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肯定蔡政府年金改革成就,建立台灣社會公義新里程碑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06/30

今天(6/30)在蔡英文總統的主導下,立法院今天完成了公、教、政務人員的3項年改法案。對這項成就,我們要給完全執政的新政府最熱烈的掌聲。

從去年上任以來,新政府即誓言進行多項改革,各項改革過程中諸多困難衝突,台灣民眾一一點滴在心頭。這幾天,諸如美國新通過對台軍售與軍艦停泊台灣海港常態化新政策等等,都是新政府鴨子划水努力的結果,也讓我們更堅信蔡英文總統所言「保護國土『一寸都不會讓』」的決心。

司法改革、前瞻建設是新政府目前進行與推動的重大改革和建設計劃。我們由衷期待透過這一波波的改革,可以讓台灣脫胎換骨跨入新世代,再讓世人讚譽稱羨。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2016年12月2日,立法院會議中,民進黨立法院黨團一開始便提案將一例一休及砍除勞工七天國定假日的《勞動基準法》修正草案排入討論議程第一案,意圖挾人數優勢強行表決通過此案。2016工鬥連線等勞工團體一早便在立法院外集結抗議,抨擊民進黨「左手拿勞工選票,右手拿資方的錢」。中午休息時間,勞工團體聚集在立法院青島東路側門,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欲返回立法院,繞經人潮最多的青島東路側門,與勞工團體爆發激烈推擠衝突,一度被人潮推倒在地,後續在優勢警力的反制與戒護下才突破人牆、返回立法院。柯建銘返回立法院後宣稱「台灣民主輓歌已經響起」,其他民進黨立委則給柯建銘英雄般的掌聲。同日,台灣社、台灣北社、台灣中社、台灣南社、台灣東社(花蓮)、台灣東社(台東)、台灣客社發出聯合聲明,譴責勞工團體追打柯建銘的「暴力行為」;聯合聲明表示,勞工團體企圖以「情緒」為由合理化暴力行為,「我們絕不接受」。同日,《苦勞網》諷刺,這些親綠社團用「譴責勞團暴力」帶起公共輿論一陣「反對暴力」的風潮,他們在馬英九政府執政時期「衝撞的衝撞、丟蛋的丟蛋」的行為「隨著政黨輪替,一切彷彿船過水無痕」;令人質疑,那些在馬英九政府執政時期「全力支持學生抗爭,甚至鼓勵、歌頌人民使用暴力的合法性」的社團與一眾公知,在蔡英文政府執政時期「是否會持續採取全力護航民進黨的姿態,或改採更迂迴的方式自圓其說」。

2007年2月3日,台灣團結聯盟網站諷刺,台灣社溺愛陳水扁、只寄望民進黨:「阿扁不是說,正名制憲,他都做不到?為什麼『獨派』台灣社,都沒人批判呢?」也批評台灣社的主張「集中政黨票,投給民進黨」是「低估了選民的智慧」、「將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讓這些涉弊案的人(薛淩、高志鵬、陳瑩)進入立法院」。台灣社回應:本土社團只是表達對選舉的看法,並未做不實的汙衊,而且本土社團成員都是醫生、教授,「不知上述指控的根據從何而來」。

2008年1月4日,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施正鋒批評:台灣社等本土社團「根本就是『當官俱樂部』」、「過去在民主運動根本都沒見過他們」,還有很多醫生、媒體人拿民進黨的錢做運動,「這樣叫做『本土』嗎?我瞧不起這些人!」

2008年1月7日,台灣人權促進會前會長邱晃泉聲援施正鋒:
一、『當官俱樂部』,一語中的。何不乾脆明講例如:吳先生(吳樹民)當生物科技中心(生物技術開發中心)董事長,郭先生(郭長豐)年紀輕輕就當上署立醫院(行政院衛生署竹東醫院、行政院衛生署台北醫院)副院長,某社長在榮總升高官;這些人在台獨人士上街頭流血流汗時,他們人在哪裡?只是事後成功時巴結權貴即升上高官,踏著別人鮮血享受榮華富貴。
二、這些人利用社團,在沒有經團體成員決議通過下巴結權貴、搞個人利益,應予譴責。
三、這些人在社團裡,以『全額連記法』搞派系操控社團。我們呼籲政府應廢除該違憲的選舉制度。目前經濟部已擬『《公司法》廢除198條全額連記法』修正草案避免『贏者全贏,輸者全輸』的派系選舉制度,送立法院,但為德不卒;更應廢除所有該選舉制度法令如《農會法》、《工會法》、《律師法》、《人團法》(《人民團體法》)等全額連記規定,回復『單記法』的真正民主選舉。

2010年4月28日,《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抨擊:「自從我發現這些什麼北中南東客社(台灣北社、台灣中社、台灣南社、台灣東社、台灣客社)、公投盟(公投護台灣聯盟)等等有的沒的獨派社團只是挺扁的草包團體後,我就不把他們當東西看了。這些人除了民粹、愚蠢、瘋狂、脫節、暴力外,還是徹底的文盲。……這些反進步、挺貪腐、而且還不斷削弱台獨支持度的獨派社團只要存在一天,台灣的民主政治就不可能有進步的空間,因為他們才是最徹底傷害民主價值的毒瘤。」

2013年6月10日,國立中山大學退休教授陳茂雄諷刺台灣社等本土社團:「2007年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所有在2000年後才組成的新社運團體全面抵制謝長廷,結果謝長廷出線。這一屆(2012年)的民進黨黨主席選舉,有數個社運團體聯合抵制蘇貞昌,結果蘇貞昌一個人的得票比其他四個候選人得票的總和還多。……社運團體若只從事社運活動,不介入民進黨內部的選舉,會讓人誤以為社運團體有能力主導主流民意,對政治人物的言行就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可惜社運團體介入民進黨內部的選舉,自曝其短,影響力消失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