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機長說故事──「1997前進釣魚臺」空降行動廿周年紀念》 新書發表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08/17

活動時間:2017年9月2日下午13:30

活動地點:臺大社科院  梁國樹會議廳

------------------------------------

七個人,一年籌備期,一架骨董機,

保釣運動史上第一次民間策畫的空降行動,

升空3分鐘,直面生死的驚險歷程!

1996~97年間,一群臺美兩地華人受到香港保釣海上行動所激勵,計畫從空中跳傘空降釣魚臺,拆除日本右翼非法設立的燈塔與日本國旗看板,以行動宣示:國家主權不容侵犯,保國衛土匹夫有責!

歷經一年的計畫與訓練,「保釣精神號」於1997年9月2日清晨六時前升空,因飛機引擎故障而緊急折返,驚險迫降於菲律賓蘇比克灣機場。而全機七人奇蹟地毫髮無傷安然生還!

機長王仲年偕同行動策劃人魯國明自美返臺,與當年機組人員共聚首,邀請您來聆聽機長說故事。

時間

內容

13:30~14:00

來賓/媒體簽到

14:00~14:10

主辦單位致歡迎詞

14:10~14:30

貴賓致辭

14:30~14:35

影片:回顧1997空降釣魚臺

14:35~14:45

引言人致辭

14:45~15:00

行動總策劃、本書作者致辭、保釣人合影

15:00~15:20

媒體訪問

15:20~16:20

座談:新書簡介與導讀

16:20~16:50

簽書會

 

1997前進釣魚臺廿周年紀念引言  

萬里奔襲──為了僅有一次的「打擊」機會

行動策畫人  魯國明

1996年的夏天,為了「釣魚臺列嶼」領土,台灣民間與日本爆發了激烈的主權爭端。台灣的金介壽縣議員領軍和香港的愛國護土人士乘漁船為了全力搶攻上島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廳的大批驅逐艦艇極其蠻橫的衝撞與阻擋。

這時我腦子迸出了一個想法,我想如果能從菲律賓或香港租一架飛機,找一位飛行員,再加上一位神龍小組的高空跳傘員,飛降上島,插上中華民國的國旗,日倭又能拿我等奈何。次日正是9月18日,晚間我打了越洋電話給在台灣新竹的退役飛官王仲年中校。

我和王中校結識於1994年的美國矽谷,當時他以一架單螺旋槳飛機要去完成「中國人飛越太平洋」,十九天後,他的「乘翼華翔號」降落台灣松山機場。這是中國人的驕傲,也是中華民國空軍的驕傲!

「前進釣魚臺」那時全只是靈光一閃,說財力沒財力、要組織沒組織,有的只是彼此的共同意願、信任與決心。王仲年二話不說志願加入這項行動。

為了做可行性的評估,我展開募款,請王仲年兄即刻赴菲律賓尋找飛機租賃公司。我聯繫上成為主要捐款人的臧大化、呂建琳伉儷,他們日後對活動一直給予極大的支持與關懷,還前後引介了兩位重要的捐款人給我們。

王仲年赴菲後返台來電,我們的條件難到讓飛機租賃方無法接受,因為我們必須要將飛機飛出國界還要改裝人家的飛機。租飛機的「遐想」被迫打消。這時王仲年腦力激盪出「我們自己買一架大飛機,跳他『一個班』下去」的火花。我在電話這頭驚愕不已,「買大飛機 ?」天啊!開什麼玩笑啊?!那得花多少錢啊?!不過我倒是被他「跳他『一個班』下去」的「霸氣」給吸引住了。那會是個什麼場景啊?!

興起「空降釣魚臺」概念這段期間,還有一位我和王仲年的共同好友──張重和兄發揮了啟承轉合的作用。張重和當時是在 Continental Airlines(美國大陸航空)担任DC-10 噴射客機的機長。1994年王仲年的「飛越太平洋」活動,把我們都拉到了一起。 雖然他家在矽谷灣區,而他平時公司上班主要基地則是遠在西太平洋上的塞班島,航線是飛日本、菲律賓、關島等地,正是進入釣魚臺的地緣中心帶。

和王仲年通完電話的三天後,張重和休假回來,我們見面吃飯,我提起「買一架大飛機」的話題,張重和出乎我意料的說「那不是不可能」,但要花時間,要我上聖荷西機場Jet Center販賣部去買專門賣二手飛機的週報Trade-A-Plane,一個月出版三期;後來他也帶過其他相關的雜誌給我,對飛機的選擇提出過許多的建議與考慮。那是一個網路未發達的年代,他提供了正確的資訊與方向,太重要了!

