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種族資本主義:讓白人們也一起站上前線

賓夕法尼亞州人,是基石計畫(Keystone Progress)、學生行動(Student Action)和蘭開斯特挺身而出等組織在蘭開斯特郡和約克郡的組織者。
譯者: 
南方國際小組成員

【編按】今年8月12日,在美國維吉尼亞州夏洛特維爾(Charlottesville)白人至上主義(white supremacy)支持者發起遊行。與此同時,另外一群反對白人至上主義的群眾,也在當地發起了相反的遊行。在遊行期間,一名男子開車衝撞反白人至上主義者的隊伍,造成一名女子死亡,十餘人受傷的慘劇。這起事件,再度引發了美國社會對於白人至上主義,或者種族主義的關注。許多論者往往直接抨擊這些法西斯主義(Fascism)信徒的邪惡、無知與荒謬。然而,從早年的黑奴貿易、滅絕印地安人、種族隔離、到近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種族主義的紀錄在美國歷史上揮之不去。

本文作者拉法耶‧狄亞茲(Rafael Diaz)是一名社會運動者,他於網路媒體《In These Times》發表本文,認為這群重新擁抱種族主義的白人,是近年來下墜中的中產階級。透過對「種族資本主義」的分析,理解他們在社會中所體會到的相對剝奪感,並且將矛頭一起指向佔據優勢的白人統治菁英階層,就有可能化解種族矛盾,並聯合他們一起創造更為平等公義的社會。

2017年8月16日,在德國柏林,反法西斯行動者聲援美國維吉尼亞州夏洛特維爾鎮上的反白人至上主義運動。(影像來源:majka czapski /flickr)

八月發生在夏洛特鎮的白人至上主義集會及其中的致死衝突,再一次提醒了上百萬美國白人,美國的種族主義並沒有隨著2008年歐巴馬當選總統而畫下句點。此暴力事件發生後,究竟白人在「打擊白人至上主義」一事上扮演怎樣的角色,在近期引發熱議。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有色人種確實有理由質疑這些白人──這些光是要承認「種族主義確有其事」都花了相當歲月的白人──是否能夠信任,甚至能夠合作對抗種族主義者。

但所謂白人至上主義,其實不僅僅是針對有色人種的壓迫行為,而是一套龐大的社會體制。它分化社會大眾、阻礙貧民和勞動人口建立必要的力量以創造更為平等的世界。我們不能因為白人不是種族主義的受害者,就將他們劃歸白人至上主義那一側,這種說法不只有誤,還會讓白人跟這個議題脫鉤。而他們應該要和我們一同站上前線,為了種族平等而奮鬥。

白人至上主義早已令有色人種遭受美國史上各種最嚴峻的壓迫──從對美洲原住民的清洗到奴役、吉姆‧克羅法(Jim Crow laws,即種族隔離法)、大肆監禁、驅逐出境和種族間普遍的貧富差距。但美國白人大眾同樣未能倖免於建國以來便持續至今的、對於工薪階層的壓榨,且持續面臨著高自殺率、貧窮率、負債率、用藥過量率和酗酒率的威脅。雖然相較於有色人種經歷的苦難,白人的遭遇幾乎不值一提,但我們共同的願景並不僅在於消除種族主義引發的惡果,同時也要結束所有的不義與苦難。

雖然自從這個概念被提出以來,它一直都處於學術界和社會運動界的邊緣,但「種族資本主義」(racial capitalism)──由黑人基進政治理論家塞德里克‧羅賓遜(Cedric J. Robinson)於1980年代提出的術語──提供了我們一個有助於了解系統性壓迫的視角。這個概念的重點,在於將種族主義和殖民主義視為封建主義的核心成分,且二者在西方文明轉型為資本主義社會的過程中,仍不斷滲透。種族資本主義告訴我們,經濟學和種族主義不但並非各自為政,且緊密相連。資本主義蓄意透過經濟不平等和種族區隔來組織社會,與白人至上主義聯手,在壓迫多數人的同時,獨惠少數人。

在目前的社會體系中,有色人種受迫於國家暴力、貧窮和經濟機會匱乏,同時又因危及中下階層白人的地位遭到指責。

相較之下,白人被賦予各種「特權」:較多居住和就業機會、較少遭受警方和法庭暴力對待,他們獲得足夠的權利和安全感以經營自己的生活──然而,這份「特權」不過是人們應有的權利罷了。和其他許多陷於困境的美國大眾一樣,白人勞動階級的生活品質有待提升,但種族資本主義將權力集中在少數富裕白人手中。

是什麼原因促使傳統主義工人黨(Traditionalist Workers Party)、國家政策研究所(National Policy Institute)和3K黨等團體協助組織了夏洛特鎮的白人至上主義集會?是什麼原因使得他們的支持者不同於其他白人,這些支持者又為何如此熱衷組織和創造「右翼集結(unite the right)」的力量?透過人口統計學分析這些團體的構成,可以發現不僅在種族和性別方面,甚至連階級背景上,其成員都大抵再現了法西斯主義的基本特徵:他們多是受過教育的中產階級異性戀男性,遠離川普當選後被神化了的「白人勞工階層」。

儘管來自最安全且舒適的階層,可許多白人至上主義團體的成員,其實長年處於令人焦慮的階級狀態中:向上望去,是他們永遠也不可能加入的富人群體,往下一看,則是那些隨時可能後來居上,「取代」自己的貧窮階級──除了經濟上的意義外,同時也是存在感的取代。這些人唯一的立身之處,在於那些他們代代相傳並從中獲益的傳統和常規。古怪的事物、女性主義、種族平等和左翼政治被視為對其整體生活方式的威脅,在終結了資本主義和種族主義而更加平等的世界中,他們是損失最大但收穫最少的一群人。

