡, 他們直接拿英美的例子來比對的話, 他們根本看不懂: 大家都在講認同台灣, 怎麼會拼得你死我活, 而且還不是一邊左派一邊右派, 一邊保守派一邊自由派咧!
因此我覺得說, 民進黨是否是本土派, 應該由整個台灣人反抗運動(不是反對運動)的脈絡來談. 民進黨很明顯是承繼台灣民眾黨或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自治派, 不是反體制派; 正因為中華民國體制未解決, 才有與國民黨輪替執政的問題.
也難怪精神錯亂的所謂「台派」, 以前1996年批李登輝是台奸, 而現在卻稱他為台獨教父; 一下說1992年國會全面改選, 台灣已經事實獨立; 一下說1949年後國民黨撤退來台灣, 台灣從那時獨立; 一下子又說1996年第一次民選總統, 台灣已經獨立!
這樣精神錯亂, 無法理出路線, 或許才是台灣認同愈來愈窄的癥結點. 我們追求的是中華民國體制下的台灣認同嗎? 解嚴後, 中華民國體制承認治權只剩台澎金馬, 也就是中華民國跟整個台灣完全重疊, 這是複雜的邏輯問題. 殖民母國失去母國, 直接寄生在殖民地台灣, 因此現在很多舊體制的殘餘可以直接轉換成那就是台灣的東西, 如中華民國外包裝直接換成台灣外包裝, 中華民國文學直接變成台灣文學, 中華民國國語直接變成台灣國語, 也不用再談過去的華語霸權了!
因此我怎麼也看不懂追求民主等主張. 中華民國體制的問題沒解決, 怎會有民主? 日本時代沒把日本體制趕走, 我們可以選議員, 我們會說這是民主嗎?
台灣到底獨立了沒? 在哪一年獨立的? 還沒獨立, 還沒瓦解外來的中華民國體制, 怎麼會有民主? 國民黨的台灣人執政(比如王金平), 算不算外來政權? 李登輝的權力從何來? 民進黨組政黨是合法的, 合誰的法? 陳水扁接續了李登輝政府, 李登輝的權力來自蔣經國, 蔣經國的權柄來自蔣介石! 民進黨的路線是本土化嗎? 還是把中華民國合法化?
印度人會跟英國政府要民主嗎? 印度人、韓國人的自治運動是要包裝民族獨立運動, 但台灣人卻真的只要自治不要獨立?

臥軌逾4年後遭罰6萬元 關廠工人控民進黨打壓工運
2017-10-26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文/公庫記者洪與成