整個計劃的進行可以說是隔着太平洋的三個場景同時的轉動着。和在台灣的王仲年,通常我都在矽谷的三更半夜以長途電話、傳真機彼此連繫;與塞班島的張重和主要是靠傳真機,因為他上班飛航班表是變動的,長途電話難以連絡上。

計畫的進行隨着不停的資料收集、討論、構思、研判及模擬實作中,狀況、條件、規模也一直順應着做調整。整項工程的複雜度、難度超出想像。

計劃執行必然牽動到極敏感的國安神經,保持高度機密是必須的。依當時台灣敏感的政治環境,弄一架飛機飛進台灣接載跳傘人員,再從台灣飛到釣魚臺跳傘是不可能的。飛機必須是由國外飛向釣魚臺,在接近釣魚臺附近找到一個集結地,可能是塞班島、韓國濟州島、或菲律賓,作為最後發起線。

幾經輾轉,我找到了我認識的一位退伍的神龍小組成員,但他表示有困難無法參加。又找了一陣子,我和王仲年決定改弦更張,找年輕、熱血、敢接受挑戰的青年,從頭訓練跳傘人員。(後來的行動跳傘員李衛華、王光華、尹莉文都是這樣培訓出來的)

當我們選定了第一架雙螺旋槳Cessna-411飛機即請王仲年由台來美加州試飛。見面的同時,我和王仲年共同確定了行動的目的、方式、對外名稱及彼此的分工。「前進釣魚臺執行委員會」於焉成立,是一個非政黨取向,純民間自發的團體。

飛機試飛成功後,整個計畫驟然緊繃了起來,王仲年負責尋訪到的三位跳傘人員立刻辦理出國手續飛美接受傘訓。我一邊籌錢,一邊選定了傘校,跟傘校洽談安排訓練細節,一邊飛機下訂、送檢、買保險,並針對長程飛行及跳傘找特裝公司,準備加裝艙內長程油箱及改裝機門。

跳傘人員一到,真正考驗開始了,跳傘學校是在距離矽谷兩個小時高速公路車程的 Yolo鎮。白天上課、跳傘,晚上全員到齊,在旅館房間裡,機長王仲年對整個情況做說明、模擬、討論,對該注意的事項,我記錄、採買、追蹤、補強。經常是討論熱烈、精彩,每至深夜欲罷不能。但他們明天還要跳傘,而我必須開車返家。一早送家中兩女兒上學(我太太下午負責接她們),稍事處理自己小公司的事及飛機相關事宜後,立即又奔回Yolo 跳傘場或機場。我給自己立下了一個原則,只要有跳傘人員、飛行員在跳傘學校或機場受訓,我每天一定到場和成員在一起。因為大家都是正在從事一項既崇高又極危險的任務,我要在各方面提供方便與保障,使生活、訓練、安全無虞。我要盡我所能的不容些微閃失,才對得起所有參訓人員的家人。

一路上,遇到許多突發的困難、瓶頸,但都共同竭力的解決了。大家士氣始終如虹,積極爭取在台灣東北季風刮起前出發、奔赴釣魚臺。

第一架飛機後來在買保險時浮現出設計上的問題,我召開緊急會議,張重和、王仲年參加,認為有安全隱憂,決定停購。傘訓一週後完成,人員返台,待購新機後,出發前再來美複訓。加上人員更迭,後續又辦了第二期及第三期傘訓。

