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捐款徵信】
關於社運公佈欄與微信公眾號的說明

2017/08/13

(製圖:鍾文)

文/王顥中(苦勞網記者)

有鑑於近日網路上一些對苦勞網的誤解與爭議,趁著此次捐款徵信的機會,綜合向讀者做一次說明。

關於社運公佈欄

首先,近日有些人質疑苦勞網何以在網站上刊登了反對同性婚姻的「下一代幸福聯盟」的新聞稿,藉此質疑苦勞網的立場是否傾向下福盟。

其實,苦勞網的工作除自產報導、評論以外,也一直是一個社會運動與NGO訊息發布的平台。不管是什麼立場、色彩的團體,只要將新聞稿或採訪通知寄到 [email protected] 我們一概都是來函照登,這些「新聞稿」,當然不能直接等同於苦勞網的立場。

舉例而言,苦勞網既全數刊登「台灣國辦公室」的新聞稿,也同時全數刊登了「兩岸和平發展論壇」的新聞稿;全數刊登「下一代幸福聯盟」的新聞稿,也全數刊登「婚姻平權大平台」的新聞稿

作為一個長期關心台灣社會運動的媒體,我們認為,這種長期性的資料蒐集工作,也有其必要性。

有些時候,個別團體或聯盟的成立,可能是為了特定爭議案件或者話題臨時集結而成,在打完一場仗之後,階段性使用的部落格、臉書帳號可能關閉停擺,這也導致當我們回顧社運發展的歷程時,許多資料會遺失、找不齊全。

好比在2011年時,宗教團體為了反對性平教材而臨時籌組了「真愛聯盟」,當時同志團體與性別團體為了反制並支持性平教育則籌組了「友善台灣聯盟」,我個人當時也曾參與其中。無論「真愛聯盟」或者「友善台灣聯盟」,都是特定時間與運動階段的產物,而當時這些運動的發展,也影響了後續台灣同志運動與宗教團體持續至今的辯論。苦勞網的資料庫功能,完整地收藏了不分立場派別的新聞稿,也讓關心台灣社會運動發展的朋友們,能夠追蹤回顧這些運動發展的歷史軌跡。

關於開設WeChat公眾號

苦勞網去年(2016)在微信上開設了公眾號,原因是中國大陸至今的言論與網路審查制度導致無法直接連上台灣網站,過去我們在與中國大陸關注勞工、性別等議題的民間團體交流的過程中,經常接收到希望更方便看到台灣社會運動報導與訊息的意見反應。

中國大陸在改革開放乃至經濟崛起至今,發生了巨大的社會變動,而這個變動無論正面或負面,也在在牽引著台灣社會的動向。我們認為,特別是在兩岸交流頻繁的此刻,有別於資本家、投資人,或者國共等官方所建立的交流,各種民間的、關注社會改革的進步團體、公民團體,更需要建立非官方、非黨的連繫窗口與管道,促進彼此的對話與學習。

近年來,大陸許多關注工人維權的新媒體也一一落地開花,比如關注女工權益的「尖椒部落」,從「破土」改組後持續提供各種文化評論的「土逗公社」,以及發揚左翼論述評論的「激流網」等等,這些經驗以及他們的工作成果,都需要我們持續的學習與關注。

對於中國政權性質與走向的辯論,是全世界左翼都要面臨的一個巨大課題,我們做為一個在台灣工作的小小網路媒體,並不打算蓋棺論定的提供什麼結論,然而,即便不同意中國共產黨,難道就意味著要反對中國人民嗎?批判中共國家,就意味著必須與對岸14億人口為敵嗎?──更進一步說,任何政治綱領或計畫,如果必須以仇視地球上的14億人口來建立自身的正當性,這樣的政治,有可能是倫理的嗎?這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苦勞網開設公眾號,不過就是把目前我們台灣網站上的內容,轉為簡體字,方便關心台灣社會運動的中國大陸朋友能夠閱讀而已,任何明指或暗示我們開設公眾號就是拿取中共官方資金的說法,都是過度推論。否則,寫英文文章,或者任何團體用paypal收受海外捐款的,難道就是美帝國主義了嗎?

希望以上說明,能夠化解部分朋友們因為不清楚狀況而對我們產生的一些誤解。

最後,有鑑於這還是一封捐款徵信,在此還是懇切地呼籲,希望大家能捐款支持苦勞網的工作。每個月定時定額一百兩百不嫌少,五百一千不嫌多,讓我們的工作能夠有更扎實的基礎,緩步前行。

•    定時定額捐款

   線上信用卡
   非線上信用卡 (郵局帳號或信用卡紙本授權書 doc | pdf

•    單筆捐款

   線上信用卡
   ATM 轉帳(虛擬帳戶)
   超商代碼繳費(iBon、FamiPort 等)
   銀行匯款或郵政劃撥捐款
   郵局帳號或信用卡紙本授權書(doc | pdf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