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2.0擴大服務範圍
在宅醫療 參考日本經驗

2017/05/07
苦勞網記者

台灣從1993年開始步入高齡化社會,是老化的最快的國家之一,長照2.0從2017年開始實施,擴大服務對象的範圍,財源則來自調增後的遺贈稅與菸稅,每年約330億的稅收。

今天(5/7)由立委吳玉琴國會辦公室和台灣社會福利總盟等照顧團體聯合召開一場座談,由日本醫療法人社團實幸會(Irahara)診療所在宅醫療部醫師和田忠志主講,透過日本社區的照顧經驗來討論「醫療與長照如何結合」。和田忠志提到,台灣與日本的狀況很類似,有低生育率、高齡化的現象,社會保障的維持越來越困難,預計到2050年,高齡化的程度會超過日本。

今天立委吳玉琴國會辦公室和台灣社會福利總盟等照顧團體聯合召開一場座談,透過日本社區的照顧經驗來討論「醫療與長照如何結合」。(攝影:陳逸婷)

和田忠志說,日本的社區整體照顧模式是以失能者的住家為起點,在離住家30分鐘內車程的範圍,建構出「長照、醫療、住宅、預防、生活支援」等資源的照顧系統,優點是讓失能老人可以在熟悉的生活環境中終老。

把醫療與照顧服務連結,是「在地老化」的關鍵,其中「出院準備服務」是當前台灣長照2.0計畫中,17項擴大服務之一,有利於高齡病人出院後擬定照護計畫、資源連結與轉介服務,衛福部照護司的統計指出,有兩成住院患者出院後會有長照需求,主要是高風險、高齡醫學科別,例如神經內科、復健科、老人骨科、高齡醫學病房等,為院後服務的優先對象。

不過,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調查則指出,僅有8.3%住院民眾成功連結到照管中心的資源,今年3月,衛福部部長陳時中曾於衛環委員會中針對「出院準備服務」表示,將提高量能,半年後將目前「出院後便投入長照服務」的2.5%使用率提高到10%的目標,然而,實際上要怎麼推動?陳時中說,要請健保署投入獎勵醫院關注,並要求各地醫院與照管中心做好銜接。立委吳玉琴則認為「長照與醫療的銜接」對建立整體在地老化的長照系統很關鍵,讓失能者可以在熟悉的環境中接受醫療服務。

和田忠志則說,醫療與長照整合,就是一種支持生活的服務,對於生病的人而言,在宅醫療服務與社區生活支援密切相關,那麼,醫療服務到底由誰做、要做到何種程度才最剛好?非醫事人員又可以怎麼做?日本經驗中,醫師與護理師之外,欲行使在宅醫療行為者,要通過照顧的國家認定資格者才可以做。項目包含量體溫、自動血壓機、測血氧濃度、輕微切傷、擦傷與燒傷處理、塗軟膏、貼貼布、點眼藥水、餐包化的內服藥、塞肛門塞劑、鼻腔噴劑等。此外,即便有國家認定,仍需要特別訓練才可以執行的行為,則包含鼻口抽痰、胃婁口的營養給予等。

日本醫療與照護的最新制度,2015年開始,由基層行政單位推動事業單位,與當地醫師會做連結,推動的方式以「八項義務」為主,包含要透過圖片與地圖的解說,讓居民能夠清楚的理解社區中的醫療與照顧服務種類、連結、整合當地資源,並直接要求行政單位提出具體計畫、24小時不間斷地提供在宅醫療與照護服務,義務、根據專業人員的需求提供諮詢、辦理人員研習、廣泛地讓在地居民瞭解自己適用的服務、鄰近的行政區域可以服務的資源連結、彼此合作,2015年時要求基層要這樣做,2017年則提高執行率「基層不這樣做不行」。縣政府的任務,則是擬定照護計畫、分配中央來的經費、負責提供「八項義務」的資源、確保資金跟服務的連結、系統一體化、有強制的執行權限。

和田忠志說,日本的社區整體照顧模式是以失能者的住家為起點,在離住家30分鐘內車程的範圍,建構出「長照、醫療、住宅、預防、生活支援」等資源的照顧系統。(攝影:陳逸婷)

責任主編: 

陳逸婷

苦勞網記者

臉書討論