對我們而言,問題在於該如何確實建立更為平等的社會。我們不會因為克服了種族主義便解決了資本主義,反之亦然。克服這相連壓迫體制的唯一方法,就是同時解決它們。

如此野心勃勃的計畫或許看似異想天開,但它比起當前自由主義式的反種族主義(liberal anti-racism)策略「白色盟友(white allyship)」要更為可行。「盟友指南」(Allyship guides)的概念如同「尋求盟友」網站。在「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議運動發起之後,「反壓迫網絡(Anti-Oppression Network)」對於「盟友」的種種定義以及「安全別針收納盒(Safety Pin Box)1組織知名度迅速竄升,然而這些指南在引導讀者承認「結構性種族主義」存在的同時,極少要求人們去挑戰那些支持種族主義的權力結構,反而著意強調白人的個人責任在於除去種族主義的惡習,以及說服他人白人至上主義確實存在。

有些堅持此「白色盟友」路線的人,認為所有的有色人種──「任何」有色的人──自然而然就是所有種族議題的權威,因此白人只需要保持靜默,乖乖跟隨他們的領導。雖然將那些最具影響力的、種族歧視的話語集中起來有其意義,但這還並不足以做為一個社會運動的基礎。透過強調「自我教育」而非「行動」,一些「白色盟友」組織進一步將人們依族群背景區隔,而非彼此融合。

據此,發展反種族主義的實踐至關重要。我們的經濟系統給予一小部分白人菁英權力和財富,而勞動階級的日常生活就此被決定。接著,種族主義的社會結構和制度教導那些被剝奪權利的白人和勞工大眾,藉著仇視不同種族背景的人,作為他們晉身資本主義社會上層階級的方式。

重要的是,理解我們的運動可以且必須擁有多樣的領袖,彼此信任,並給予對方適切的空間、尊重不同身份和受迫經驗。我們決不能將這份重擔全拋給有色人種──他們是最容易受到國家暴力、仇恨犯罪和恐嚇的人──讓他們獨自負擔領導運動的所有風險,也不該讓他們陷入自我消耗的窘境。

人們透過自我組織獲得力量。也就是說,人們通過確保彼此的利益和組織資金,提供支持這些工作所需的各種資源。那些面臨最大行動阻力的人,不該是唯一採取行動的人,我們需要盡可能多的夥伴分攤時間、精力和風險成本,公開參與反種族主義的活動,並為受壓迫者爭取權力。

種族資本主義提供的解方相對直觀:窮人和勞工將因團結一致贏得勝利,且這份凝聚力的基礎,在於明瞭對於其中每個成員的傷害,就是對於他們整體的傷害。我們有著不同的生命經驗,但我們都將受益於世界的改造,我們不該再認為自己只是「為其他群體而戰」──我們和他們共同進退。從壓迫者手中奪權的目標道阻且長,我們需要盡一切努力深入且彼此信任地,與其他必須現身的受壓迫團體建立關係。我們必須明確認識我們的共同利益:推翻那透過階級和種族不平等來剝削我們的制度。

對許多人來說,夏洛特鎮事件是個警訊──極右派在全球崛起不再僅是個未來的威脅。人們意識到脣亡齒寒的危險。這一刻,所有人都大受衝擊。

「蘭卡斯特挺身而出」(Lancaster Stands Up)這個應此次總統大選而生的社區組織(也是我所創建的組織),在夏洛特鎮於周六遇襲後,呼籲大眾和夏洛特鎮一致抵禦暴力手段。在以農村為主的賓夕法尼亞州中部,一個總人口數59,000人的城市,不到十二個小時便出現了超過一千名支持者。但這其中很多人問到:「我們下一步該做什麼? 又該怎麼進一步對抗白人霸權?」

如今我可以揭曉答案,它依賴於組織工作──致力抵抗並接管那些壓迫、分裂我們並使我們陷入貧窮的機構和結構。通過移除聯邦塑像消滅種族壓迫的象徵是個好的開始,但我們也要轉而克服生活中的種族暴力和壓迫,這絕對是大多數有色人種面臨的日常。

我們可以在工作場所和社區建立體制化的機構和政治組織,以處理階級和種族議題。如全民健保、廢除監獄和免費高等教育等政策將改善人們的生活,大為減輕種族和經濟不平等現象。

我們還要推出我們的候選人來爭取權力,這些人共享我們信奉的價值,有助於實現我們追求的目標。通過選舉贏得權力,使我們能夠推動利於有色人種社群的政策。

窮人和勞工可以跨越種族的界線,一同解決根本性的問題並打贏選戰,這不僅是擺脫種族資本主義控制的方法,我們甚至能把它摧毀,並取代以適合所有人的公正和民主制度。

這項工作早已開始。「開墾費城」(Reclaim Philadelphia),一個主要致力於工人權利和累進稅制改革問題的社區組織,拜訪了六萬戶家庭,為新當選的地方檢察官賴瑞‧克拉斯納(Larry Krasner)拉票,他們承諾透過地方檢察官的權力,結束該市大量有色人種遭到浮濫下獄的問題。 進步組織「密西根連線」(Michigan United)正在為全州家庭照護服務奮鬥,同時以該運動的參政計劃,發展和支持各類選舉候選人。以上這些,不過是許多打擊系統性種族主義的跨種族參政範例。

我們要極其認真的看待種族資本主義,並理解彼此分裂和冷眼旁觀的代價。這需要具有不同背景和經驗的工人們建立統一戰線,一往無前地化理想為現實。

  • 1. 譯按:此為一呼籲白人捐款支持黑人婦女的組織,其組織名稱「安全別針」的由來見此
特約撰述: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