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開放政府觀察報告發表暨論壇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09/11
資料來源: 

開放文化基金會於今日發表《開放政府觀察報告 2014-2016》,本報告以檢視台灣 2014 年到 2016 年開放政府的發展為宗旨,報告內容包括了「政策法規、開放資料、公民參與、公私協力」四大主題。透過對現況的爬梳,我們試圖呈現開放政府所涵蓋的幾個面向和它們的內涵,並點出現況中可能存在的問題。

從2014 年,三一八佔領運動讓透明、開放成為台灣社會的主流價值,到2016年政黨輪替,蔡政府上台時高喊開放政府的口號,並指派台灣第一位專責開放政府的政務委員,但開放政府的發展卻進入了冷卻期。

我們發現台灣現行開放政府相關法規制度依然空洞、開放資料缺乏整體規劃、公民參與已然疲乏、公民科技仍停滯在實驗性的階段。更不用說,開放政府完全沒有創造出可見的影響力。本報告受訪者更普遍認為,上位者沒有明確的政治意志,讓開放政府的推動在近一年來顯得停滯不前。尤其在重大國家政策(例如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上,公民社會完全無法感受到開放政府所強調的透明、參與、協作,讓開放政府一詞淪為口號般的「開放式洗白」。

開放文化基金會強調,開放政府不應該是新瓶裝舊酒,不是電子政府的升級,也不是代議民主的新包裝,而是全新的治理文化。當前政府一再強調數位化,然而技術上的革新不是唯一解答,如何運用新技術處理人與權力關係是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最後,開放政府仰賴內外連結協力,透過打破政府與公民社會之間上對下的階序關係,創造橫向連結,以促進更有彈性、開放式的治理。

稍後在相關座談會中,與會專家開放文化基金會法治顧問林誠夏強調,開放政府不是目標,而是達到人民作主的手段,開放資料則是達成開放政府的手段,因此開放資料的立法仍然是必須的過程。時代力量智庫副執行長彭盛韶則認為,開放政府除了資料以外,政府和公民的信任關係如何建立,以及如何讓公務員理解開放資料不是增加他們的工作量,而是成為他們工作的後盾,是未來要努力的目標。

另外,政治大學公行系教授杜文苓表示在開放政府的推動中,中介者的轉譯、如何將複雜的資訊更能被大眾理解是一個關鍵的重點,這方面人才的培訓是未來需要注意的方向。最後,開放資料聯盟會長彭啟明也呼籲數位政委唐鳳應對開放政府的相關立法更加積極,不要讓開放政府淪為開放式洗白的口號。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