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糖鐵成文化孤兒 立委、文化部莫見死不救!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10/19

近來文資爭議不斷,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今(19)日邀請文化部長鄭麗君就「如何強化中央監督地方守護文化資產」報告並備質詢,場外也抗議聲不斷。堀仔頭生態藝術村成員北上來到立法院外為因西港外環道動工即將拆除的糖業鐵道請命,強調日前已向8個縣市政府提報「南北線」為「跨縣市系統性文化景觀」,呼籲鄭麗君既承認糖廠系列文資遭「系統性遺棄」,應對糖鐵文化「系統性保存」提出具體政策方針與時程規劃。

近一個月來文資爭議烽火連天,恆春張家古厝竹塹、西港糖鐵、旗山大溝頂警察宿舍、俞大維故居、陳茂通宅等爭議未歇。台南市也因為西港外環道新闢工程已於9月15日動工,一群青年與藝術家反對徵收範圍內的百棵老樹與百年糖鐵遭到剷除,成立「堀仔頭藝術生態村」,3個多月來清掃鐵道、挖掘糖鐵設施遺址,創作五分車與刈香裝置藝術,並在農場施行自然農法自給自足,號召青年一同保存生態與文化資源,作為社區觀光及經濟發展的活路。

糖鐵文化陷「系統性遺棄」危機,文化部應提「系統性保存」具體政策方針

「糖鐵文化成孤兒!立委、文化部別見死不救!」適逢立法院教文委員會討論地方文資爭議,生態村青年來到立法院前高呼口號,希望社會大眾、立委及文化部正視台灣一再被消滅的糖鐵文化景觀;《台灣糖鐵攬勝》作者、糖鐵研究者許乃懿表示,因西港外環道即將拆除的鐵路不僅是麻豆糖廠西港線,更是「南北平行預備線」的一部分,他強調,南北線作為軍事用途長達50年是舉世罕見,可能是世界上營運最久的軍事用途窄軌鐵路路線,同時台灣的糖業出口1960年代曾高達台灣總出口外匯的7成,是台灣最重要的經濟命脈;如果這兩點的歷史價值還不夠重要,大家也不用讀台灣歷史了。

許乃懿補充,相較於日本時代戒備森嚴的糖廠,糖鐵五分車與一般民眾的生活記憶更為切合,蔡英文總統曾於4月14日說,糖鐵成在台灣百年發展歷史與民眾兒時記憶,許多人都留有偷小火車甘蔗的回憶;而南北線則蘊涵政府面對國共衝突的時代背景,於1951年為預防「縱貫線」遭到共軍炸毀,以重要橋樑銜接原有糖鐵路線而成,因此包括西螺大橋、周行橋、西港大橋、雄南橋都因故建成;1955年的「反共復國列車」,曾從台中到高雄演出50多場,總行駛700公里,深入中南部村里;直到1990年代初期,軍方演訓仍會使用。

許乃懿強調,正因南北線連接西部幾乎所有糖廠,而不在南北線上的糖廠也有路線相通,因此路線分歧點須設置旗站,旗站控制不同路線進出,以及相反方向列車交會,有人看守的稱旗站,無人看守的稱分歧;而西港旗站是24小時有列車通過且有人看守的。

堀仔頭生態藝術村志工汪少凡指出,西港糖鐵雖經「市定文化景觀」、「市定古蹟」兩度提報後,在委員人數比例無規範、無須經過文資審議會決議的現勘後,於8月25日、10月11日兩次分別僅由4位委員現勘後決議不列冊追蹤;但經鐵道專家洪致文一再呼籲以「文化路徑」觀點系統性保存糖鐵文化資產,西港堀仔頭藝術生態村與各鐵道研究民間團體合作,9月底陸續提報從台中到高雄間的南北線及沿線糖業、鐵道設施為「跨縣市系統性文化景觀」,目前尚待文化部釐清後續處理程序。