10位曾參與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抗爭的組織者、學者,於日前收到交通部的違規裁處書,要求其為2013年於春節期間臥軌抗議的行為繳納罰鍰。全關連今(10月26日)回到當時臥軌的台北車站第3月台,高喊「無能蔡政府,討債拚經濟」,批評此舉是蔡英文政府打壓工運的小手段,表示不會繳交罰鍰。全關連並於台北車站集會後,集體轉往交通部拋灑冥紙抗議。
關廠工人抗爭始於1996年,大量工廠惡性關廠,許多工人因而領不到退休金與資遣費。各工廠關廠工人組織成全關連後,經過一連串激烈抗爭,才換得政府以代位求償方式,讓工人得以領回老本。
然而,2012年,時任勞委會主委的王如玄在民事契約追溯到期前,編列2056萬預算,聘請律師向關廠工人提告,要求其償還當時政府代墊的退休金與資遣費。全關連遂於同年7月重啟抗爭,其中包含隔年2月5日工人與組織者發起突襲臥軌行動,一時引起全國關注。
關廠工人第二波抗爭直到2014年3月7日,行政法院判勞委會無權向工人追討債務,抗爭才告一段落,當時的臥軌行動也於2015年獲法院不起訴處分。但臥軌行動時過約4年8個月後,參與臥軌的10位組織者與學者突然收到交通部長賀陳旦署名開出的罰單,指出當時臥軌行動「佔據鐵軌阻礙列車進站,行為危害公共運輸秩序與安全」,要求每人繳納6000元新台幣罰鍰,金額總計達6萬元。
全關連成員陳秀蓮指出,收到罰單的10人皆非關廠工人,而是在關廠工人案件落幕後仍持續參與國道收費員、台鐵產業工會、國際移工、空服員、反對砍7天假等運動的組織者,其中許多爭議發生在蔡英文任內。陳秀蓮認為,這樣的動作不是針對關廠工人,而是針對整個勞工運動,企圖藉此讓工運組織者噤聲。
陳秀蓮說,在臥軌行動隔天,蔡英文就在臉書發文支持臥軌的工人,希望社會體諒,並要求政府解決爭議。包括前行政院長謝長廷等人也紛紛聲援。她批評,過去民進黨在野期間聲援關廠工人,用以打擊政敵國民黨、塑造自身關懷底層進步形象,如今全面執政,換了位子也換了腦袋。
當時全關連主要自救會的成員之一、東菱電子自救會副會長陳奕安批評,當時國民黨打壓工人、對他們提告時,原本以為蔡英文會站在他們這邊,因而懷抱一絲希望。沒想到今天民進黨上台後,居然針對法院不起訴的案子開罰,逼得他們再次抗爭。她質疑,這樣小鼻子小眼睛的政府能夠照顧人民嗎?
律師團成員劉繼蔚指出,工人沒有欠過國家一毛錢,關廠工人案是政府無能造成的,當時就是因為臥軌行動才讓更多人認識關廠工人案。法官也因此認知到政府要求返還是不對的,因而做出保障工人的判決。但政府事過境遷之後,居然還是執意打壓工人與組織者。
劉繼蔚諷刺,許多人喜歡在報紙上說「幫馬英九平反者唯有蔡英文」,如今蔡政府提告的行為,難道真的是要幫馬英九平反嗎?劉繼蔚強調,蔡英文上台以來對勞工議題的打壓,讓大家意識到蔡政府絕對不是對工人友善的政府,工人應該靠自己團結、向社會呼喚才能爭取到自己應有的權益。

facebook上的民進黨網軍"王冠章"不告訴你的真相:
--------------------------

徐世榮:民進黨對勞工立場丕變 連深綠都看不下去
2017-11-07 中時電子報 謝雅柔

行政院長賴清德昨主持行政立法協調會報,會中達成共識,包括「七休一」將有條件鬆綁,加班上限則改為3個月合計138小時等。不過,台灣教授協會罕見發出聲明,呼籲勞動部懸崖勒馬,撤回勞基法修正草案。對此,政大教授徐世榮在臉書表示,對於勞工或是土地徵收政策,民進黨選前選後立場丕變,繼續承繼過往戒嚴威權體制,「難怪連深綠的台教會都發出措辭那麼嚴厲的聲明」。
台灣教授協會昨發聲明指出,勞動部最近提出勞動基準法修法討論草案,針對去年底通過之一例一休,以休息日工作核實計算工時與工資、每月延長工時上限提高或以三個月為範圍容許月間挪支、輪班制工作連續休息時間倒退回8小時、開放例假日得以週期調整而致得連續工作12日等作法,試圖扭轉現行勞動保護諸多規定,與產業發展、勞動保護、世界潮流背道而馳。台灣教授協會呼籲勞動部,撤回該內容之勞動基準法修正草案,拒絕修惡。
台灣教授協會表示,勞動部和行政院必須回到蔡總統競選時提出之勞工政策初衷,縮減工時、週休二日,發展更細膩的產業政策,善用與組合多樣的經濟與勞動促進工具,共同解決台灣經濟與勞動體系邁向轉型階段的過渡障礙與困難,不要再逆時代潮流而行,否則將迎向勞動、社會、經濟與產業升級等多輸局面。
對此,徐世榮說,現行不論是勞工或是土地徵收政策,其實依舊充斥國民黨戒嚴威權體制色彩,而這皆是轉型正義重大課題。不過民進黨卻是選前選後立場丕變,不僅繼續承繼過往戒嚴威權體制,甚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也難怪連深綠的台教會都會發出措辭那麼嚴厲的聲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