兩個半月後又買了第二架飛機(Queen Beech 65),但交機受到嚴重耽擱;後又再購買海島通勤常用的Beech-18 雙螺旋槳運輸機,1954年出廠,我們將他命名為「保釣精神號」。1997年2月,我請具有飛機機械師資格的美國飛行機師去接機,從加州的Lodi出發搭民航機飛到Ohio州的Columbus為我們檢視相中的飛機,並成功地在東部大雪紛飛中經過12天、逐州逐站飛了2000海浬,將她飛抵Lodi(加州首府Sacramento南方約35英里的小鎮)。王仲年提早由台抵美準備接機。我半開玩笑地問王仲年這飛機老,你那天嫌她,跟我講不幹了,我怎麼跟捐款人交待代?他豪氣干雲地回道,只要飛機能從Ohio 州飛得來 Lodi,我王仲年一定把她飛到釣魚臺!我釋懷了!

購機的兩次延宕、引擎大修、飛機買來時底部1呎見方大破洞及其撞斷的橫樑進行修補與換樑、ILS 儀降系統的加裝、機艙內長程油箱及額外機油箱的設計、訂製及整個系統的安裝、固定與測試、FAA每次派人檢查,都造成時程上的延長。

由於經費拮据,飛行員、跳傘員在訓練任務結束後即行返台。王仲年對情況非常體諒,沒有絲毫怨言。他在台灣也無時無刻都關心著我這邊的發展,我們經常電傳保持緊密連繫。他三次由台赴美試飛、受訓、簽核、接機。同時與所有相關跳傘人員、工作人員及飛機機械師互動,針對任務溝通、模擬、親力親為,帶給大家無比的信心。而五位主要跳傘受訓人員中,除了美國的一位是我找的之外,其他四位都是王仲年在台灣尋訪到的,用心齊力,實為可貴。

我們的捐款人也對我們高度的信任與關心。也曾到跳傘場、機場來看望正在訓練的成員。捐款人郭譽珮女士也請成員們到自家開的「明苑」大飯店用餐打氣。

傘訓時人員意外或受傷,也曾發生過數起。最嚴重的一起是第二期的王光華在傘訓中著陸瞬間吹起強風,傘、人在地面被風吹着跑,造成他尾椎多處折斷,痛苦異常。我立即開車送他到就近的加州大學 Davis 分校醫學院急診。王光華在休養了5天後抱病繼續傘訓,而且成績非常好,堅忍卓絕的精神,令人敬佩。

後來在飛機由舊金山出發前,第三期傘訓,達成了我們當初自訂的一項指標:用我們的飛機、跳傘人員、傘具裝備在 Lodi 實施完成了整合傘訓的科目。

 1997年8月6日飛機由舊金山灣的Oakland國際機場起飛出發,十二天後飛抵了馬紹爾群島。依照事先的約定,我發出動員令,所有相關人員向菲律賓集結,我和後艙長張國灝攜帶所有跳傘裝備及空投相關物品,搭菲律賓航空由舊金山飛往馬尼拉。出發前,我清楚的知道,所有經費(包括借款)已經秏盡,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行動發起當日「保釣精神號」於菲律賓蘇比克灣(Subic Bay)機場起飛,穩定爬升至5500呎,在海上航行約十五分鐘左右,飛機左引擎突然發出爆裂聲後起火,飛機瞬間向左下偏墜。機長王仲年臨危不亂,緊急處置得宜,控制住飛機而以單螺旋槳緊急回航,用機腹迫降蘇比克灣機場成功。火花四濺中滿載燃油的飛機奇蹟式地停住沒有摩擦出一絲星火,否則後果不敢想像,機上七人全部安然無恙(另外六人為空降員李衛華、王光華、後艙長張國灝、環球電視記者、聯合報採訪組長高源流、聯合報攝影記者章家源)。數日後,王仲年配合菲律賓航警局完成迫降調查才得以離菲返台。

「保釣精神號」由美飛台航程為8000浬(14,000公里),到菲律賓已完成了百分之九十的航程,故障而未盡全功,殊為可惜,人員均安乃屬大幸,王仲年機長居功厥偉!王仲年中校和我都清楚地知道,以我們所能掌握的人力、財力、物力,我們只有一次「打擊」的機會,我們把握住,奮力出擊!

活動日期: 
2017/09/02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