「請立委諸公別坐在權力上睡覺。」汪少凡表示,面對地方發展活水泉源的生態與文化資源即將因道路開闢而破壞,無論教文委員會或有意參選2018台南市長的區域立委黃偉哲、王定宇、葉宜津、林俊憲等,尤其身兼兩者的陳亭妃,應該對此爭議表態,集思廣益集結政府、民間及台糖資源,共同完成糖鐵文化景觀系統性保存及再利用規劃的劃時代任務;此外,鄭麗君9月3日既於「全國文化會議」上坦言「如果我們不做這些努力,我們走到台灣各處都會發現糖廠系列......還有台鐵系列的文化資產都被『系統性的遺棄』。」那也應於立法院今日備詢時,針對南北線提報的後續審議與處理期程,及台灣糖鐵文化景觀「系統性保存」的政策方針有一明確宣示,而非坐視西港糖鐵慘遭怪手剷除的悲劇發生。

「除了中長程的糖鐵文化系統性保存,面對沒日沒夜的怪手威脅,文化部應立即將總爺糖廠西港線登錄為暫定古蹟!」汪少凡進一步表示,9月25日市定古蹟現勘前夕,包商卻強硬進場施工,最後不幸破壞鐵軌枕木,然而數度發文台南市政府,台南市文資處卻堅持並非20條所稱之「緊急情況」;在文化部對於中長程的糖鐵文化系統性保存有一明確政策方針以前,文化部面對還有待南北線後續審議的西港糖鐵急危情況,應利用《文資法》第110條及第20條的法律工具,逕列為「暫定古蹟」以暫時性保護。

堀仔頭藝術生態村志工林家綾分享生態藝術村心路歷程表示,全台各地文化、生態面臨開發往往是死路一條,為了保存糖鐵、老樹,生態村志工們透過分享與對話,希望喚起人們對生態與文化之於個人意義的思考,發展一定只有開大路一種方式嗎?而志工們經營藝術生態村、在旗站做西港歷史故事館、辦第一屆鐵道運動會,是做一種有別於開路的發展想像,能夠發展地方特色,希望讓糖鐵老樹可以度過被犧牲的危機。

文資系統性遺棄,「列冊追蹤漏洞條款」成元兇,盼立委監督修法後續事宜

汪少凡又說,西港糖鐵於第一次提報「文化景觀」之「列冊追蹤現勘」階段,於8月25日在僅共有2位文資委員及2位「專案小組」委員出席、且未經文資審議會討論決議下,經由公民無法參與的粗糙「列冊追蹤審查會議」即以荒謬的「未在產糖、製糖」為由,於8月25日作出「不列冊追蹤」決議,也未依《文資法》第20條於緊急情況時逕列為「暫定古蹟」。

汪少凡指出,「是否列冊追蹤」之所以可以「由少數委員現勘後、毋需經審議會」即做成決議,原因在於《文資法》去年修法後仍遺留法律漏洞,《文資法》第14條有關主管機關接受個人、團體提報後之行政程序,載明「依法定程序審查後,列冊追蹤。」,此一「法定程序」規範於《文資法施行細則》第15條,僅寫道「一、現場勘查或訪查」及「二、作成是否列冊追蹤之決定」,既未規範列冊追蹤會勘的委員人數應佔整體委員比例幾分之幾以上,也未要求會勘後做出是否列冊追蹤之決議時,須經過文資審議大會由全體委員共同決議;導致市府在自身同時身兼開發單位與文資審議單位時,往往可藉此規範不明確的條文,遊走於法律邊緣,由少數委員在未經大會決議下做出「不列冊追蹤」決議;類似案例包括「台東八仙洞」、「台北嘉禾新村」等。

汪少凡強調,針對此爭議,文化部已於9月27日「全國文化機關(構)主管會報」時,由鄭部長作出如下裁示:「日前引發爭議的『列冊追蹤』程序,文化部將要求各級主管機關為審查列冊追蹤而辦理現勘時,應至少有專家學者三到五人到場,而現勘完成後,亦應再召開審查會議或提送文資審議會討論作成決定。」然生態村認為鄭部長裁示修法內容仍顯不足,除教育文化委員會立委應持續監督修法時程與內容外,生態村主張內容上,除作成是否列冊追蹤之決定應送文資審議會決議外,「現場勘查」出席委員人數應至少達文資委員總人數1/2以上,避免由少數委員現勘後即可主導列冊追蹤決議之現況。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