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強拆大觀作空地 退輔新北勿推責

2017/08/09
資料來源: 

行動劇:一方是大觀住戶身綁鐵鍊,並且在身上貼著「不當得利」、「司法追殺」、「強拆迫遷」等字條,一方是表示迫遷大觀要作一塊「法定的空地」的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行動劇中,大觀住戶遭到退輔會潑血,象徵迫遷殺人、訴訟殺人、罰款殺人。

行動劇後,自救會要求退輔會官員出面回應與解決,然而,出來接受陳情的板橋榮家主任楊長政,一拿到陳情書便立即在警察護送下離開,絲毫不願與自救會對話,更遑論開啟協商機制。我們強烈譴責,身為經管機關的退輔會不但不願檢討自身行政上的怠慢所導致的惡果,逕行提告,也不願與自救會協商替代方案,甚至在即將要強制執行的現在,仍以如此敷衍逃避的態度面對大觀社區。

記者會直播:https://www.facebook.com/pg/DaguanHomeless/posts/?ref=page_internal
記者會照片: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w6YT2KsabtzaGhZcDZhb2tlT2c  

大觀自救會今日再次來到退輔會召開記者會,上演行動劇,即是要要求作為經管機關的退輔會針對大觀社區迫遷之爭議,理應負起最大責任,在成立專案小組,結果出任何妥適的替代方案之前,應立即暫緩強拆,與自救會重啟協商。

目前,社區已有數十位居民收到自拆期限通知,此即意味著,倘若居民不自行「拆屋還地」,屆時勢必難逃怪手強拆命運。然而即便到了現下情況,退輔會仍無任何替代方案,此無異是迫使受迫遷戶面對淪落街頭的處境。

退輔會歷來以「非法佔用國有土地」來污名化社區居民。此種說法乃絲毫不論大觀社區形成的因素,包括承襲婦聯一村的歷史脈絡、行政機關的疏失、以及此類「非正規住居」乃是長期住宅策失能下的產物。此外,大觀社區居民早於1993年即積極申請承購,在1995年的「處理私人使用國有公用土地協調會」上,榮家也要求提供居住證明以為移交土地予國有財產局之依據,但卻再無下文。於此,難道退輔會不用因為疏於管理而負起責任?

循七月十七日新北市城鄉局、社會局所述,大觀社區被劃作「社福設施用地」乃是配合板橋榮家的現況與需求。荒謬的是,衡諸板橋榮家不到五成的入住率,即可明白現行榮家的問題乃在於本身不良的設計規劃,而非如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所言,竟然需要迫遷大觀社區、犧牲社區弱勢居民,來做一塊榮家實際上根本不需要的「法定的空地」。

自去年十月,退輔會、板橋榮家、新北市政府社會局以及城鄉局等機關早已就大觀之「拆遷補償安置事宜」進行三次討論。然而,討論的機制缺乏居民參與,各機關所得出的結果也無異是要受迫遷戶自力救濟。僅僅針對少數的法定弱勢,並且按照既有的社福資源尋求救濟。我們已多次指出,在地方政府既有的社福、社宅資源明顯不足的情況下,方案是不可行的。並且,此種方案不僅排除許多實質弱勢的住戶,也忽略了迫遷一事對於任何居民來說都造成經濟條件的惡化。那麼如此會議不過是敷衍搪塞、博取社會觀感的假動作。

因此,大觀自救會強烈要求,握有權力決策的退輔會,應立即停止與地方政府互踢皮球,負起責任,承諾緩拆,並以真誠磋商為首要手段,重視、遵照人權諮詢委員會的意見,與行政院各部會、大觀自救會、新北市城鄉、社會等局處成立專案小組,共同協商適合的替代方案,而非挾持自身優勢的行政權力,以民事訴訟向居民提告,目前又迫使居民自行「拆屋還地」,造成居民莫大的經濟以及身心壓力!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